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投資者關心資產重組的進程,董事長莘澍鈞表示,資產重組工作已完成所有審批程序,目前正在準備標的資產交割和相關股份發行工作。

◎總經理胡稚鴻還表示,疫情結束後,國際航線將發生重大格局性變化,在其他城市國際航線受到明顯影響的情況下,浦東機場未來在全國國際航線中的地位會越來越高,目前上海機場也在謀求國際轉國內、國內轉國際、國內轉國內等航線調整。

每經記者 舒冬妮   

6月30日下午,上海機場(SH600009,股價56.70元,市值1093億元)2021年年度股東大會在線上召開。

上海新冠疫情對公司產生的影響及目前公司的恢復情況、資產重組進程等均是股東們較爲關心的問題,上海機場總經理胡稚鴻表示,此次疫情對公司整個經營的衝擊超過了預期,受疫情影響,浦東機場的主要業務量還在低位,不過他認爲,疫情結束後,國際航線將發生重大格局性變化,在其他城市國際航線受到明顯影響的情況下,浦東機場未來在全國國際航線中的地位會越來越高。

迴應股價波動:近幾年疫情影響經營情況

在股東大會的提問環節伊始,一位投資上海機場快兩年的投資者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不僅股價波動至虧損,而且“一分錢都分不到”。記者梳理髮現,2016年~2019年上海機場分紅方案分別爲10派4.4元(含稅)、10派5.8元(含稅)、10派6.6元(含稅)、10派7.9元(含稅),逐年遞增。但自新冠疫情以來,由於公司經營虧損,2020年、2021年均未進行利潤分配。

董事長莘澍鈞迴應稱,股價從長期來看是圍繞公司內在價值波動,但短期內,受到很多因素影響,如大盤走勢、資金偏好、供求關係、突發事件、市場預期等,近幾年公司因新冠疫情影響經營受到很大沖擊,生產指標大幅下降。

莘澍鈞介紹,2022年1~5月,上海機場飛機起降架次、旅客吞吐量和貨郵吞吐量分別同比下降46%、62%和31%。疫情以來,公司承擔着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重任,持續推行降本增效措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保障城市核心功能的正常運轉。“面對繁雜多變的市場,建議投資者把握理性投資的原則,結合市場現狀及自身情況謹慎選擇。”莘澍鈞說道。

另外,有投資者關心資產重組的進程。根據時間線梳理,2021年6月,上海機場宣佈全面啓動重大資產重組,2021年11月發佈重組方案,2021年12月公司董事會審議通過議案,2022年4月獲證監會覈准批覆。莘澍鈞表示,資產重組工作已完成所有審批程序,目前正在準備標的資產交割和相關股份發行工作。

預計未來浦東機場在全國國際航線中的地位會提高

根據上海機場公佈的5月運輸生產情況數據,飛機起降架次5481架次,同比下降85.11%,旅客吞吐量5.73萬人次,同比下降98.58%。其中,國內飛機起降架次僅245架次,同比下降99.13%;國內旅客吞吐量1.39萬人次,同比下降99.64%。

在回答投資者關心的“上海新冠疫情對公司產生的影響”時,總經理胡稚鴻表示,“此次疫情對公司整個經營的衝擊超過了預期,受疫情影響,浦東機場的主要業務量還在低位,公司嚴格控制成本,大力壓縮一切不必要開支,加強應收賬款管理,靈活應用各類優惠政策,爭取最大程度的稅收減免和返還。”胡稚鴻稱,從報表來看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

胡稚鴻還表示,疫情結束後,國際航線將發生重大格局性變化,在其他城市國際航線受到明顯影響的情況下,浦東機場未來在全國國際航線中的地位會越來越高,目前上海機場也在謀求國際轉國內、國內轉國際、國內轉國內等航線調整。

對於上海新冠疫情後機場業務量的恢復情況,上海機場管理層並沒有給出具體的數據,副總經理王旭表示,民航運輸生產恢復依然面臨疫情防控、經營虧損、安全壓力等因素影響,主要業務量的恢復情況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境內外疫情的發展變化,以及國內疫情防控政策變化。“疫情一旦得到有效控制,機場業務量將快速恢復,我們已經做好了恢復運行保障的各項準備。”王旭說。

6月29日,通信行程卡取消“星號”標記,某旅遊平臺機票搜索量半小時內迅速飆升60%,酒店搜索量直接翻番。此前一天,《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正式發佈,密接、入境人員隔離管控時間縮短。

受多重利好消息影響,旅遊板塊包括酒店、景點、機場、民航等多數個股股價均迎來上漲,截至6月30日收盤,上海機場報56.70元/股,上漲1.89%,總市值1093億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