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千金藤素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複製”的消息傳開後,金融市場相關概念股一度受熱捧,千金藤中藥材現貨價格更是被爆炒。證券時報記者瞭解到,廣東、廣西、雲南等產地的千金藤現貨價格已經在短期內翻了好幾倍。

實際上,千金藤素用於防治新冠肺炎的實際藥效還尚不明朗,加上國內千金藤產量豐富,不存在長期供應緊張的問題,業內均認爲千金藤現貨高價不具備可持續性,高價入局需警惕風險。隨着市場對千金藤產業進行的冷思考和相關公司的澄清,A股相關概念股炒作已有熄火跡象。

“一天一個價”

證券時報記者從部分中藥材商口中獲知,本週千金藤現貨價格翻了數倍,大幹貨(批量供應的曬乾千金藤產品)的報價從不到40元/公斤跳漲至百元以上,統鮮貨(直接從藥農手中收購的新鮮千金藤)的收購價從每公斤6元跳漲至40元。

“我們是怕後面被查要罰款,才報價比較低”,5月19日,廣東雲浮的藥材供應商“龍哥”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產地爲廣西的千金藤大幹貨供應價格是65元/公斤,這個價格雖然比半個月前貴了一倍,但還只是同行的一半。龍哥透露,千金藤乾貨價格從上週末開始就被爆炒。“我的電話已經被打爆了,上週末賣出的價格是每公斤120元。最離譜的是上週六,我知道有同行最高賣到180元的。”他說,現在千金藤乾貨市場價格一天一個價,整體還有上漲的趨勢,“因爲我們知道現在有關部門已經關注到這個事情,所以纔不敢報價太高,有些同行還在報80多元的。”

價格突然走高的背後,是藥企和藥材批發商的大量收購。龍哥對記者表示,本週其已經簽訂了十幾個訂單,基本都是藥企,現在整個公司的庫存只有4噸,只能從農民手裏收購新鮮的野生千金藤。“現在每公斤新鮮野生千金藤的收購價都要接近40元了,之前才五六元”。他說,按這個價格來看,乾貨每公斤65元屬於微利,“怕後面會出現跳樓價,所以我們不敢要價太高,也不敢有太多庫存。”

據記者多方瞭解,不同產地的千金藤價格不一樣。產地爲廣東、廣西、貴州的千金藤價格比較貴,雲南的比較便宜。同一產地的千金藤,其根、莖、葉價格也不一樣,近期遭哄搶的是根部。記者在中藥材天地網上看到,各個供應商的報價存在較大差異,廣東、廣西產地的統貨價在80元/公斤左右,貴州、四川等地的報價甚至超過100元/公斤。

“我們的報價(統乾貨)是每公斤50元-60元不等,但沒有發票,要發票就得加錢。”另一位中藥材供應商“餘生”對記者表示,感覺現在千金藤根部的乾貨市場報價挺亂的,十天前他剛賣的一批貨價格才每公斤45元,三天後(上週六)突然就被爆炒到120元以上。他表示,現在的價格雖然漲了不少,但相對上週末已經明顯下降了很多,現在同行普遍報價都在80元-100元之間,也有超過100元的。

老藥新用

千金藤是一種普通中藥材,現貨價格暴漲主要源自一則消息。

5月13日(上週五),我國科學家研究發現,千金藤素能有效抑制新冠病毒複製的消息快速傳播,其研究結果已獲得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專利說明書顯示,10uM(微摩爾/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狀病毒複製的倍數爲15393倍。該項專利的發明人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童貽剛教授表示,很少量的千金藤素就能阻止新冠病毒擴增和傳播,防止病毒的感染,即使感染之後,也可以把病毒壓到正常感染 1/10000 的水平。從目前的研究數據看,千金藤素抑制新冠病毒的能力在所有人類發現的新冠病毒抑制劑中排名靠前。其主要作用機制是通過干擾細胞應激反應逆轉受感染細胞中大多數失調的基因和通路,從而發揮抗冠狀病毒效果。

此前,美國學者也曾發表論文證實,千金藤素對新冠病毒的抑制作用在其研究的26種藥物中數據最爲耀眼,且優於已經獲批上市的美國瑞德西韋和帕羅韋德。除此之外,國際上已有多個團隊開始着手臨牀試驗。千金藤素主要從千金藤中提取,原來是作爲白細胞增生藥使用,臨牀上能用於促進骨髓組織增生,從而提升白細胞數量。此次被發現能有效抑制新冠病毒活性,後續將有望成爲新冠藥原料藥,屬於老藥新用。但上述研究成果是來自動物細胞體外試驗,在人體內的作用效果還尚未明確。

