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和做飯一樣,就是利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材料,做出我們想要的美味佳餚。但做飯時要注意,並非要把所有的原料都用上,也並非要使用所有的做飯工具,只要使用最合適、最恰當的工具和食材,就能做出美味可口的飯菜。

寫作也是一樣,要學會選材、取材、用材,學會使用某些寫作工具和技巧去創作,才能寫出好的作品。

一、修飾語

修飾語通常是指那些專門修飾名詞、動詞的形容詞和副詞。

1.巧妙使用形容詞。有人喜歡語言簡潔凝練的寫作風格,認爲少使用或不使用形容詞才具有獨特的語言魅力,事實上並非如此。少使用形容詞,並非不用形容詞,而是要精挑細選每一個形容詞,將每個詞語用到極致,盡其所用,恰到好處。

形容詞和其他修飾語,好比調味品,可以讓作品增加味道,增添風趣。但要注意一定要適量,過多或過少地加入這些調味品,不僅不會美味,而且會讓人難以下嚥。所以,一定要在過多或過少之間找到平衡,也就是恰當地使用這些調味品。

2.慎重使用副詞。副詞主要用來修飾動詞、形容詞及其他副詞。比如:他慢慢地喫着手中的香蕉;過分殷勤的人會變得讓人討厭;她跑得很快。

副詞的使用頻率也非常高,但如果使用不當,也會讓你的小說毀於一旦。

大部分副詞以“地”結尾,但不要過分濫用,以免同一個句子中出現“急切地”“動人地”“憤怒地”“明智地”等詞語。當讀者費力地讀完之後,你的小說很可能會讓人失去閱讀的興趣。

3.客觀使用修飾語。寫作時,我們要把握描寫的力度,是簡單概述,還是詳細描寫,取決於需要描寫的程度。

在使用修飾語時,一定要保持理智,不要反客爲主。與任何修飾語相比,故事纔是小說的主體,纔是你最應該重視的東西。

使用任何詞語都應該遵循“多餘法則”,也就是所有不能夠直接推動故事發展的詞語或描寫,都是多餘的,都必須刪除掉。所以,要不時地檢查文章中用到的形容詞和副詞,看它們能否真正發揮作用。

要避免使用相同結構的修飾語,比如幾個形容詞接連不斷地出現。這樣會讓讀者過度關注連續出現的修飾語,而忽略了故事本身。這樣使得形容詞的修飾效果大打折扣,適得其反。

二、標點符號

文章中一定會用到很多的標點符號。歎號、句號、逗號、冒號、分號及破折號等標點符號的正確使用,能夠告訴讀者,何時暫停、何時繼續、何時加速、何時結束、何時強調。所以,在創作和修改故事或小說時,一定要正確使用標點符號。

句號和逗號位置相對固定,且使用較多,也沒有太多的靈活性,而其他符號如果能夠靈活使用,就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1.歎號。歎號用在人物之間大聲說話,但千萬不要使用太多,以免影響寫作風格。

寫小說時,你要確定故事中的人物何時高聲喧譁,何時安靜沉默,也需要確定講述故事時,何時慷慨激昂,何時婉轉低迴。對於一些需要言辭激烈的重要情節,就需要使用歎號,但其他時刻還是少用爲妙。

人在生氣時會大喊大叫,藉此來傳達某種激烈的情緒,而如果能夠輕聲說話,說明他已經明白了此事。不管是大喊大叫,還是輕言細語,只要能夠生動地詮釋一個人的情感,描繪出生動的畫面,就能使場景完美地呈現。

大聲喧譁或安靜沉默,長篇大論或短小精悍,輕快愉悅或沉重壓抑,都能推動故事不斷向前發展。

2.冒號。冒號常常用來介紹列舉內容,以提醒讀者接下來的內容至關重要。這是小說中用來描寫人物或場景的最佳方式之一。

小說要向讀者傳遞某種信息和意象,將信息有條不紊地羅列出來,或者對某件事情進行精準地定義,就能確保信息得到清晰地表達。

冒號意味着向讀者提供一些信息:可以是描寫、闡述、觀點或列舉,這是小說中最能吸引讀者注意力的有效方式之一。

3.分號。分號不需要藉助“和”或者“然後”等連詞,就能將兩個完整的句子連接起來。同時還可以避免出現粘連句式、大量使用簡單短句等錯誤。分號的用途雖然單一,但卻非常重要。

寫作時,調整句子長度是一種有效的方式。想要寫出流暢的長句,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分號將短句連接起來。這也是小說寫作中常用的方法。

4.破折號。破折號用於把句子隔開,能夠塑造出獨特的寫作風格。相對於逗號來說,破折號更爲自由,靈活性也更強。破折號可以更清楚地突出句子的主要部分,更容易將讀者的注意力集中到後面的細節中。將破折號與逗號搭配使用,或者直接用破折號替代逗號,可以讓文章描寫增色不少。

5.圓括號。在小說中使用圓括號,是作者與讀者進行對話的一種方式,是對小說內容的一種補充和說明,相當於讀者在閱讀故事或小說,而作者在一旁給予評論和解釋。偶爾使用圓括號,可以增加一些信息,使你的作品別有一番風味。

三、擬聲詞

有些人喜歡在作品中加一些擬聲詞,比如“砰”“嘭”“乒”等詞語,這些詞語聽起來更像是描寫某個動作。如果將擬聲詞放在句中而不是單獨出現,可能會發揮一定的魔力。

“一陣刺耳的鐵蹄疾馳的嘚嘚聲越走越遠,漸漸消失。”馬蹄嘚嘚,與句子結合起來呈現給讀者,而不是單槍匹馬獨自出現。在聽到馬蹄聲後,我們接着往下讀,就可能會聽到不一樣的聲音。

在使用擬聲詞時,一定要讓它自然而然地出現在故事或小說中,就好像是存在於現實世界中一樣。一定要讓擬聲詞在場景描寫中發揮巨大的作用,而不是讓它孤立地存在。

比如:“灰濛濛的清晨,成羣結隊的海鷗嘎嘎地鳴叫,海浪一如往常地嘩嘩地拍打橋墩柱子,灰濛濛的清晨如約而至。”

“嘎嘎”和“嘩啦啦”都是生動活潑的擬聲詞,能夠幫助讀者更好地想象你所設定的場景,將其與描寫相結合,而非獨自出現,能獲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說創作是一件耗時費力的工作,在創作過程中,需要使盡渾身解數才能講好故事。寫作不僅需要精巧的構思、嚴謹的佈局、有趣的人物、可信的背景,生動的情節,而且需要一些行之有效的工具和方法。只有這樣,才能寫好自己的故事。

#讀寫雜談#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