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5月5日消息,世卫组织最新数据估计,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间,全球与新冠直接或间接相关的死亡人数约为1491万人,实际范围在1330万至1660万之间。但根据各国官方统计数据,前两年全球新冠死亡病例总数约为540万人。

据悉,世卫组织的估算基于对全球「超额死亡」人数的分析。「超额死亡」是指全球实际发生的死亡人数与基于大流行未发生年份估算得到的正常死亡人数之间的差额,包括疫情直接导致的死亡,和因大流行对卫生系统和社会影响等导致的间接相关死亡。

此前,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研究人员2022年3月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类似评估,认为截至2021年年底,全球「超额死亡」人数已达1800万。《经济学人》的一项估算则认为,2020年及2021年,全球约有2130万人死于新冠。

世卫组织表示,全球84%的「超额死亡」发生在东南亚、欧洲和美洲地区。在1491万例死亡中,中等收入国家占81%,而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分别占15%和4%。就性别和年龄而言,全球男性死亡人数高于女性,其中男性占比57%,女性43%;60岁以上人群死亡人数更多,占比82%。

此外,约68%的「超额死亡」集中在10个国家。「超额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包括美国、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秘鲁等地。

世卫组织称,印度过去两年内实际上有470万人死于新冠,是官方通报数据的10倍。但印度政府却对世卫组织表示质疑,称对其基于模型和部分数据的估算方式感到「担忧」。

图:世卫组织统计各国超额死亡人数比官方统计死亡人数高出多少

报告还显示,多个高收入国家「超额死亡」人数相对总人口的比例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包括美国、德国、英国等。

在美国,世卫组织估计2020年至2021年,「超额死亡」人数大约为93万人,同期官方统计新冠死亡病例数约为82万。

另外,世卫组织认为,「超额死亡率」较低的国家包括实施「动态清零」的中国、施行严格旅行限制的澳大利亚、日本和挪威等。

图:世卫组织统计不同国家新冠期间超额死亡人数

新冠肺炎与糖尿病的渊源不可谓不深远。在所有慢性病种,糖尿病与新冠之间的「爱恨纠葛」,是被研究的最为广泛的。

2020年1月29日,新冠疫情暴发后不久,国际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论文中,统计了截至2020年1月2日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41例患者,其中合并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慢性病者占32%,死亡占46%。其中尤其糖尿病患者比例高达20%,糖尿病患者极有可能是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易感人群。

当时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合并糖尿病患者的血糖管理,尚未有充足的循证医学证据,参考已有循证医学证据,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糖尿病基层管理专家建议》。

2021年9月,《PNAS》的研究揭示了新冠肺炎在2型糖尿病患者中引发的强烈、持续性的「细胞因子风暴」是导致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的原因。

2022年3月21日,《柳叶刀》子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Risks and burdens of incident diabetes in long COVID: a cohort study。

该研究结果显示,与未感染者相比,新冠病毒感染者1年内罹患糖尿病的风险显著提高了40%!

多项研究表明,糖尿病是新冠肺炎的高危因素,与新冠肺炎的严重程度和更高死亡率的风险相关。基于目前充足的数据样本,2022年4月21日,《Diabetes Care 》发布了一项针对美国糖尿病相关死亡率季度变化的原因分析研究,具体研究内容如下所示。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和期间糖尿病患者全因死亡率和特异性病因死亡率的趋势

研究背景

国际糖尿病联盟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成年糖尿病患者死亡人数为670万,占全球所有死亡人数的12.2%。

然而最近,美国国家生命统计系统(NVSS)数据显示,在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多数州的糖尿病死亡人数都有所增加,且一度成为死亡的根本原因。

研究目的

糖尿病是潜在的死亡原因,但目前的数据不足以估计糖尿病相关的全国死亡率。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造成糖尿病患者死亡的潜在原因可能包括新冠肺炎、心血管疾病(CVD)、癌症和肾脏疾病。因此,本研究评估了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和期间美国全因糖尿病相关死亡率和特定原因死亡率的趋势。

研究设计和方法

为了评估20岁及以上美国成年人糖尿病相关死亡率的季度趋势,研究使用死亡证明分析了NVSS 2017-2020年的国家死亡率记录。根据ICD-10 (E10- E14)定义糖尿病患者的潜在或导致死亡的原因。

