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訂閱號:techsina 

文/呂敬之  陶   淘 孔月昕 曹   楊 侯燕婷 馮曉亭 張   琳

來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旅行、出差、回家……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今天,行程卡沒了星號之後,小夥伴們也迅速開啓了自己擱置已久的行程。

6月29日,工信部發文,宣佈取消通信行程卡“星號”標記。原本被星號標記的北京和上海等地區正式“摘星”。隨即,話題#行程卡取消星號#迅速以破億的閱讀量登上微博熱搜。截至發稿,該話題的閱讀量已達6.4億次,討論次數也已高達7.6萬。

評論區中,網友們紛紛熱議着自己對“摘星”的態度以及摘星後的行程計劃。有網友戲稱”普天同慶,全國摘星“、“我宣佈這是我今天看到的最令人高興的事”。有的網友則希望,各地的防疫和隔離政策更新能夠貫徹落實。還有的網友討論起自己期待許久也擱置許久的出行計劃。

“摘星”政策宣佈的第二天,國航東航等航空公司均宣佈,將陸續恢復國際航班。

一系列政策,不僅讓大家看到了出行逐步恢復原貌的趨勢,更讓出行旅遊的數據迅速暴增。

根據同程旅行大數據顯示,在“摘星”消息發佈半小時內,機票搜索量較前日同一時段上漲180%,酒店搜索量較前日同一時段上漲220%。去哪兒平臺數據也顯示,自“摘星”消息布發半小時後平臺機票搜索量在30分鐘內上升60%,酒店搜索量翻番,火車票搜索量上漲最多達到1.5倍。

此外,攜程平臺數據則顯示,“摘星”政策公佈後攜程線上跨省遊相關產品搜索熱度驟增5倍,用戶旅遊出行意願進一步高漲。

而在所有城市的搜索中,以美景著稱的新疆、雲南、甘肅等長線旅行目的地的搜索量上漲最爲明顯。如,“敦煌莫高窟”的搜索熱度在消息公佈當天上漲了733%。另外,成都、重慶、西雙版納、威海等度假聖地均成爲搜索熱度漲幅最高的城市。

當然,網友們在“摘星”後想做的不只是出遊。“我的老家就在河北,很近,但從春節回京之後再也沒回去過。本來計劃五一假期回家,但卻一直拖到了現在。”蘇塵告訴燃財經,在得知北京“摘星”後的第一個動作,便是迅速購買了回河北老家的車票。

本期小酒館,我們找到了和蘇塵一樣,在“摘星”72小時內成功實現出行計劃的小夥伴。他們當中,有的人等了半年,終於見到了回家的爸爸;有的人在第一時間安排了期待已久的畢業旅行。有的人出差工作是家常便飯,因“帶星”耽誤了兩個月的工作進度,終於得以推進。還有的人在摘星第二天就速速自駕回家。

有網友戲稱“摘星”如同“陽光普照獎”,看似有獎卻又沒獎。但既然星已摘,那快樂和自由的味道或許也就越來越近了。

外地工作半年後,我爸終於回了一趟家

沙洲 | 26歲 互聯網運營

在蘇州工作、將近半年沒回北京的爸爸,上週五終於回家了。

上一次他回北京,還是農曆新年的時候。那時候,他和我還有老媽承諾,“以後沒啥特殊情況,我每兩到三週就回家一趟。”他也確實是這麼計劃的——無論是清明節、勞動節還是端午節前,他都和我們說,“估計下週我就可以回家了。”

但實際上,爸爸的回家之路卻是一波三折。

今年3月,蘇州反覆爆發的疫情,徹底打亂了爸爸的回家計劃。到了清明前夕,在上海疫情的影響下,蘇州又陷入了與外界“隔斷”的狀態。4月底,蘇州倒是“解禁”了,但是社會面疫情又輻射到了北京。爸爸如果回家再回到蘇州返崗,還需要隔離七天。爲了不耽誤工作,爸爸選擇了不回家。

