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投資風格總體來說是追求穩健回報,秉持偏絕對收益的理念,我相信中長期也會創造好的相對回報。在能找到合意股票的前提下,傾向於保持較高的權益倉位。”太保資產研究部負責人沈維說。

沈維畢業於武漢大學金融學專業,具有14年權益投資和研究經驗,2013年加入太平洋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任研究部副總裁,覆蓋金融和汽車行業研究,2017年調入權益投資部任權益投資經理,2021年任執行董事,並擔任研究部負責人。

太保資產研究部負責人沈維

沈維的投資組合管理強調風險控制和回撤,目前直接管理的權益組合規模總計約30億元,其中包括太平洋卓越新趨勢產品、太平洋卓越滬港深新動力產品、以及內部價值成長策略組合,成立至今均獲得較好超額收益。

面對今年以來波動的權益市場,沈維表示,永遠需要敬畏市場,接受波動,但同時也要充分利用市場波動創造的買入質優價低股票的機會。“經過前期市場回調後,A股整體估值風險已經被有序釋放。從長期資金角度來看,這個時候要更多從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角度,去尋找那些仍具有長期成長邏輯的行業,去挖掘那些具備核心競爭力,並能兼顧中期和短期業績穩定性的公司。”沈維說。

市場波動創造買入機會

券商中國記者:請結合您管理的資金性質談談投資風格和方法。

沈維:我目前管理的資金主要分爲兩類:一部分是系統內資金,主要來自集團內部委託人如壽險、財險、集團的保險資金;另一部分來自外部機構客戶。過去保險資管管理的大部分資金是系統內資金,但近些年我們在第三方資產管理業務拓展中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通過建立市場化的考覈機制,受託管理了越來越多的第三方資金。

機構客戶,尤其是保險客戶對回報率的要求常常是相對收益和絕對收益兼顧,委託人在市場好的時候希望獲得較好的相對基準的超額回報,市場不好的時候還希望有一定的絕對回報。

我的投資風格總體來說是追求穩健回報,秉持偏絕對收益的理念,在控制回撤和波動率的條件下爭取儘可能好的回報,我相信在中長期也會創造好的相對收益。在判斷市場沒有系統性風險,能找到合意股票的前提下,傾向於保持較高的權益倉位。

投資方法上,一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結合的配置和選股策略,通過自上而下的大類資產配置和行業比較模型來安排合理的倉位和行業配置,同時也要自下而上來挖掘個股的阿爾法,以質爲先、以價爲重,希望好公司但不過分溢價;二是採取適度分散和動態均衡來控制回撤,希望組合收益的來源相對多元化;三是目前的規模體量下組合可以保持一定的靈活度。

券商中國記者:針對不同產品如何制定策略和開展投資?

沈維:針對絕對收益導向的產品,策略是在控制最大回撤和波動的條件下,爭取儘可能好的回報。絕對收益策略是一種投資方法,並不意味着在任何一個短週期組合都不會虧錢,但低迴撤特徵會在中長期提供很好的絕對和相對回報。

絕對收益產品策略需要在控制回撤與提高組合收益之間做好平衡:一是根據自上而下的大類資產配置模型,分析經濟發展的主要矛盾,合理安排組合的倉位和股票的配置;二是結合中觀行業配置模型判斷行業的空間、景氣所處的位置、盈利質量等,從而確定行業的相對價值,同時結合不同宏觀和政策環境來做風格的配置;三是注重自下而上選股創造阿爾法收益,我們關注公司的生意屬性、治理能力、經營趨勢、運營質量、估值與分紅潛力等要素,注重基本面的深度研究。價值投資長期來說要回歸到優質企業的價值創造,要依靠企業持續成長帶來的複利效應。

在絕對收益產品的操作層面,按照契約要求,我仍然保持了較高的權益倉位。在沒有系統性風險的情況下,總是可以依靠結構性行情來獲取收益,可以利用資產之間的負相關性來降低波動。在判斷市場存在系統性風險的時候,會進行倉位擇時。

相對收益產品的主要目標是戰勝市場或者契約規定的基準,並在同類產品排名中爭取好的分位。我認爲在一個相對長期的考覈制度下,相對收益和絕對收益是統一的。我的投資風格和方法也仍然具有一致性。針對相對收益的產品,我主要通過選股的風險收益比、風格均衡、降低板塊集中度來控制整體組合的風險,並通過自下而上的個股挖掘貢獻較好的超額回報。

券商中國記者:去年以及今年以來,權益市場波動較大,您管理的賬戶主要採取了什麼措施來應對?

