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在四大名著中,谈及场景和意境之美,《红楼梦》属首屈一指。

无论是“黛玉葬花”还是“宝钗扑蝶”,其文字描写的呈现都美不胜收。

不过,若要挑选一个《红楼梦》中最为优美的场景,皮哥觉得“湘云醉卧”当属第一。

之所以选“湘云醉卧”,有以下三点原因:

其一,黛玉葬花和宝钗扑蝶等,虽然优美,却都是有意为之。

可湘云醉卧不同,她是喝醉后无意间小憩在芍药圃,纯属无心,浑然天成。

其二,史湘云是史家大小姐,也是一位才女,更是大家闺秀。

虽然命途多舛,但却恣意潇洒,性格鲜明,不落俗套,湘云醉卧不仅反映着史湘云的优雅不俗,更符合她纯天然的女性美感。

其三,酒后醉卧,又逢初夏,展现出了女性最本真的美。

湘云醉卧是《红楼梦》中不多的,人和自然亲密无间、相互映衬的场景,反映着曹雪芹“天人合一”的思想,将湘云之美提升到了哲学境界。

因为这个场景太过美好,一度成为文人墨客争相作画的“名场面”,曹雪芹原著中第六十二回,写得更是唯美:

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乱散,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在最经典的87版和10版《红楼梦》中,都曾对“湘云醉卧”的场景有过专门的情节呈现。

今天,皮哥就将两个版本中的这一场景做一比较,看看都有哪些差别。

1、87版《红楼梦》

87版《红楼梦》是最为经典的版本,也是四大名著国剧中知名度最高的一部。

我们都知道,史湘云是《红楼梦》中比较特别的女性角色之一,她自幼父母双亡,由叔婶抚养长大,虽经济拮据,平时要干活,但性格豪爽,豁达乐观,不拘小节,开朗率真,颇有男子气概。

性格虽然大开大合,史湘云的长相却也绝美。在不少“红学”专家眼中,湘云长相仅次于钗、黛二人,当属《红楼梦》第三美。

87版《红楼梦》中的史湘云由郭霄珍扮演,她学戏曲出身,长相清甜,身段有致,当时刚刚23岁,是正儿八经的花季少女。

87版“湘云醉卧”的场景,出现在第24集。

这一集中,宝玉宝琴同一天过生日,丫头们在一起玩儿行酒令,大大咧咧的史湘云先是被罚酒,后又和宝玉划拳,一来二去,小酌微醺,便睡在了芍药丛中。

郭霄珍扮演的史湘云,虽非绝世美女,但远看优雅得体,近看稚嫩水灵,既有少女的俏皮,又有丫头的可爱。

行酒令的时候,湘云的服装以红色为主,外穿红底黑印花对襟褙,显得热烈奔放,符合史湘云的豪爽性情。头戴芍药装饰,预示着她随后醉卧花丛的情节。

脖子前的金麒麟闪闪发光,衬托着贵气的闺秀身份,看起来端庄雅致,与寿宴场景相得益彰。

87版的“湘云醉卧”拍自杭州西山公园芍药圃。

当时为了等待拍摄,主创人员不得不等到芍药开花的季节,但要等花朵全开至少要15天时间,于是剧组在真花丛中放置了不少道具花,以增强氛围。

没想到,拍摄那天天时地利人和,阳光明媚,树绿鸟鸣,真花假花簇拥在一起,不仅分辨不出,还衬托出了别样的花海意境。

喝醉酒的湘云醉卧在花丛里的石凳上,如同芍药仙子一般,人和景完美融合,相得益彰,景色基本上对原著做了还原。

在曹雪芹的描写中,周围的芍药花瓣都散落在了湘云身上,她手中的扇子被落花埋了,睡觉的时候枕的是鲛帕包了花瓣的枕头。

身上的花瓣,脸下的枕头,手中的扇子,低垂的胳膊……87版红楼梦几乎是按照原著,一帧一帧地还原画面,细腻到了极致。

再看湘云的体态,微醺侧卧,突出“湘云醉卧”里的“醉卧”。

尤其是“卧”这个字,写出了湘云不在乎大家闺秀礼仪端庄的率性,也正好能展现出史湘云婀娜有致的腰身。

导演在拍摄的时候,专门按照原著调整了湘云的睡姿,让她睡。

虽是醉卧,但无比唯美,一片姹紫嫣红的牡丹花中,石凳已经不见,湘云就像漂浮在花海中沉酣,不仅仪态万方,更是憨态可掬。

睡到浓处,要么伸手拨落脖颈的花瓣。

要么轻轻调整睡姿,可爱又不失优雅,俏皮又显得娇憨,惹人心动,让人怜爱。

87版湘云的每一个动作,都像踩在了观众的审美点上。

湘云是整个场景的主角,但为了衬托欢乐的气氛和小姐妹们的关系,场景中其他角色表演也恰到好处。

平儿和邢岫烟的浅笑;

赋诗一首的黛玉;

机灵古怪的宝玉宝琴;

