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毛可馨   

頂着“國貨之光”走紅的品牌一個接一個,護髮素品牌蜂花近日衝上熱搜第一。老闆含淚直播是假,但產品價格低廉是真,疫情封控之下蜂花產能還沒有恢復,品牌方呼籲理性消費。

蜂花闢謠老闆直播 

5月18日,網傳消息稱蜂花老闆親自直播,含淚表示:蜂花有37年曆史,不是雜牌,一直受外資企業打壓,37年無違規,10年來僅僅漲價2元錢。配圖還顯示“老闆女兒親自直播,只有兩人在線”。 

蜂花對此迴應稱,從3月17日上海封控到現在,老闆最近一直在忙碌復工復產的事情,暫無時間直播。非緊急需求建議解封后購買,因爲目前貨源非常緊張。 

這條微博收穫大量關注,部分網友在評論區留言稱希望更多瞭解公司產品,甚至想要囤貨。蜂花與網友互動時表示,目前的問題是封控了2個半月,沒什麼貨;僅剩的庫存和復工復產的第一批產品被作爲防疫物資發放。 

此前,上述網傳內容就在短視頻平臺上多次盛行,甚至出現過“蜂花倒閉”的傳聞。蜂花在2021年11月就曾提醒稱,短視頻平臺出現一批非官方認證的賬號,視頻及直播間均有假冒、造謠、賣慘等營銷行爲,已採取官方投訴流程。 

爲闢謠倒閉傳聞,上海蜂花董事長顧錦文還因此開啓了短視頻首秀。11月16日,顧錦文在蜂花官方抖音號上表示:“最近,蜂花受到很多粉絲寶寶們的關注,大家放心,我們蜂花一直在穩步發展、健康成長。對於大家提出的包裝設計問題,我們希望出一款蜂花與全民共創的紀念版產品,希望大家踊躍參加。” 

這次“倒閉傳聞”事件也爲品牌創造了一波聲浪。當時蜂花直播間熱度驟升,據公開數據一天內銷售出了2萬單,是平時一個月的銷量。董事長首秀短視頻如今已經收穫了60萬點贊和5萬評論。 

蜂花還在短視頻平臺上表示“火了但也不會漲價”,“希望大家理性消費”。飽受吐槽的產品廉價、包裝簡陋卻成爲品牌方的營銷借力點,比如介紹產品稱“確實20年沒換包裝,還漲2塊錢”,而不換包裝、不改名的原因是“要花錢”。有網友評價產品包裝廉價,蜂花則迴應說“我們本來就很廉價”。

走價格親民路線 

蜂花品牌在1985年創立於上海,是國內第一個液體洗髮水、護髮素品牌,也是日化行業民族品牌的代表。據官網介紹,公司目前共有兩個生產基地,老廠北松公路1501號廠房建築面積2.5平方米,新廠紫東路518弄1-9號建築面積6.1萬多平方米。蜂花智能新工廠建有12條生產流水線,其中7條爲全自動生產流水線,年產能可達10萬多噸, 

企查查顯示,上海蜂花日用品有限公司註冊資本3280萬元,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爲顧錦文,持股比例爲90%,繳納社保人數爲234人。2022年在中國亞洲經濟發展協會等評出的中國創新品牌中排行第294位。 

蜂花一直主打價格親民的路線,最具代表性的淡黃色護髮素產品被消費者熟知。官方旗艦店數據顯示,這款蜂花小麥蛋白護髮素1L裝是店鋪品類銷量第一名,最近30天超3萬人付款,但售價僅爲20.8元,遠低於主流外資品牌。此外,蜂花還有洗髮露、焗油膏、發膜、潤膚乳等產品,單價基本都在百元以下。 

傳統品牌的形象也並非一成不變,蜂花此前與萬魔耳機、晨光文具、五菱宏光等國貨品牌聯名營銷,近期還開放了抖音、快手平臺運營,電商設計師等崗位招聘,薪資在10-15萬/年。不過,這些營銷活動還沒有激起太大的浪花,正如蜂花在短視頻中調侃:“我們遠不如寶潔聯合利華等國際大牌旗下的商品那麼有知名度,又拿不出營銷費做推廣。” 

此次蜂花熱搜還讓不少網友聯想到鴻星爾克、白象方便麪等品牌,這些國貨品牌曾因爲災情、僱傭殘障人士等原因意外走紅,甚至引來一波“野性消費”,但消費熱情也很快“退燒”。國貨消費在近些年漸漸成爲潮流,業內人士提醒,短暫的營銷熱度並不能代替長期品牌建設的耕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