龍哥對記者表示,藥材圈普遍將上述信息解讀爲“千金藤能不能治療新冠肺炎還不清楚,但它能預防新冠感染,所以短期市場需求還是蠻大的”。據他所知,已經有部分藥企開始着手準備研究,大量收購千金藤時也對藥材中某些成分的含量有要求,因此現在市場上的千金藤報價分化嚴重。

“爲了保證質量,我們先在不同產地尋找不同品種的千金藤,給藥企寄去樣品進行檢測,指標滿足對方要求後就簽訂採購合同,再去找當地的藥農或合作社進行收購”,他說。

高價不可持續

儘管千金藤短期內遭受哄搶而價格走高,相關概念股受追捧,但業內仍然認爲高價無法維持太久。一方面,藥物從實驗室到產業化需要時間,並且目前作用於人體的實際效果還未明確,存在不確定性;另一方面,千金藤作爲一種普通中藥材,廣泛種植於我國多個地區,產量豐富,不存在長期供給緊缺的可能。

醫藥行業獨立評論人譚亞娣對記者表示,期望純市場機制來實現千金藤素的新冠治療驗證與推廣確實比較困難。老藥新用的藥品上市存在諸多不確定性,藥品已無專利保護,一旦獲批則會遭遇大量仿製,因此新適應證開發的費用很難有企業主動承擔。如果要實現快速上市,可以由某些醫療機構牽頭開展超適應證應用臨牀觀察,但是這樣的活動需要利益驅動和監管默許。

據報道,目前,已經有加拿大的一家醫藥企業與美國FDA接洽開展千金藤素的新冠肺炎治療的臨牀試驗研究,預計該臨牀試驗將在今年下半年正式啓動。如果現在國內開始啓動臨牀試驗計劃,將與國際領先團隊展開競速賽跑,試驗結果和速度均存在不確定性。而目前,國內的新冠藥研發已有不少產品進入尾聲,例如新冠口服藥領域的VV116、普克魯胺、阿茲夫定等。這些領先產品上市後,將提前分羹新冠藥市場份額。等到千金藤素產品完成臨牀試驗,市場空間必然會大幅縮小。

另外,千金藤高價不可持續的最重要原因是市場上供給並不緊張。作爲一種普通中藥材,千金藤是多年生落葉藤本,對生長環境要求並不苛刻,可生於山坡路邊、溝邊、草叢或山地丘陵地灌木叢中。在我國蘊藏豐富,廣泛種植於華東、華南和西南等地,品種類型高達39種。更何況,千金藤除作爲藥材外,也可作爲園林景觀植物,人工種植技術成熟,種源並不難找。從這個角度來看,也不存在供應緊張的問題。

因此,種種跡象表明,千金藤並非稀缺植物,提取千金藤素的技術也很成熟,短期被哄擡的價格應該會很快回落。

概念股熄火

除現貨市場價格高漲外,金融市場也漲聲不斷,相關概念股受追捧。

因含有“千金”二字、但實際上並無相關產品的千金藥業曾遭誤炒而收穫兩連板。但隨着上市公司澄清、市場冷靜思考之後,相關概念股已有走弱趨勢。有關千金藤素的技術和產量問題,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踊躍提問,但實際上,A股真正的概念股並不多。據記者粗略統計,已有柳藥股份、優寧維、華北製藥、步長製藥等十餘家上市公司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就千金藤素相關情況進行澄清。這些公司股價漲幅均已收窄。

就算是真正擁有千金藤素相關產品的公司,股票走勢也現疲弱。方盛製藥持股11.60%的參股子公司同田生物有千金藤素對照品生產銷售,但銷售額並不高,2021年的銷售收入僅爲0.02萬元,今年一季度未產生銷售收入。因此,自方盛製藥5月17日發佈股票交易異動公告後,股價也走弱,5月18日-20日3個交易日累計跌近15%。

千金藤素2021年銷售額僅爲1萬元的阿拉丁,5月16日發佈公告表示,目前該產品的銷量較往年相比未發生明顯重大變化;公司的產品規格大多是克、毫克級別,供具有研發需求的各領域企業、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實驗室研發使用,不是工業原料。5月17日,該股單日大跌10%。

雲南白藥有兩家下屬子公司(雲南白藥集團大理藥業有限責任公司、雲南白藥集團文山七花有限責任公司)持有千金藤素片藥品註冊證,因此股價波動較大。不過,公司在互動平臺迴應稱“當前暫未生產及銷售千金藤素相關產品”後,股價也應聲大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