事情的轉折點出現在上週二。爸爸向從北京出差去往蘇州的同事覈實,發現他們已經無需隔離。確認消息後,他立馬購買了上週五,也就是6月23日回京的機票。

蘇州儘管是發達的二線城市,但始終沒有建立機場。爸爸一如既往地需要從周邊的無錫市飛回北京。一到家,就和我,還有媽媽來了一個熊抱,慶祝了久未見面的喜悅。

那會兒大約是晚上9點半,我和媽媽、外婆早早備好了鴨脖、鴨翅等各種滷味,還有一大桶啤酒,等着和老爸一起分享。外婆還特意給老爸煮了一碗雪菜肉絲麪。一家人終於可以就着美酒和美食,享受久違的團聚時光。我們也聽着爸爸講着那些未見面的數月中,他經歷得大大小小的事情。

在接下來的幾日裏,爸爸輪流喫着我、媽媽還有外婆做的拿手好菜。有雞爪、雞翅、手撕包菜、紅燒魚、蠔油雞腿菇等等。6月29日,也是這週三,臨走那天的中午,爸爸還多吃了好幾個雞爪。

而返蘇的那一天,剛巧是“摘星”第一天,因此爸爸也成了第一撥“被摘星人”。爸爸到了火車站,發現從北京到蘇州的特快高鐵已經從“摘星”前的每日一班增加到了每日兩班。

到了蘇州後的爸爸更是一路通行,他說下了火車後不用再做核酸檢測,只需十分鐘就順利出站。而就在前兩天,因爲工作關係出差到蘇州的同事們,爲了排隊核酸,還整整等了一個小時。

圖/沙洲提供

爸爸還興奮地在家族羣聊裏給我和老媽發了個不帶星的行程碼圖。那顆星,終於成爲了歷史。

摘星後,畢業旅遊火速安排

奇奇 | 18歲 學生

高考出成績之後,超一本線的意外得分,讓我在家裏的地位實現了“飆升”,考前的畢業遊計劃也算有了開口的機會。意料之中,滿臉欣喜的爸媽同意了我的畢業旅行,還表示要在財力上給予我大力支持。

畢業旅行的目的地,我和我的小夥伴都選擇了北京。對於自小生長在華南地區的我們來說,北方是我們所好奇的地界,尤其是首都。僅僅是故宮、頤和園、圓明園等等這些只有在教科書上見過的景點和皇家園林,就足夠吸引人。

此外,對我來說,想去北京旅遊還有一個很重要原因:其實早在2020年春節,我們全家就計劃去北京過年,但因爲突如其來的疫情,計劃一直擱置到現在。所以這個夏天,去北京旅遊也有一種“圓夢”的意義。

來源/視覺中國來源/視覺中國  

只是,當我對爸媽說出要和同學去北京旅遊時,二人都極度反對。理由無外乎就是“新聞說北京又有新增,我不同意!”在我軟磨硬泡之下,好歹鬆了口,但前提是給我找了一位表姐同行。

原本想着萬事俱備,就差訂票出發,豈料我爸媽又聽村委會的人說,行程卡帶星的話回家就需要隔離。說好的同意又變成了勸退,讓我換個其它城市,北京可以以後再做考慮。聽了之後我很納悶,因爲按照要求,我行程卡帶星只要報備,並按要求進行核酸或者居家監測就行。但無奈,爸媽又以“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爲由堅決不同意。

好在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以爲北京遊又雙叒叕要泡湯時,看到了“取消行程卡帶星”的新規。

這下,任誰也沒有理由阻止我進京了。

看到新聞後,我立馬和同行的小夥伴溝通,瞭解兩地最新的防疫政策,北京健康碼無彈窗、綠碼、核酸、訂機酒……一氣呵成,取消行程卡帶星的第三天我們就坐上了開往北京的高鐵。

按計劃,我們在7月6號就要打道回府了。在北京的這幾天,雖然天氣有點熱,但還是玩得很開心。我也一直和家裏人保持聯繫,家人那邊告知,目前防疫政策沒變,從北京回去只要按要求提前報備即可。

仔細回想,我挺幸運的,在難忘的畢業旅行中,去到了心儀的城市。

摘星第二天,自駕返鄉

靜靜 | 44歲 銀行職員

得知北京摘星的那一刻,我們全家都無比激動,孩子更是興奮得又蹦又跳。

我們是新北京人,老家在河北石家莊。因爲距離比較近,此前我們至少每半個月就要回去一次,看看雙方父母還有其他親戚朋友。

但近期因爲反覆的疫情和不穩定的隔離政策,我們已經有兩個多月沒回去了。更重要的是孩子高考結束已經20多天了,無法出京旅行的她天天在家喊着無聊,而我們緊繃的神經也隨着高考志願填報結束而鬆了下來,更加希望能夠回家放鬆放鬆。