对患有以下疾病的人使用潜在死因记录糖尿病:

心血管疾病ICD-10 I00–I99、癌症ICD-10 C00–C97、糖尿病ICD-10 E10–E14、肾病ICD-10 N00–N07、N17–N19和N25–N27、事故V01–X59和Y85–Y86以及新冠肺炎U07.1。

为了确定新冠肺炎疫情对糖尿病死亡率的影响,我们采用死亡人数除以美国总死亡人数来计算季度特定年龄死亡率,计算了季度百分比变化(QPC)和平均QPC,平均是一种趋势的汇总度量,用于解释每个趋势段内的转变,使用连接点回归来确定长期趋势。

结果

在美国2017年至2020年的11750978例死亡人数中,研究人群包括1218968例因糖尿病引起的全因死亡(列为潜在或促成死亡的原因);373802人死于心血管疾病,358439人死于糖尿病,124881人死于癌症,2310人死于肾病,62595人死于新冠肺炎(2020年)。

研究数据显示,糖尿病导致的季度年龄标准化全因死亡率平均QPC增加了2.4%(95% CI 0.8–4.1)(图1A),从2017年第1季度(2017年第1季度)到2019年第3季度,糖尿病的全因死亡率确是保持相对稳定的(QPC -1.0%,95% CI 2.5-0.6),从2019年第3季度到2020年第4季度急剧增加(QPC 9.6%,95% CI 4.7–14.6)。

图1A 糖尿病导致的季度年龄标准化全因死亡率和糖尿病患者的特定原因死亡率

癌症相关死亡率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保持稳定(QPC 0.2%,95%CI 0.7-0.2),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其增长率为3.9% (95%CI 1.7-6.2)。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糖尿病患者的新冠肺炎相关死亡率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0.4/10万人,到2020年第四季度急剧增加到了9.7/10万人,这与糖尿病引起的全因死亡率的不断增加的差距相匹配,并解释了糖尿病引起的死亡增加的原因。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作为糖尿病患者潜在死亡原因的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症和肾脏疾病相关死亡率的趋势有所下降,而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特定原因死亡率的年度趋势保持稳定(图1B)。

糖尿病患者中新冠肺炎相关死亡率的比例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1.3%急剧上升到2020年第4季度的24.7%,在糖尿病患者中,心血管疾病(24.0%)或糖尿病(24.1%)导致的死亡比例相等。

图1B 糖尿病患者特异性潜在死因比例的季度变化趋势

新冠肺炎相关的风险人群的死亡率,比如容易受到失调炎症反应或细胞因子风暴影响的糖尿病人群,其新冠相关死亡率增加了超过4倍。

结论

总之,糖尿病的全因死亡率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保持稳定,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急剧上升。虽然糖尿病患者中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相关的死亡率没有显著增加,但糖尿病患者中新冠肺炎相关的死亡率急剧增加至25%,与心血管疾病或糖尿病导致的死亡比例相当。

原文链接:https://diabetesjournals.org/care/article/doi/10.2337/dc22-0348/145033/Trends-in-All-Cause-and-Cause-Specific-Mortality

疫情「额外死亡」不可忽视

早在2021年2月由中国疾控中心领衔,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发表了一项关于新冠疫情暴发前3个月,武汉及中国其他地区的额外死亡率变化的研究。

结果显示,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总体增加了21%,其中糖尿病死亡率增长83%。

根据美国联邦数据,自2020年2月以来,美国记录了与新冠疫情大流行有关的、超过了100万人的「额外死亡」人数。

之所以会造成如此庞大的额外死亡,究其原因,则在于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随后所采取的严厉封锁等应对措施对民众的心理和精神造成冲击和创伤,再加上严控之下导致的社会停顿和生活停顿,包括就医停顿,这使得新冠病毒流行所导致的死亡人数要比防疫措施本身所挽救的人数还要多得多。

总之,对于新冠疫情,在坚持「动态清零」的同时,疫情「额外死亡」亦不可忽视。

来源|健康界内分泌前线

撰文|刘雪丽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