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生活日記
洗頭彎下腰差點吐出來哈哈。真的頂到胃了,喫飽了彎腰超過三分鐘就覺得喉嚨口有東西,趕緊讓自己挺個身休息幾秒再繼續彎腰。中午吃了兩波水果,兩個長毛獼猴桃,一個奶棗,一個橙子。然後喝了好多開水。
晚上剝了柚子,慢悠悠從八點四五喫到九點半,這麼點東西,真的是一點點和小貓喫食一樣,柚子恨不得把肉幾顆幾顆掰開喫,以此減少攝入量。嘴饞的姐妹也可以試試這種方式,喫東西慢點再慢點,餅乾就一點點啃,一塊餅乾磨啊磨啊可以磨個兩分鐘,蘋果就一小口一小口地啃,也是爲了邊看視頻邊磨。這種喫法特別適合大晚上,嘴饞,但是又怕太胖,只能把本來幾口就喫完的喫食喫很久很久,等過了嘴癮後,其實攝入量比平時又少很多。
白天我喫東西基本是囫圇吞棗,跟餓死鬼一樣,但是晚上必須要放慢速度,要不然一包薯片分分鐘喫完,一塊巧克力就兩口。但是放慢速度,巧克力可以慢慢磨,享受那種絲滑的觸感,一小塊其實可以磨很久的。
雖然熱量也沒有減少,但確實可以減少攝入量,也相當於減少了原本攝入的卡路里。我是屬於典型嘴巴閒不下來的,小時候留守兒童沒有養好習慣,基本上睡前都在喫零食,初中的時候還不刷牙呢,睡着了嘴裏還含着糖。
高中睡前刷牙,但是也經常睡着了嘴裏含糖,那時候我每天包裏裝着一袋糖,就是上好佳的水果糖,提子味和蘋果味是我最喜歡的,但是我本人其實並沒有那麼愛喫糖,之所以隨身帶糖是習慣了碰到同學就分發兩顆給她們喫。
初中真的名副其實的“膨化迷”,其實到現在我依舊喜歡膨化食品,初中那時候五毛錢一包的小零食,我經常買五塊錢十包,然後一口氣喫完。高中除了愛買糖,也還是喜歡各種小零食和水果,每天放學就去小賣鋪溜一圈,吃了特別多的辣條。那時候有個同學,嗯現在還是好朋友,特別喜歡喫乾脆面,但不是小浣熊,而是紅潤,她經常買一箱紅潤方便麪,捏碎了把調料粉撒進去幹喫,脆脆的挺好喫。
大學時候呢,依然是零食迷,那時候下沙每一所學校都有百草園零食店,我們每天都要去買各種散稱的零嘴兒,比如貓耳朵、瓜子花生、各種梅子,還有很多膨化食品。就特別開心,每種都稱一點,然後每天可以喫各種小零食,從早喫到晚。
其實零食吃了三十來年,真的已經形成了依賴,就算不喫,也必須得囤着,這種癖好,不愛喫零食的姑娘可能無法理解。


我現在依然是每天晚上必須喫一些,然後十點多再去客廳溜一圈,這個點狗潘都在客廳加班……
我就溜啊溜啊,在零食麪前停留,心裏就兩個小人兒打架:喫還是不喫?
自制力好的時候,客廳溜一圈又空手跑回房間,說服自己別說……但如果狗潘在喫,那會讓他給我啃兩口。
所以我都會在睡前才刷牙,要不然吃了零食又得重新刷好麻煩。現在一個朋友羣,天天晚上慫恿喫夜宵……
有一次我和朋友說,大晚上喫碳水不太好吧?真想喫點水果零食對胃的負擔小點……
她說她餓了才喫夜宵,不餓是不喫的。我詫異:你們晚飯都喫不飽的麼?喫夜宵難道不是因爲嘴饞?在我的認知中,喫東西都是因爲嘴饞哈哈哈。
我基本感覺不到肚子餓(除了懷孕前三個月,每天晚上餓得要命),一日三餐喫飽了,其餘的攝入全是因爲嘴饞。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