我在銀行工作,單位對於員工出京也有諸多限制。但我想着如果政策允許,可以讓孩子爸爸帶孩子先回去,我就等政策允許再說。於是,就在北京摘星前三天,我還與老家街道居委會的工作人員聯繫,詢問北京返石政策,得知即使所在地爲低風險區,仍需居家隔離7天,而且家裏還要上門磁。

而就在我們剛剛準備打消當下回老家的念頭時,忽然發佈的“摘星”新聞,讓我們非常興奮。終於可以回老家看望父母,孩子也可以跟小夥伴團聚了。

來源/視覺中國來源/視覺中國  

我和孩子爸爸立刻“兵分兩路”,我聯繫單位人事詢問公司最新規定,孩子爸爸給當地居委會打電話。居委會表示回家不用隔離,“三天兩次核酸”即可。就這樣,我們立刻報備了北京所在街道、本人姓名、電話和返石目的地等相關信息。單位也告知我,走下正常審批程序就可以。

一切詢問清楚之後,當天晚上我們甚至激動得睡不着覺。第二天一早我們就踏上了自駕返鄉之路。一路順暢,落地核酸,安全到家。給大家分禮物、喫飯、聊天……看着熱熱鬧鬧的一大家子人,我覺得沒有什麼比此刻更幸福了。

兩次“進艙”後,我終於能跟妻女團圓了

崇思 | 32歲 程序員

6月29日,看到手機上彈出的全國統一“摘星”的消息通知後,我激動地給身處南京孃家的妻子和女兒打電話。時隔近4個月,因爲疫情阻隔兩地的我們,終於能一家團聚了。

此前,我一直過着早上來上海上班、下班後返回崑山的雙城通勤生活。我的岳父岳母一家住在南京,離我們比較近,所以妻子也經常回去看望老人。今年2月,岳父身體突然有些不舒服,我們都很擔心,但我因爲工作暫時走不開,於是只有妻子帶着女兒回去看望岳父。我當時準備週末就跟過去,結果突發的疫情打亂了我們的陣腳。

3月初,我收到崑山最新通告,行程碼帶星需實行“3+11”的健康管理措施。爲此,我不得不暫停了雙城通勤,住進酒店,以保證能留在上海正常上班。同時爲了孩子的安全考慮,我跟妻子商量好,讓她們先留在南京岳母家,等疫情結束再接她們回來。

到了4月,情況依然沒有好轉,甚至因爲我住的青旅人員混雜,導致我核酸結果陽了。於是我跟幾位同事一起被拉到方艙隔離,我更不敢讓妻女冒着危險回家了,也怕她們知道這個消息着急,就謊稱加班,讓她們安心在南京住着。

幸運的是,不到一週我就“轉陰”了。從方艙離開後,我跟同事找了新的旅館居住,沒想到,又有新室友被測出陽性。作爲密接的我,又被拉走集中隔離了5天,才被放出來。

來源/視覺中國來源/視覺中國  

在此期間,我最想的依然是不讓家人擔心,以及什麼時候能跟妻女團圓,畢竟這是我婚後第一次跟她們分開這麼久。視頻電話的時候,女兒好幾次哭着說想我了,我和妻子心裏都覺得酸酸的。

6月,上海陸續“解封”,不過想到如果回崑山仍然需要隔離的政策,爲了不耽誤工作,我只能繼續留在上海。而也是爲了妻女的安全考慮,我讓她們繼續留在南京,等着兩地徹底“互通”的那一天。

上週五,崑山政策放開。7月1日,南京也通知,上海低風險地區的人,可以憑藉綠碼及核酸到南京。看到這則消息後,我立刻跟妻子確認,確定可以去南京後,我趕緊買了往返南京的高鐵票,週末接妻女回家。

時隔近4個月,我們一家人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實現了團圓。同時,恢復正常雙城通勤的我,又可以每晚回家時見到家人了。