沈維:首先是對市場保持敬畏,慎言預測市場,策略應對勝過預測;二是堅持自己的投資理念和方法,不依賴單一風格與主題,避免過高的行業集中度;三是在選股上注重風險收益比,質量優先,但也重視估值的權重。始終堅持謹慎的風險偏好,避免不合理的風險暴露。

例如,2021年市場結構性分化,新興和傳統行業的估值差距進一步拉大。針對當時的市場情況,我們在產品操作層面做出適時應對,具體表現爲2021年全年保持了較高的權益倉位,通過風格均衡、降低板塊集中度來控制整體組合的風險,對順週期行業、高景氣低估值的中小市值以及鋰資源板塊的配置對組合產生了較大的超額貢獻。

今年年初,我們對市場保持相對謹慎的態度,考慮到海外加息縮表對高估值板塊的制約、以及對國內穩增長政策預期,年初我們適當調整了倉位,同時增加了低估值傳統經濟板塊,尤其是上游資源板塊的配置比例,一定程度控制了組合的回撤。3月份以來,隨着俄烏衝突加劇全球通脹風險,以及國內疫情發展抑制需求,市場風險偏好的大幅下行仍然超出了預期,對絕對收益組合的管理帶來了一些挑戰。

市場大幅回調之後,我們判斷市場整體估值風險已經被有序釋放,目前多數行業估值都處於歷史中低分位。從長期資金的角度來看,這個時候我們更多是從經濟轉型、產業升級的角度,去尋找那些仍然具備長期成長邏輯的行業,去挖掘那些具備核心競爭力、並能兼顧中短期業績穩定性的公司。在一個長邏輯的利好中出現的短期利空往往會提供難得的買點,我們反而會利用市場的波動,在能找到合意投資標的的時候去積極佈局。

我們一直秉持“價值投資、長期投資、穩健投資”的太保資產投資理念,我們永遠需要敬畏市場,接受波動,但同時也會充分利用市場波動創造的買入質優價低股票的機會。

長期看好中國權益市場走勢

券商中國記者:對今年以及中長期權益市場走勢怎麼判斷?如何看待國際環境對我國經濟和股市的影響?

沈維:中長期角度,我們看好中國權益市場的走勢,看好中國政府秉持的長期主義和戰略定力,看好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的前景。

當前A股和H股整體較爲便宜,創業板指、紅利指數、中證500幾類不同資產的隱含風險溢價處於2012年以來的高分位數;上證50股息率與10年國債收益率對比揭示的股債性價比也處在2012年以來的較高分位,股比債明顯便宜。長期來看,居民財富轉移效應也會成爲權益市場微觀流動性的最大增量。

國際環境對我國經濟和股市的影響我們主要從三個方面考慮:一是對經濟和企業盈利的影響。全球滯漲會從成本和需求兩端影響中國企業盈利,因爲中國在國際產業鏈分工中處在中游,作爲最大的製造國可能面臨成本上行和需求放緩的不利組合。二是從政策和流動性角度,美聯儲緊縮,雖然不影響國內貨幣政策方向,但會制約國內貨幣政策寬鬆的空間。三是國際局勢變化還會較大程度影響市場的風險偏好。

我們認爲,當前對於美聯儲收縮、全球滯漲、俄烏戰爭的悲觀預期已經體現在資產價格當中,已不構成對A股的持續壓制。那麼隨着國內穩增長政策落地,下半年經濟基本面和企業盈利有望企穩回暖,這會支撐權益市場的表現。

重點關注四大投資領域

券商中國記者:今年重點關注哪些投資機遇,有何投資風險,如何應對?

沈維:2022年重點關注的投資領域主要有四點:

一是股息價值方向,高股息資產多分佈在傳統行業,金融地產、上游能源材料、公用事業和部分消費,有一定的順週期屬性,價值風格爲主,將受益於穩增長。疊加自下而上選股的阿爾法,高股息資產有望對部分固定收益類資產形成替代。

二是滯漲環境下的稀缺資源與能源。這一輪的能源和資源品的通脹本質是對中期產能供給瓶頸,以及長期貨幣超發的反映。過去十年全球週期行業上市公司的現金流狀況改善,但資本開展意願減弱。能源轉型和雙碳目標大背景下,傳統資源和能源行業的供給約束將長期存在,從而提升整體的盈利水平和分紅能力,部分傳統行業在盈利改善後開始增加資本開支用於低碳改造和產業轉型。

三是我們長期關注以硬科技和新能源爲代表的成長方向。在經濟增長中樞下行期,成長仍然是有稀缺溢價的。作爲硬科技的鋰電、光伏、半導體、汽車智能化、軍工仍處在中週期景氣上行期,在調整後將達到新的平衡,但需要去僞存真,尋找產業鏈最確定性的環節,自下而上挖掘個股的阿爾法機會。

四是消費和醫藥的困境反轉,關注長期機會。

投資風險也需要關注。例如,美元流動性邊際收縮對全球金融市場帶來較大波動的風險,全球能源轉型+貨幣寬鬆+疫情和政治事件可能帶來上游持續通脹的風險,以及國內穩增長政策不及預期的風險。

券商中國記者:如何看待港股投資機會?

沈維:2022年以來在美元流動性收緊、俄烏衝突和國內疫情的事件衝擊、中概股退市威脅等影響下,港股作爲離岸市場的脆弱性明顯,當前恆生指數的風險溢價已經處於歷史高位,賠率很高。

我們認爲港股市場在估值被過度壓抑後,將有可觀的修復機會:互聯網、房地產板塊政策存在邊際向好的可能,有利於修復風險偏好;內地穩增長政策也有利於傳統板塊盈利的修復。

當前AH股溢價位於歷史高位,我們看好港股低估值高股息方向以及互聯網和部分消費的修復;此外,港股科技板塊的PEG低於內地和美股,在偏成長的新能源、智能化、綠電方向上也有可待挖掘的機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