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以往,富豪買豪宅的新聞,頂多也就是茶餘飯後的市井談資,可如今卻成了互聯網中文世界的網友狂歡。古道熱腸的網友都很好奇,那位豪擲5.6億,不分期,不合理避稅,用現金全款方式買下地中海頂級豪宅的Nani Wang,幕後老闆究竟是不是劉強東。

這一買房的八卦背後,在此時此刻的輿論環境下,可謂暗藏殺機,從它的發酵和傳播來看,也應該是有人在推波助瀾。很多人買不起房,很多人房貸都要斷供的當下,炫富當然是一種罪,更何況這筆消費是在國外,沒有花在經濟內循環上,你看人家李嘉誠都開始從歐洲撤退回歸了。富人的一粒灰,落在普通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其實不管是什麼時候,普通人對富人都是有且只有一種心情——“羨慕妒忌恨”,以前富人看到的是羨慕和妒忌,現在富人們擔心的是“恨”。

當然,不管豪宅背後老闆是不是劉強東,蔚來老闆李斌始終還是要向劉強東說聲謝謝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這則充滿懸念的八卦過後,人們既忽略了蔚來汽車兩位測試人員的枉死,也忽略了蔚來汽車那則讓公衆再次感受到“資本冷血”的聲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兩件事存在任何聯繫,但一場危機,就這樣兵不血刃地化解於無形。劉強東是李斌的貴人,人民大學社會學系畢業生意外地化解了北京大學社會學系畢業生的輿論危機。

外界看來,蔚來汽車昨天的聲明,十份失敗,尤其是文章最後那句,“這是一起意外事故,與車輛本身沒有關係”,把資本的冷血和無情展現得淋漓盡致。一時間,很多網友紛紛站了出來,磨刀霍霍,摩拳擦掌,準備教蔚來公關總監馬麟做公關,如果有可能的話,也順便教一教李斌怎樣做公關。

嚴格來說,蔚來公關總監馬麟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負責把老闆的意思表述清楚,把話順一順,不要出現錯別字,那篇被蔚來刪掉的也是被網友們痛罵的聲明,前面都是漂亮的廢話,把事情情況介紹下,處理善後交代下,最最重要的其實就是那一句話,“這是一起意外事故,與車輛本身沒有關係”,這句話,是蔚來汽車,也是老闆李斌真正想要說的。不是馬麟不會做公關,而是這件事涉及到蔚來汽車的生死存亡,打死他也得這麼說。劉強東不容許別人說京東賣假貨,李斌也不容許別人說蔚來汽車不安全,至於人文關懷這些,罵一罵就過去了,何況只要公關渠道做好了,媒體也未必會較真的去挖去寫。

當然,如果說,馬麟作爲蔚來汽車高級公關總監在這件事情上做錯了,唯一的錯就是——幹活不仔細。蔚來的聲明,完全可以把“這是一起意外事故,與車輛本身沒有關係”這句話,放在中間,把深切哀悼,幫助家屬處理善後事宜放在聲明最後。以及,蔚來汽車在聲明發布之後,應該在微博評論區開啓精選,再找一找水軍,做評論優化。說起來,做社區,做粉絲和評論優化是蔚來汽車的“童子功”,微博評論沒有精選,屬實不應該。

Nani Wang也好,馬麟也好,既然都是老闆的馬仔,那就應該好好做老闆喜歡的馬仔。不同的是,Nani Wang作爲白手套,很低調,誰也不知道,馬麟卻喜歡跳來跳去,唯恐天下不亂。因爲聲明沒有寫好,控評沒有做好,蔚來成了衆矢之的,即便蔚來公司內部論壇都在罵馬麟,他卻勇敢的站了出來,迴應一二的同時,最後又來了畫蛇添足的一句話,馬麟說,“水軍搞不倒我”。看到這一句,讓我隱約覺得,馬麟不應該只是蔚來汽車的高級公關總監,他應該是蔚來汽車的聯合創始人,“水軍搞不倒我”換句表述就是,“總有刁民想害朕”,這樣的話,應該李斌來說,馬麟有僭越之嫌。

未必真有水軍,真有黑手在抹黑蔚來汽車,兩個正年輕的生命,因汽車墜樓身亡,誰都會覺得惋惜,公關總監馬麟這急不擇言的表態,更是火上澆油。如果非要教蔚來和李斌做公關,唯一的建議可能是,讓傳統汽車媒體汽車記者出身的公關去負責產品傳播,找個做過互聯網的,讀書多點的人,來負責新媒體。雖然馬總監後臺硬,但真不適合在公共場合發聲。

建議蔚來汽車的馬麟高級總監也學習下神祕的Nani Wang,做馬仔,最重要的是,能幹活,不惹事,儘量低調。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