在上海上班一個月,摘星後終於能回杭州

美美 | 28歲 互聯網運營

6月29日,上海“摘星”。6月30日晚上,我去做核酸。7月1日一大早,我從上海浦東站坐復興號,40多分鐘到了杭州東站。由於持有24小時內核酸陰性證明,我出示“綠碼”就出站了,非常順利。

圖/杭州東站  來源/美美提供圖/杭州東站  來源/美美提供  

此前,我和老公已經在上海呆了一個多月,沒法回杭州。

6月之前,我和老公都在杭州生活、工作。4月底,由於工作強度太大,我從杭州一大廠離職,想換一份工作。

但在杭州找工作不是很順利,後來還是覺得上海工作機會多一點,和老公商量之後,就開始往上海投遞簡歷。最終在5月確認了一份上海的工作。不過當時由於上海尚未全面“解封”,我沒有去公司報道,而是居家辦公。

6月1日,上海宣佈復工,公司也要求我們恢復辦公室到崗。上海和杭州兩地距離不遠,我和老公本來計劃週末就回杭州。但杭州對於上海返回的居民卻有嚴格的“隔離”政策。一開始,社區要求“7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7天居家健康觀察”,後來變成“7天居家健康觀察”,那意味着我們週末無法往返兩地,所以爲了不耽誤工作,我們足足在上海呆了一個月。

知道上海“摘星”的消息後,我立刻打電話詢問社區“隔離”政策是否有更新。對方回答我說現在回杭不需要隔離,只要向社區報備即可。因爲我們公司有很多的異地同事,所以公司採用了靈活辦公,要求我們週一到週三必須到崗上班,週四、週五則可以居家辦公。於是,確認無需隔離後的我在週五一大早,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順利從杭州東站出來後,我直接打車回家了。畢竟在杭州生活那麼多年,回到家還是感到很親切。不過現在政策還是不太方便,由於行程卡會出現“感嘆號”,我仍然坐不了杭州地鐵,出門只能打車。好在一些商超飯店,只要求“綠碼”即可。

杭州健康碼“感嘆號” 來源/美美提供杭州健康碼“感嘆號” 來源/美美提供  

我本來打算買週日高鐵票回上海上班,但不知道後面政策會不會變化,於是改簽了週一早上的票。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要多住一晚。

常年需要出差,我只能“曲線摘星”

亮哥 | 40歲 工程師

因爲工作性質特殊,我的很多項目都分別在全國各個城市,於是出差就成了“家常便飯”。

以前,我的工作日常是週一到週三在外省出差,談項目、做考察,週四、週五再回到北京做總結和開小組會議。到了週末,就在家陪陪老婆孩子。對於我們來說,這種出差的頻率就跟白領的“996”或者“007”一樣,早就習以爲常了。

但“帶星”之後,這種工作節奏基本就被打亂了。最開始我還慶幸,因爲出差頻率降低了,就可以相對輕鬆下,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陪孩子。

來源/視覺中國來源/視覺中國  

不過,事實上,並沒有我想的那麼美好。因爲不管怎樣,工作都是需要照常推進的。但此時,因爲沒辦法出差,很多客戶基本就沒辦法拜訪了,而且很多工作,就必須面對面去做,視頻或者電話根本解決不了本質問題,也因此部分業務不得不被暫停。

但隨着時間的拉長,確實還是有一些業務“耗”不起的,我們就不得不派人去出差。一般情況下,我們是先去找本身工作的城市不“帶星”的同事做調度,這樣就不需要隔離,可以節省時間和財務成本。但總會遇到人員分配不開的時候,這時就必須找北京的同事去出差。

於是我們就開啓了各種“曲線摘星”的操作:我們會隨時關注全國各地的防疫政策,如果出差目的地防疫政策比較嚴,那我們就先去政策相對寬鬆的地方,比如只需要“集中隔離3天+居家觀察5天”,待個14天,然後再去目的地。

但基本上北京被外派的同事,短期內就是回不來了,只能在各個城市“流浪”,所以大家都不太願意幹這個差事,尤其是結了婚有了孩子,需要照顧家庭的。

所以,“摘星”對我們這種常年出差黨無疑是最好的消息。我們無需再“曲線救國”,直接可以從北京飛往各地,無需隔離,也不用因爲是北京來出差的遭到“白眼”了。這不,昨天,我就已經開啓了出差之旅。我的日常上班終於回來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