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多數人的記憶中,平時碰到一對雙胞胎或者多胞胎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情,而在四川眉山市丹棱縣順龍鄉柏木村,雙胞胎卻十分常見。

“最近三年,我們村每年都有一對雙胞胎出生,其中有兩對還是龍鳳胎。”6月29日,說起村上雙胞胎一事,丹棱縣順龍鄉柏木村黨總支書記、主任李玉霞笑聲爽朗,“這充分說明我們村是妥妥的‘雙胞胎村’。”

李玉霞的笑聲裏,有足夠的底氣和信心,她自己就有一對雙胞胎女兒。

據村上不完全統計,截至2022年,柏木村全村631戶、2119人,有33對雙胞胎。這33對裏,有5對因爲疾病或者意外已經死亡了;另外28對中,有7對雙胞胎每對剩一人,剩下21對全部健在。這28對雙胞胎裏,有10對男胎,11對女胎,7對龍鳳胎,最大的接近70歲,最小的不到一歲。

尤其是最近三年,每年都有雙胞胎出生,村子裏雙胞胎這麼多,有什麼祕訣?6月29日,紅星新聞記者前往柏木村進行了實地探訪……

【趣事】

老師分不清,雙胞胎只得分班讀書

親媽給女兒餵飯懵了:我剛纔喂的是誰?

2018年,柏木村統計過一次,爲了保證數據真實,除了證人證言等基本要素外,還專門要求要有圖片爲證,當時統計的數據是30對雙胞胎,時任柏木村黨支部書記瞿林、村主任李玉霞、婦女專幹袁興林、文書黃文娟四人的女兒,都是雙胞胎,被人稱“雙胞胎班子”。

瞿林(右二)、李玉霞(左二)、袁興林(左一)、黃文娟(右一)拿着雙胞胎女兒的照片 攝於2018年

現在,瞿林、袁興林、黃文娟沒有擔任村幹部了,“雙胞胎班子”就只剩下李玉霞一個人了,但村子裏的雙胞胎還在繼續增加。

村民謝富飛的雙胞胎兒子小豪、小杰出生於2019年8月13日,村民黃河的龍鳳胎出生於2020年8月25日,村民李藝的龍鳳胎出生於2021年9月7日。

謝富飛的雙胞胎兒子

6月29日,謝富飛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今年32歲,身邊有很多同學、朋友都生有雙胞胎。他有一個姐姐,姐姐沒有生雙胞胎,但是姑姑生了一對雙胞胎。

29歲的黃河一兒一女,是一對龍鳳胎。他說,自己是獨生子女,父輩也沒有雙胞胎,只有奶奶的弟弟生了一對雙胞胎。“我的女兒和兒子即便沒有在一起,有時候也會一起感冒,我們暫時不會再生小孩了,因爲再生,有雙胞胎的概率(比較大)”。

黃河的龍鳳胎

關於這些雙胞胎,或多或少地有些令人發笑的故事。李玉霞回憶,村子裏這麼多對雙胞胎,不僅外人時常弄混,村裏人也經常分不清,就連家人有時都分不清。

李玉霞的雙胞胎女兒葉羽飛、葉羽翔從小在一個班就讀,小學四年級時,老師把李玉霞叫了去,原來老師對兩姐妹實在是難以辨認,不得已,兩姐妹只能分班就讀。

李藝的龍鳳胎

除了老師,李玉霞的母親也偶爾分不清。有年放暑假,姐姐葉羽飛先去外婆家玩。幾天後,玩得開開心心的葉羽飛被接回來,妹妹葉羽翔再去,可能不習慣,經常哭鬧。外婆沒認出來,很冒火:“前幾天來才玩得高高興興的,咋個這幾天就裝怪了呢?”

該村的黃輝在結婚時,胞弟黃文被同村的黃文娟誤認爲是黃輝。看到衣服樸素的黃文,黃文娟上前就是一頓笑,說:“輝哥,你今天結婚,還穿得這麼樸素?故意的啊?”得知真相後,黃文娟很不好意思。

不僅認錯別人,黃文娟也會認錯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女兒。女兒雖然纔不到3歲,但一樣的穿着、酷似的外貌,偶爾也會讓黃文娟分不清楚。“有兩次明明給姐姐餵了飯,該給妹妹餵了,但一轉眼就分不清,又給吃了的姐姐再喂一次。結果,姐姐脹得哭,妹妹餓得哭”。

祕訣

除了家族基因遺傳

不排除環境因素影響,尚需進一步調查瞭解

這個村爲何這麼多雙胞胎?

自眉山市丹棱縣而出,沿山而上,雲朵繚繞間,滿山的李子樹將順龍鄉柏木村烘托得一片翠綠。

問了許多村民,有人說是基因,有人說是土壤,有人說是水源,有人說是因爲試管嬰兒……

之前,村上也做過了解,在健在的雙胞胎中,只有兩對有遺傳關係。至於是否是試管嬰兒這些原因,李玉霞和多位雙胞胎家長均表示,村子裏的雙胞胎全是自然生育。

柏木村海拔800~1000米,是典型的丘陵地區。有人分析,真正讓村裏人生雙胞胎的原因,可能是柏木村的水土。“我們村裏的土壤含硒,農業部門還來檢測過”。之前,村上曾提供過一份由“眉山市農業質量檢測中心”出具的檢驗報告顯示,當地送檢的脆紅李中,微量元素硒的含量,達到了每千克0.008毫克。

“我們村就是土壤含硒,但跟生雙胞胎貌似也扯不上關係,所以也不知道真正原因是什麼。”李玉霞覺得,這方面沒有科學依據,也不好下定論。

謝富飛和黃河的妻子都來自於與丹棱接壤的雅安市名山區,說起生雙胞胎的祕訣,他們和多位雙胞胎的父母均表示,沒有特別的原因,飲食上也沒有特別的,唯一有一點,就是大家基本上都在柏木村裏居住,可能與當地水土等環境有關係。

眉山市仁壽縣婦幼保健院醫生謝東序表示,這幾年來,明顯感覺身邊的雙胞胎越來越多了,在婦幼保健院內做B超檢查的孕婦逐年增多,顯示是雙胞胎的孕婦比例每年都在增加。雙胞胎最主要因素是家族基因遺傳和輔助生殖,但不排除環境因素影響,當地村民的生活習慣、飲食飲水等都有可能對卵泡發育、精子活力等造成影響。當然,村民生雙胞胎的原因可能還有很多,需要進一步調查瞭解。

紅星新聞記者 蔣麟 攝影報道

責任編輯:吳劍 SF031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