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要點:

2020 年12月12日,習近平在氣候雄心峯會上宣佈,中國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kW以上。

電力行業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佔能源行業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42.5%左右,煤電的角色將從工業糧食轉向兜底保供。

雙碳背景下,煤炭消費量將逐步下降,動力煤的多樣化需求將得到分開考覈,技術上將以清潔用煤爲主。短期內我國經濟增長仍然離不開煤炭,當前能源保供仍具有重要地位。

下游電廠加入碳排放交易體系,電價市場化改革以及峯谷分時電價等舉措都表明我國正在用市場化手段上下游聯動逐步推進雙碳目標的實現。

1.政策背景

2016年4月,由全球 178 個締約方共同簽署的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協定簽署,長期目標旨在將全球平均氣溫較前工業化時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並努力將溫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攝氏度以內。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發佈的《排放差距報告2020》報告顯示,中國溫室氣體排放佔全球的26%。作爲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家以及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第一的國家,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碳排放控制壓力。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宣佈了中國碳中和目標,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峯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2020 年12月12日,習近平在氣候雄心峯會上進一步宣佈,中國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將達到25%左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kW以上。

碳排放峯值,指一個經濟體二氧化碳的最大年排放值,碳排放達峯指二氧化碳排放量在某個時間達到峯值,通常是碳排放增速持續降低直至負增長的過程。碳中和,指一個經濟體在一定時期內溫室氣體的消除量等於排放量,人爲排放源與通過植樹造林、碳捕獲與封存技術等人爲吸收匯達到平衡。

2020年,中國能源消費產生的二氧化碳佔總排放量的88%左右,而電力行業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佔能源行業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42.5%左右。電力行業的“碳達峯、碳中和”的進度,將會直接影響雙碳目標實現的進度,要實現雙碳目標,最重要的是實現能源體系的低碳轉型。

2.以煤爲主仍將是我國能源發展的基調

2.1 煤電角色逐步轉變

我國能源資源稟賦爲富煤、少氣、貧油,形成以火力發電爲主的能源結構,2021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發電量8.11萬億千瓦時,全口徑煤電發電量5.03 萬億千瓦時,佔全口徑總髮電量的比重爲60%。火力發電原材料供給主要以燃煤爲主,我國燃煤發電量基本佔火力發電量的 90%以上,煤電依舊佔據供電“壓艙石”和“穩定器”的主體地位。

“雙碳”背景下,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佈《能源藍皮書:中國能源發展前沿報告(2021)》預測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發電量比重約爲38%,全國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佔比將達到52%。煤電在我國整個能源結構中的地位正在逐步轉變,煤電作爲電力系統安全運行的穩定器作用將被打破,煤電在電力系統中的作用將從主體供給逐步向輔助兜底轉變。我國發電技術將以煤電的超低排放、靈活性改造等技術爲主,並同時配備大量的可再生能源替代技術,逐步削弱傳統煤電在電力系統中的主體地位。

一方面是新增煤電項目將受到嚴格限制。2021年以來,《關於加強高耗能、高排放建設項目生態環境源頭防控的指導意見》《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等政策文件對煤電在內的“兩高”項目建設提出了實質性約束,對節能“雙控”提出了新的明確要求。《2030年前碳達峯行動方案》明確指出,要加快推進煤炭消費替代和轉型升級,嚴格控制新增煤電項目,有序淘汰煤電落後產能。從全國火電裝機容量佔總裝機容量比例變化可以看出,火電裝機容量迅速下降,新能源投資迅速攀升。全球電力市場投資中,可再生能源投資佔比逐年增加,國家持續加大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風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規模佔比逐漸增加。

另一方面是存量煤電項目將面臨轉型升級與落後產能的淘汰。國務院公佈《“十四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提出,推進存量煤電機組節煤降耗改造、供熱改造、靈活性改造“三改聯動”,持續推動煤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同時,穩妥有序推進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燃料類煤氣發生爐、燃煤熱風爐、加熱爐、熱處理爐、乾燥爐(窯)以及建材行業煤炭減量,實施清潔電力和天然氣替代。推廣大型燃煤電廠熱電聯產改造,充分挖掘供熱潛力,推動淘汰供熱管網覆蓋範圍內的燃煤鍋爐和散煤。加大落後燃煤鍋爐和燃煤小熱電退出力度,推動以工業餘熱、電廠餘熱、清潔能源等替代煤炭供熱(蒸汽)。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佔能源消費總量⽐重達到20%左右。“⼗四五”時期,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地區煤炭消費量分別下降10%、5%左右,汾渭平原煤炭消費量實現負增長。