以及一哄而上逗湘云开心的场景,整个屏幕都洋溢着快乐爽朗的氛围,观众似乎也深陷在这欢快的气氛中无法自拔。

从头到尾,“湘云醉卧”的场景从小丫头的报信,到镜头由远及近的呈现,再到众人逗醒湘云扶她回去,一气呵成,运镜巧妙,自然融洽,情态盎然。

即便不读《红楼梦》、不喜欢《红楼梦》的人,也很容易就被这般天人合一的绝美场景吸引了。

2、2010版《红楼梦》

10版《红楼梦》里,饰演少年史湘云的是年轻演员吴青芷,1992年出生的吴青芷当时刚刚18,显得稍稍有些稚气。

不过,标榜“还原原著”的李少红导演,显然没想到自己拍《红楼梦》,会在造型上吃瘪。

美术设计叶锦添为了表达《红楼梦》中小姐们的贵气,给他们都贴上了亮闪闪的水钻“铜钱头”。

这铜钱头像抹了胶水一般粘在湘云的额头,看起来与真实的头发明显不是一个发色。

这种标新立异的造型,让18岁正水灵的吴青芷显得老气横秋,没了87版那种仙气飘飘的美感,一对深浅不一的高低眉更显滑稽。

另外,比起郭霄珍胸前的金麒麟,10版史湘云胸前挂的这个坠饰,像古早大铁门上的花纹一般,将她整个套在里面。

没有了闪闪发亮的金色,配饰不仅失去了作用,感觉还像个累赘一样,沉沉压在湘云脖颈,仿佛让她喘不过气来。

吴青芷虽然更为年轻,面容姣好,但她本身的气质并不符合湘云豪爽的秉性,尤其不说话还好,一开言,两个大板牙便毁了整个容颜,不忍直视。

不仅长相上吃亏,“湘云醉卧”的场景,在10版《红楼梦》中拍的更是一言难尽。

10版“湘云醉卧”拍摄场地,选择的是北京香山,拍摄这天暮气沉沉,天色昏暗,芍药稀稀拉拉,并不鲜艳。

尤其背后三株明显是修剪过的现代球形绿植都没被处理,更是让人出戏。

或许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展现史湘云醉卧芍药丛的美感,拍摄时,李少红导演的运镜可谓“煞费苦心”。

他从史湘云的低垂的手臂拍起,镜头慢慢向上升,最后露出了一张像是劣质化妆品涂抹过,粉刺满满,凹凸不平的大脸。

从部分到整体,从胳膊到全身,再加上奇怪的BGM,运镜非但没有美感,反而有一种犯罪片还原被害人现场的既视感。

联想到前一秒,小姐妹们一起来看湘云时莫名其妙出现“凌波微步”的镜头,甚是诡异。

大特写完毕,镜头拉远,再看湘云睡姿。

原著中的“卧”变成了“躺”,然而又不仅仅是躺。

宽大的绿色和黄色纱裙,完全遮盖了湘云的腰线和身材;

耷拉下来的胳膊显得浑圆有力,大腚高高向上撅起,像是在特意展示湘云那无与伦比的巨臀,道具感十足的厚底鞋,杂技一般扭捏的姿势,美感尽失。

就这个动作,6年后的张雨绮做出来,都比18岁的史湘云有吸引力,

而且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湘云醉卧”的“卧姿”,是导演特意摆出来的,因为正常人因酒醉睡觉,不大可能是这样一个难度系数极高的姿势。

本以为能把“湘云醉卧”拍成这样,很“不容易”了,没想到后面还有暴击。

怼脸的大特写中,由于演员的稚嫩和演技的缺乏,吴青芷做了一个明显不自然的微笑动作。

这个笑不仅笑开了,还露出了两个大门牙,打眼一看更像是“装”出来了。

对比87版的湘云浅笑,差距一目了然。

再看10版“湘云醉卧”道具和其他小姐妹角色还原

10版湘云,一身的芍药花瓣没看到,被花瓣半埋的扇子没看到,虽然花瓣枕头做了还原,但鲛帕枕却十分厚实,像个包袱,显然不是一个喝醉的少女,草草拾起花瓣临时垫在脑袋下的。

“湘云醉卧”这个场景的呈现,其他小姐妹的衬托作用很大。

原版中的姐妹们神色各异,性格迥异,表情各不相同,体态万千,一看就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

可10版中,除了叽叽喳喳不明所以的大笑,就是所有人一齐用扇捂嘴的喧闹,既没有体现群像的优美,也没有展现个体的丰富,让人不敢恭维。

场景不够美,演员不够看,姿势不够雅,芍药不够多,还原不够准……

10版《红楼梦》的“湘云醉卧”,所有的东西都欠一些,俗了一些,就连那个报信的小丫头,也成熟度爆表,与曹雪芹原著笔下稚气未脱的小姑娘,相差十万八千里。

总而言之,87版《红楼梦》,在忠于对原著人与物极致还原之上,还做足了场景的留白与衬托,最终呈现的效果也是天衣无缝,美不胜收,颇有古画意境。

而10版《红楼梦》,虽拍摄手法上追求创新,却用不古不今的造型和不伦不类的摆拍,破坏了原著本身描述的美感,也难怪有观众吐槽,不是醉卧,更像“产后护理”。

经典永远是经典……

这也告诉我们一个真理:真正好的影视剧是态度为先的。

到底拍成意境唯美的“湘云醉卧”,还是歪身撅腚的“产后护理”,往往只在主创们的一念之间。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蜉蝣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