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是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99歲的生日,他也隨即進入人生的第100個年頭。可就在此時,他卻因爲有關如何儘早結束俄烏衝突的觀點,遭到包括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內的衆多人士的點名抨擊。那麼基辛格到底講了什麼呢?

近日,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在瑞士小鎮達沃斯舉行。23日,基辛格在年會的一次會議上發表了視頻演講。在談到俄烏衝突時,他說:“(俄烏之間的)和平談判需要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開始,以免造成難以克服的動盪和緊張局勢。”他強調,(談判)結果將決定歐洲其他國家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關係。“理想情況下,(俄烏)分界線應該恢復原狀。追求超越這一點的戰爭,將與烏克蘭的自由無關,而是一場針對俄羅斯本身的新戰爭。”

基辛格參加2020年達沃斯論壇資料圖。

雖然基辛格的這句“恢復原狀”沒有明確所指,但西方媒體的解讀幾乎如出一轍。美國《華盛頓郵報》24日以“基辛格說烏克蘭應該割讓領土給俄羅斯以結束戰爭”爲標題報道稱,基辛格提到的“原狀”,指的是恢復俄羅斯“正式控制”克里米亞以及“非正式控制”烏東兩個地區——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的局面。

美國《新聞週刊》則直接解讀稱,基辛格建議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應該向俄羅斯總統普京割讓領土,以結束兩國自2月開始的戰爭。

英國《每日電訊報》以“基辛格:烏克蘭必須向俄羅斯割讓領土”爲題稱,這位美國前國務卿在達沃斯的一次會議上表示,西方被一時的情緒衝昏頭腦,忘記俄羅斯在歐洲權力平衡中的適當位置,這將是致命的。

基辛格博士表示,絕不能讓戰爭拖得太久,他幾乎是在呼籲西方脅迫烏克蘭接受談判條件,而這些條件遠低於烏克蘭當前的戰爭目標。“我希望烏克蘭人的智慧與他們表現出的英雄主義相匹配,”他說,烏克蘭的正確角色是成爲一箇中立的緩衝國,而不是歐洲(衝突)的前沿。

對於基辛格的這一表態,身爲烏克蘭總統的澤連斯基肯定要有所迴應。據《新聞週刊》報道,澤連斯基25日說,基辛格“從深遠的過去走來”,他的“日曆不是2022年,而是1938年”。《新聞週刊》稱,在這一年,由英國、法國、意大利和德國簽署的《慕尼黑協定》,爲納粹德國吞併捷克斯洛伐克西部的蘇臺德地區鋪平了道路。“你會有這樣的印象,基辛格先生……覺得他當時不是在達沃斯,而是在慕尼黑與聽衆交談。”澤連斯基表示。

澤連斯基在今年達沃斯會上發表視頻演講。

澤連斯基還說,基辛格絕不會建議世界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適應”納粹政權。“順便說一句,在真實的1938年,基辛格先生一家正在逃離納粹德國的時候,他才15歲,他對一切都理解得很完美。當時他可沒說過有必要適應納粹德國,而應該逃離那裏,或與他們戰鬥。”

“那些建議烏克蘭向俄羅斯讓步的人,這些‘偉大的地緣政治人物’,從來沒有看到普通人,普通的烏克蘭人,生活在他們提議用來換取虛幻和平的領土上的數百萬人。你必須經常看看這些人。”澤連斯基繼續說。

據《新聞週刊》報道,澤連斯基一再聲稱,他不會通過放棄領土來結束與俄羅斯的戰爭。烏克蘭提出了關鍵條件,包括只有在重新獲得目前被俄羅斯軍隊佔領的土地的控制權時,纔會考慮結束這場衝突。“我們想要回一切,”澤連斯基在5月21日接受烏克蘭新聞頻道採訪時說,“而俄羅斯不想放棄任何東西。”

烏克蘭外交部長德米特羅·庫列巴也對基辛格的建議提出了批評。“我尊重亨利·基辛格,但我知道他在美國政府中沒有任何官方職位,他有自己的觀點,但我們強烈反對。”他25日對美國媒體CNBC表示,“我們不會做這種事情。”

荷蘭首相呂特同日對該媒體表示,雖然“很難說你不同意亨利·基辛格...但恐怕現在我不得不在電視上正式宣佈,我不同意亨利·基辛格的說法,如果他是這麼說的話。對我們來說,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和主權高於一切,應該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和他的團隊來決定他們將如何進行和平談判,我們希望有一天談判會開始。”

此前一天,烏克蘭談判代表、總統顧問波多利亞克在推特上寫道:“就像基辛格先生輕易地提議將烏克蘭部分領土割讓給俄羅斯以阻止戰爭一樣,他也會允許俄羅斯拿走波蘭或立陶宛。好在處於戰壕中的烏克蘭人沒有時間聽‘達沃斯恐慌者’的話,他們正忙着捍衛自由與民主。”他還特意配上一張基辛格與普京握手的照片,似乎暗諷前者“親俄”。

基辛格這一句“恢復原狀”真的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他具體是什麼意思,恐怕只有本人才能講清了。但廣大熱愛和平的人們應該相信,這位戰略大師的目的還是希望俄烏雙方儘快停火止戰、實現和談。

英國《每日電訊報》稱,這是現實主義國際關係方法的一個經典例子,基辛格一直是該方法的主要代表。現實主義將國家視爲理性和長期的行動者,通過旨在緩解衝突的高級別外交來運作。雖然經常被斥爲缺乏道德的“現實政治”或缺乏勇氣的“綏靖主義”,但它包含了自己的倫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西方對基辛格的圍攻說明,俄烏和平之路會很艱難。正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最近所說,俄烏局勢已走到新的十字路口。“一方面,衝突朝着長期化、複雜化方向演進。另一方面,和平的呼聲在增強,勸和促談的努力在積聚。當務之急是各方要形成合力,多做有利於勸和促談而不是火上澆油的事情。”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