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馬斯克薪酬是何小鵬的11.6萬倍|一文詳解這些車企掌門人年薪

近日,豐田汽車提交了《有價證券報告書》,社長豐田章男的年薪被曝光。

作爲市值僅排在特斯拉之後的全球第二大汽車集團,豐田章男在2021財年(2021年4月~2022年3月)的薪酬達到6.8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400萬元),同比增長了55%,創下了豐田汽車歷任社長薪酬的最高記錄。他的上述薪酬包括固定薪酬2.04億日元,以股票形式獲得的薪酬爲4.81億日元。

豐田章男的年薪雖然可以傲視一衆國內車企掌門人,但是與其他歐美車企CEO而言,他也只能往後靠。在過去一年中,特斯拉CEO馬斯克的薪酬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數字23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575億元,是豐田章男的4632倍,是蘋果公司CEO蒂姆·庫克的30倍。

隨着“新四化”帶來的活力,汽車行業中的創富神話接連不斷,高管薪酬也在持續刷新人們的認知,甚至有時連公認高薪的互聯網、高科技行業都望塵莫及。不過,第一財經記者統計了13家車企一把手過去一年的薪酬發現,不同車企CEO之間薪酬的差距也非常大。

4個CEO年薪過億

在車企CEO年薪方面,記者通過統計發現,基本上是歐美企業最高,國內民營車企次之,接下來是國企,但出乎意料的是,國內的造車新勢力排在最末。

在過去一年中,特斯拉、Stellantis、通用和福特四家車企的CEO薪酬均超億元。其中,馬斯克以23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575億元)的年薪遠超其他車企CEO,日賺4.3億元,這主要得益於2018年特斯拉授予他的股票期權。

當年,特斯拉制定了一項長達十年的薪酬方案,根據該方案,特斯拉在未來十年無需向馬斯克支付任何工資和現金獎勵,但若馬斯克帶領特斯拉達到了董事會制定的市值和業績方面的目標,則可獲得78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222億元)的股票期權。所以,馬斯克在特斯拉的收入全部和公司市值和業績直接掛鉤。

隨着特斯拉近年來業績和市值的猛增,馬斯克得到的薪酬也非常驚人,已經連續四年“屠榜”。今年5月底,《財富》雜誌發佈了一份榜單,盤點了財富500強企業中薪酬最高的10個CEO,馬斯克以一己之力超過了另外9個CEO的薪酬總和。

排在馬斯克之後的是Stellantis的CEO唐唯實。據Stellantis披露的數據,唐唯實2021年的薪酬總計1900萬歐元,再加上他擁有的高額股票獎勵以及長期薪酬獎勵,全部薪酬高達660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4.65億元)。

這也使唐唯實成爲了2021年歐洲汽車行業薪酬最高的CEO。同爲歐洲車企的大衆集團CEO迪斯年薪爲103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7257萬元),還不到唐唯實的1/6。當然,唐唯實的高薪也讓其飽受爭議。

除馬斯克和唐唯實外,另外2個年薪過億的CEO均來自美國車企,分別是通用的瑪麗·撥拉(約合人民幣2億元)和福特的吉姆·法利(約合人民幣1.5億元)。

在統計的13家車企中,國外車企CEO年薪中的大部分均是依靠股票或期權激勵形式獲得,這導致其薪酬均遠高於國內車企CEO。

在國內車企中,兩家民營CEO薪酬位居冠亞軍,比亞迪王傳福年薪達到近580萬元,長城汽車魏建軍則是近575萬元。

在國企中,長安汽車朱榮華薪酬最高,超247萬元。出乎意料的是,國內造車新勢力的CEO薪酬排在最末,理想汽車李想年薪僅150萬元,小鵬汽車何小鵬則更低,爲135萬元。

在此次統計中,從年薪最高的馬斯克,到最低的何小鵬,中間的差距真的超了“十萬八千里”,前者薪酬是後者的11.7萬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一年中,雖然受疫情影響,汽車行業缺芯和供應鏈危機持續加劇,但不少國外車企CEO依舊實現了漲薪。其中,馬斯克薪酬同比增長超2.5倍,吉姆·法利增長了93%,豐田章男增長了55%,瑪麗·博拉和迪斯也均實現了超20%的增長。這主要源於他們所帶領的企業實現了經營業績的改善。

不少高管薪酬高過CEO

在統計上述車企高管薪酬的過程中,記者注意到,不少車企中CEO並非薪酬最高的高管。

日前,豐田汽車公佈的《有價證券報告書》顯示,公司薪酬最高的高管是數字戰略負責人James Kuffner,他的薪酬爲9.06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500萬元),明顯比豐田章男的薪酬高。

據瞭解,James Kuffner薪酬源於兩方面,一是豐田汽車本身,二是豐田汽車的子公司Woven Planet Holdings。其中,豐田汽車爲其提供的薪酬是2.52億日元,Woven Planet Holdings爲其提供的薪酬是6.54億日元。

事實上,爲了吸引和留住人才,國內不少車企都出現了一把手薪酬低於其他高管的情況,如比亞迪副總裁李珂去年年薪796.2萬元,是比亞迪年薪最高的高管,比王傳福高出216萬元。這種現象在造車新勢力中顯得尤爲普遍。

今年2月,有媒體發佈了一份高管個人年薪前50的榜單引起了衆多關注,因爲榜首並非來自於互聯網巨頭,而是來自小鵬汽車副董事長兼總裁顧宏地。他個人年薪爲4.34億元,超過了“打工皇帝”騰訊集團總裁劉熾平,後者年薪爲4.28億元。

記者在統計中發現,顧宏地確實曾拿過近4.35億元的年薪,但是發生的時間在2020年,當年顧宏地薪酬是何小鵬(104.6萬元)的415.6倍。

隨着事情的發酵,小鵬汽車曾迴應媒體稱,該高管對外公開的薪資裏,99.5%以上爲多年累積的股權激勵,並非一年的收入,由於公司的估值在上市前後有極大的提升,股權價值也因此上漲,顧宏地的實際年薪爲200餘萬元。

2021年,顧宏地年薪降爲857.7萬元,不過這也是何小鵬薪酬的6.3倍。在小鵬汽車中,除顧宏地外,去年,小鵬汽車總裁夏珩薪酬也高於何小鵬。

一把手工資較低的現象在理想汽車中也屬普遍。2020年~2021年,在理想汽車公佈的3位高管薪酬中,李想均爲最低。2021年,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薪酬爲8750萬元,是李想的58倍;理想汽車CFO李鐵薪酬爲270.6萬元,也高出李想120餘萬元。

得益於股票和期權激勵,上述造車新勢力高管的薪酬與其他跨國車企相比也具備了較大競爭力。

蔚來汽車雖然並未公佈具體高管薪酬,但在股份支付薪酬方面的數字同樣巨大。2019年,蔚來汽車股份支付薪酬開支爲3.335億元,2020年該數值爲1.871億元,2021年則爲10.101億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蔚來汽車就購股權及限制性股份尚未確認的股份支付薪酬開支爲59.09億元。

除此之外,造車新勢力也進一步推高了車企普通員工的平均薪酬。據記者統計,2021年,理想汽車研發部門員工的平均薪酬爲60.9萬元;銷售及行政管理(不含生產)等部門員工的平均薪酬爲近21.4萬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