BWC中文網 

據美國財政部於美東時間5月16日公佈的最新一期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美債數據延遲兩個月慣例,全球買家在3月總計拋售高達973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總持有額由7.7109萬億美元降至7.6136萬億美元。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5月17日分析報道稱,似乎全球主要買家都在清算美國國債。

BWC中文網根據TIC最新報告查詢到,中國,日本,盧森堡,瑞士,巴西,新加坡,韓國,挪威,沙特,荷蘭,以色列,澳大利亞,菲律賓,科威特,瑞典,阿聯酋,意大利,越南,波蘭至少19國在3月不同程度地拋售了美國國債。

作爲美債最大海外持有者的日本3月拋售了高達739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倉至1.2324萬億美元,爲 2020 年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日本也因此成爲美債最大做空者。對此,新加坡媒體5月17日援引道明證券駐紐約高級利率策略師 Gennadiy Goldberg稱,日本這一鉅額拋售美債的規模,幾乎是有史以來(有數據統計以來)日本賬戶最大銷售額的三倍,並且讓人措手不及。

“日元在3月份大幅貶值,這使得日本能夠以更有利的水平拋售美國國債。日本拋售這些美債並帶回日本的利潤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Gennadiy Goldberg進一步稱。正如Zerohedge一週前分析提及,日本等全球買家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拋售美國國債, 並且正在引領美債拋售潮。彭博社分析師提及,伴隨俄烏衝突,日本拋售了史詩級規模的美國國債,並且爲美國國債的歷史性隕落做出了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TIC最新報告顯示,中國3月拋售了152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相當於2月減持53億美元規模的約3倍。這也是繼去年12月之後再度單月減持上百億美元。自去年12月以來,中國已經連續四個月減持了美國國債,這四個月總減持規模達到413億美元。目前總持倉降至1.0396萬億美元,美債持倉量降至201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仍爲美債第二大海外持有者。我們注意到,自去年2月以來,當時持有1.1042萬億美元,相當於在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間,累計減持規模達到646億美元的美國國債。

而據TIC最新報告,在3月拋售美債的至少19國中,沙特也非常醒目。最新數據顯示,沙特3月減持了12億美元的美債,目前持有1155億美元。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2月以來,沙特已經開始由此前的1329億美元,累計共減持了174億美元,總減比規模超過13%。而沙特持續減持美債這一信號,之所以值得注意,正是在於其作爲全球最大產油國的背後,對石油美元美債的影響力不可小覷。

因爲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沙特與美國簽訂用美元結算石油的協議,才得以使美元成爲全球商品結算貨幣之錨,美債也隨之成爲多國儲備。所以當沙特開始連續剝離美債的時候,特別是在俄烏衝突的情況下,對美元儲備地位來說,起到了衝擊波的作用。不僅於此,在美國數週前試圖通過改寫沙特主導的OPEC對原油定價權的NOPEC法案,沙特迴應並一度宣稱或將要終止石油美元協議,可能將用美元以外貨幣出售石油,美元是核心選項。而這個時候,更加意外的事再次發生。

根據TIC最新報告,以色列在3月拋售了65億美元的美國國債,目前持有595億美元,與2月持有的660億美元相比,拋售規模高達約10%。BWC中文網財經團隊獨家分析認爲,以色列大幅拋售美債這一現象並非偶然,因爲,儘管以色列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與美聯儲及華爾街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但今年以來,以色列已經開始邁出了去美元化的步伐。

就在以色列3月大幅拋售美債之後,以色列央行4月正式宣佈,在外匯儲備中拋售部分美元儲備,並首次增加人民幣儲備。將美元的份額將從 66.5%下降到61%,拋售了比例爲5.5%的美元儲備,並將人民幣的比例定爲2%,有外媒稱,雖然這是一個小變化,但隨着俄烏衝突,以及全球經貿不斷變遷,美元實際地位大幅下降,以色列正在迎頭趕上全球貨幣格局產生的有意義的大變化。分析認爲,接下去,以色列還將繼續拋售美元儲備。甚至不排除拋售規模高達20%的美元儲備。

以色列央行副行長安德魯·阿比爾表示, “以色列着眼於從儲備中獲得回報以彌補責任成本的必要性。”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稱,換言之,以色列正在減少其對美元的敞口,以增加對人民幣的敞口。希望其他國家也能效仿以色列去美元化這一方法。而以色列,沙特,日本作爲美國經濟的傳統盟友,在突然大幅拋售美債的過程中,也被認爲是對美元和美債某種形式的脫鉤。

野村分析師稱,美元越來越不再像主要貨幣了。高盛分析師認爲,在美國通脹高企,特別是美國通脹指標一度達到8.5%,創下40年新高的水平下,美債等美元類資產還將面臨更大的拋售潮。這也是前所未有的。

Zerohedge分析認爲,正常情況下全球買家可能會拋售20%的美國國債,而一旦違約風險增加, 存在清倉美債的可能。同時,我們也注意到,TIC最新數據顯示,外國買家在在3月份賣出了 943.38 億美元的美國股票,這是至少自1978 年美國財政部開始跟蹤這一數據以來的最大流出量。而從12個月長期滾動水平看,外國買家截至3月的12個月拋售美股移動均值爲1800億美元,僅略低於2018年末美聯儲被迫扭轉貨幣緊縮時所創的最高紀錄。

與此同時,美聯儲進入加息通道後,即將於6月開始縮表,到9月將每月縮減包括美國國債和抵押證券在內的至少950億美元的規模。也意味着,美聯儲已成爲美債這一美元核心資產的做空者了。顯然,此時的美聯儲並不是美國經濟的美聯儲,而是作爲美國多家銀行組成的聯合機構,在吞噬美元的利差。儘管它多次表明,是以抑制美國市場的通脹爲名的加息和縮表,但人們往往忽略,逐利始終是華爾街那些聰明的銀行家們的終極目標。這一點,可以參照以色列和日本買家大幅拋售美債的操作。

雪上加霜的是,高盛經濟學家5月16日下調了對今年美國經濟增長的預測,並警告爲美國經濟衰退做好準備。預計今年美國GDP將增長 2.4%,2023 年將增長 1.6%,低於此前的 2.6% 和 2.2%。

這就意味着,美國經濟出現蕭條的概率增加。舉債難度變大。實際上,截至目前,美國實際的廣義印鈔量已經高達35萬億美元(M1,M2,M3等各類貨幣策略的總和)。除了美聯儲高達9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中,自2020年以來增加的約爲4.5萬億美元之外,其餘31萬億美元是通過債務,赤字和一攬子刺激等方案獲得的。分析師預測,這31萬億美元或將在美國經濟難以抑制通脹,以及蕭條的預期中,最終將會從美國市場撤離。這都意味着,美國未來的借債難度將會變大。日本,以色列大幅拋售美債已提前說明了問題。

而截至5月17日,美國聯邦債務總額已高達30.45萬億美元,達到其GDP的129%。而美國財政部自2020年以來還不斷暗示或將考慮發行100年期的美國國債。今天的美國經濟一刻也離不開債務。

億萬富翁吉姆.羅傑斯不止一次警告,美國是全球最大債務國,當全球買家不斷拋售美債,美股這些核心美元資產的時候,美國債務貨幣化將失去流動性,最終會付出代價,而美國債務能否持續的主動權掌握在全球爲數不多的主要買家手中。(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