2.2 動力煤由燃煤轉原料

動力煤的定位不再是傳統單一的燃料用途,不同用途的動力煤將逐步分開考覈碳排放,減少煤燃料用途增加煤原料用途、給化工品留存原料用煤空間的政策導向已得到明確。2021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關於完善能源綠色低碳轉型體制機制和政策措施的意見》明確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原料用煤和燃料用煤是不同的,區分考覈是用煤背景下的一種減碳路徑。燃料用煤是指化石能源作爲生產、生活的燃料或者動力,主要排放二氧化碳;原料用煤則轉化爲產品或下游產品的原料,其排放僅爲燃料煤排放的20%,且做原料還可獲得更高附加值。煤化工領域將煤製成塑料、化肥等,在生產加工過程中,消耗⼀部分煤炭作爲燃料,也有⼀部分煤炭作爲原料被帶進了工業產品,綠色能源可以替代化石能源的燃料功能,但卻無法替代化石能源在生產各種化工品中的原料功能。新增原料用能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充分考慮了我國煤炭資源豐富的基本國情,有利於促進原料用煤產業發展,調動企業清潔高效利用煤炭資源的積極性。

在這樣的政策導向下,企業用煤有了更大的空間。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國能源消費總量同比增長2.4%,從能源消費結構看,能源綠色低碳轉型穩步推進。非化石能源消費佔能源消費總量⽐重較上年同期提高0.8個百分點,但煤炭比重也增加了0.4個百分點。按照《2022年能源⼯作指導意見》,今年要穩步推進結構轉型,煤炭消費比重要穩步下降,非化石能源佔能源消費總量比重提高到17.3%左右,新增電能替代電量1800億千瓦時左右,風電、光伏發電發電量佔全社會⽤電量的⽐重達到12.2%左右。

2.3 “雙碳”目標應科學有序推進

雙碳目標下,煤炭消費量總體將逐步下降,但在短期內電力仍是我國最可靠的電力能源,去年煤炭經歷了過山車價格及部分地區的運動式減碳後,國家高層多次做出指示爲減排糾偏,明確科學有序的減碳路徑。

2021月12⽉中旬召開的中央經濟⼯作會議明確指出,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綠色轉型是⼀個過程,不是⼀蹴而就的事情。要先立後破,而不能夠未立先破。富煤貧油少氣是我國的國情,以煤爲主的能源結構短期內難以根本改變。實現‘雙碳’目標,必須立足國情,堅持穩中求進、逐步實現,不能脫離實際、急於求 成,搞運動式‘降碳’、踩‘急剎⻋’。不能把手裏喫飯的傢伙先扔了,結果新的吃飯家伙還沒拿到手,這不行。既要有⼀個綠色清潔的環境,也要保證我們的生產生活正常進行。

中國仍處於全球產業價值鏈的中低端,產品能耗高、附加值低。國內單位GDP能耗爲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發達國家的2倍;傳統產業減排的同時,還要考慮保持經濟的正常增長,要在GDP增長中轉型難度確實比較高。2013年以來,我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增長和化石能源消費增長逐步脫鉤,但仍呈現同步增長的態勢,可見我國目前的經濟增長還離不開煤炭等化石能源。若盲目減碳丟了經濟,則得不償失,可以預見到我國煤炭消費將呈現先增後減,循序漸進的過程,能源保供目前仍處在更重要的位置上,這一點可從國家能源局發佈的《2022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上得到印證。總體來看,今年在國際能源局勢動亂的大背景下,《意見》核心思想爲在能源領域最重要的、最核心的主旨就是增強能源保障能力,包括供應能力和儲備能力。

3.上下游聯動推動雙碳目標實現

隨着我國經濟增長,用電需求還會持續穩健增長。據專家預計到2030年,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11.5萬億度,年均複合增速4.6%。2060年,全社會用電量將達到20萬億度,是現在用電總量的2倍多,接近於3倍。雖然火電比重會像煤炭一樣呈縮減趨勢,但煤電產能會與優質煤炭一樣,因承擔能源保障使命而持續存在較長時間。

隨着生態環境部《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的頒佈,以及《2019-2020 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總量設定與分配實施方案(發電行業)》的印發,全國碳市場正式啓動。生態環境部首選電力行業,向2225家發電企業下達碳排放配額,碳成本逐步納入煤電發電成本中,從而進一步推高煤電成本及煤電價格。碳價反映了燃燒化石燃料的環境成本,是推動節能減排、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手段。從歐洲碳市場發展經驗看,市場建立初期,碳排放配額分配較爲寬鬆,但隨着市場逐步成熟,配額分配趨緊,留出缺口,以倒逼企業實現減排。

《中國“十四五”電力發展規劃研究》報告顯示,我國光伏發電、陸上風電將在2022年左右進入平價時代,2025年光伏和陸上風電度電成本將降至0.3元/(kW·h)左右,風、光電角色將加速從當前的補充能源向替代能源轉型。碳排放市場提升煤電價格,而新能源進入平價時代,成本之間的此消彼長將推動煤電在總電量中佔比的下降,也導致煤電價格對總體平均電價影響有所減小,傳統煤電價格“定價之錨”的作用將會減弱。

我國正在持續推進電力交易市場化, 採取的“基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定價機制, 有利於緩解“計劃電+市場煤”的局面,減輕煤電企業因價格傳導機制不通所造成的經營負擔, 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煤電企業經營困境, 提升煤電企業現金流增強煤電行業長期健康發展能力。同時國家發展改革委優化峯谷分時電價機制,通過價格指導方式,大力推動拉大峯谷價差,通過最有效的方式爲調峯電源和儲能的市場化發展奠定了基礎。

責任編輯:戴明 SF006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