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张静

在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内,集卡进出全球物流分拨企业上海洋山保税港区世天威物流有限公司,将电解从港区提到仓库。从3月28日封闭管理开始,世天威按照一天3000-4000吨作业能力配备留守人员,确保作业正常,否则会造成国内外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目前作业能力恢复到80%。

区内另一家大宗商品贸易企业埃珂森(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正着手组织公司内部人员准备复工,公司已上复工复产“白名单”,一旦达到复工复产条件,第一时间复工。由于物流行业和银行开始复工复产,目前埃珂森大宗商品提单单据流转恢复,离岸贸易业务正常开展,保障大宗商品产业链正常运行。

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综保处数据显示,截至5月17日,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及物流园区已复工实体园区运营企业200家,占仓储物流企业总量的87%;合计返岗及驻厂人数7527人,返岗在岗人员占全部企业用工总人数的53%;已复工企业中业务量恢复至正常水平50%以上企业占比38%。

提单单据流转恢复,离岸贸易业务正常开展

埃珂森(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是有色金属贸易商埃珂森集团亚洲区总部,2012年注册在临港新片区,主要经营中国国内和亚洲区离岸大宗商品有色金属和矿产品贸易,主要客户包括国内外大型矿山、冶炼厂和金属制造下游终端。2021年,埃珂森在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实现经营总收入近500亿元,排名第一。

埃珂森相当于大型矿山和冶炼厂之间的桥梁,从大型矿山采购有色金属和矿产品,销售给大型冶炼厂,冶炼厂通过冶炼加工生产出金属精炼产品或终端产品。如果没有埃珂森这一中间环节,无法向上游采购或无法向下游交货,意味着下游生产商缺少一部分原料,影响下游生产企业订单交付。

埃珂森(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潘晓岚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公司业务主要分为国内业务和离岸贸易业务。国内业务主要是向国内供应商采购,通过国内交易和运输交付给国内下家。她表示,这部分交易目前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虽然仍处于全员居家办公,但居家配备了打印机等办公用品,“无论是其他城市的物流,还是进出上海地区的物流,现在暂时没有受到影响,能正常交接货,我们作为其中一员保障了产业链正常运行。”

离岸贸易业务主要针对亚太地区交货,大宗商品在海外其他港口城市交割,甚至有的还在海运中,“对我们上海公司来说,主要是控制海外运输的流程和离岸贸易中比较重要的提单单据流转。”

与国内业务可以居家操作网银不同,离岸的大宗商品业务中,提单单据和银行融资结算紧密相连。提单代表货权,只有货权正常流转,才能进行正常结算,上下游才能正常交接货,保证企业资金流正常。

货物还在海外运输或靠港阶段,尚未进入保税库,但代表货权的提单单据就要先从国外采购方寄到埃珂森,埃珂森拿到手后再寄到银行,银行以货权为依据进行融资和结算。“只有这样,我们的供应商才能收到钱,我们的销售方才能给我们付钱。”

这时候,单据的流转速度、银行的处理速度就和企业资金的流转速度挂钩了。疫情初期,物流和银行业务停摆,提单单据的流转速度放缓,“我们要比平时多等几天,但现在的确慢慢在恢复了。”

埃珂森的资金结算业务主要集中在上海自贸区内的银行,由于物流运行起来,快递公司和银行复工复产,离岸贸易结算部门开始复工,潘晓岚说,目前提单单据流转影响已经减小,慢慢恢复到正常水平,离岸贸易业务正常开展。

“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两块业务基本都在相对正常运行,没有受到大影响。所以我们对未来的情况还挺乐观的,今年的业务也继续按预计节奏在开展。”潘晓岚表示,目前公司已上复工复产“白名单”,正组织公司内部人员,如果公司达到复工复产条件就第一时间复工,提高工作效率。

作业能力恢复到80%,让大宗商品进得来出得去

位于洋山特殊综保区内的上海洋山保税港区世天威物流有限公司,从事大宗商品仓储物流业务,从3月28日封闭管理开始按照一天3000-4000吨作业能力配备留守人员。目前集卡进出,将电解铜从港区提到仓库,仓库使用率达到85%-90%。

世天威2010年在上海临港设立,是从事铜、、铅、锌、锡、镍等有色金属产品仓储、商品融资等于一体的全球物流分拨企业。2013年,世天威在临港拿地建设4万平米仓库,2018年被上海期货交易所批准为指定交割仓库,交割品种为铜。2021年,世天威在洋山特殊综合保税区进出口额排名第一。

上海洋山保税港区世天威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仓库主要从事大宗商品仓储物流业务,从3月28日起封闭管理,世天威组织一线人员返岗连续驻守,确保作业正常,否则会造成国内外大宗商品价格波动。

自3月28日到4月30日,世天威总共完成库区进出库总量5.2万吨,同比增长14%。其中一线进出境货物约3.4万吨,二线进出口约1.9万吨,海关申报金额约5.6亿美元。徐赟说,目前运行情况相对平稳,作业能力基本恢复到80%。

物流环节也在恢复。徐赟说,疫情封控初期,货物从港区提到仓库至少需要1周时间。经过大约一个月时间同码头、船公司、物流车队的磨合,目前从港区到保税区的提货流程已经疏通,七八成单子已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基本上两三天可以入库。

物流效率低意味着企业成本压力增加。大宗商品额外成本主要来自于码头堆存费和集装箱超期费,在码头堆存方面,上港集团已推出对折优惠措施。对于集装箱超期费,“从货到港、到拆完箱子把箱子还到集装箱堆场是有周期的,一般船公司会给你免费用10天,但超过10天就是按照船公司的收费标准操作。”

对于仓储或物流企业而言,徐赟表示,集装箱超期费在物流成本中是占比较高的费用,想尽方法要加快货柜从码头提离到仓库的速度,降低在港区滞留的集装箱超期费用,否则对下游大宗商品贸易商等下游客户是很大的成本压力。

徐赟说,有色金属下游生产企业基本都在长三角地区,包括江苏无锡、浙江宁波等。“我们也想进一步根据临港管委会的牵头,有序开展复工复产,打通从保税区到国外或从保税区到国内的物流环节堵点,让大宗商品能够进得来也出得去,真正服务到实体经济,特别是长三角周边的实体经济。”

眼下,世天威生产封闭管理已有一个半月,也希望能够将仓库人员进行换防,设备进行维保,维持业务正常开展。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