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 瀋陽農商行完成對兩家中小銀行網點、人員、存款承接工作,爲何上演“蛇吞象”?

記者 | 曾令俊

又有兩家小型金融機構被承接。

7月3日,瀋陽農商行披露公告稱,經國家金融管理部門同意,自公告發布之日起,遼陽農商行及遼寧太子河村鎮銀行的網點、人員和存款由瀋陽農商行承接,客戶資金安全、交易安全不受影響,存取款等業務正常辦理。

據界面新聞記者瞭解,這一承接可謂“蛇吞象”。截至2021年末,瀋陽農商行資產總額爲649.4億元;截至2019年9月,遼陽農商行資產總額爲1653.4億元。

“遼陽農商行與太子河村鎮銀行網點、存款業務由瀋陽農商行承接,由於都是同區域銀行,確保各網點及業務正常開展,在技術上難度不大,兩家銀行存款業務被承接後,存款人合法權益將得到有力保障。”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承接工作完成

根據瀋陽農商行發佈的公告,客戶在遼陽農商行已辦理的存摺、存單、銀行卡等交易介質可以在瀋陽農商行繼續使用,也可以免費更換,資金安全、交易安全不受影響,存取款等業務正常辦理,各項服務保持不變。

據遼寧銀保監局披露,承接工作平穩有序,各營業網點正常展業,各項業務正常辦理,資金安全、交易安全不受任何影響。目前,遼寧全省地方法人銀行資金充足、運行平穩。

周茂華說,近年來,國內銀行兼併重組的案例不少,由於利率市場化改革,市場競爭加劇,金融脫媒,區域經濟波動等,部分經營和風控水平不夠高的中小銀行經營壓力明顯增大,不少區域中小銀行選擇“抱團”取暖,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方式,完善內部治理,提升經營與風控能力。

此次被承接業務的遼陽農商行成立於2016年6月,是在原遼陽市宏偉區、太子河區和弓長嶺區三家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基礎上,以新設合併方式發起設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地方性金融機構。

遼陽農商行還入股了一家村鎮銀行,也就是本次的另一個被承接的主體——遼寧太子河村鎮銀行。

該行連續兩年未披露年報,其真實的經營情況外界並不瞭解。截至2019年6月末,遼陽農商行總資產達1662億元,貸款總額爲537億元,存款總額爲1043億元,不良貸款率爲0.99%。

作爲承接方的瀋陽農商行,於2011年由4家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轉製成立,是遼寧省首家地市級農村商業銀行。

瀋陽農商行官網披露的2021年年報顯示,截至2021年末,該行資產總額爲649.4億元,存款總額爲557.3億元,去年營收6.19億元,淨虧損2892萬元。

遼陽農商行風險頻現

據界面新聞記者瞭解,遼陽農商行這些年暴露了較多的風險。

該行前任行長姜冬梅2021年剛被緝捕並遣返回國。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2021年10月2日,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下,經遼寧省監察機關、公安機關與有關國家執法機關密切合作,“紅通人員“、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姜冬梅在境外落網並被遣返回國。

姜冬梅出生於1969年12月,此前任遼陽農商行黨委副書記、行長,涉嫌受賄罪、違法發放貸款罪,於2021年3月外逃。2021年4月,遼寧省監察機關對姜冬梅立案調查,2021年7月,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其發佈紅色通緝令。

除此之外,遼陽農商行的多個主要股東,曾“現身”銀保監會2021年12月10日公開的重大違法違規股東名單,包括北京安森金世紀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北京正泰宏行善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鼎力鑫盛(北京)國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遼陽華億投資有限公司。

這幾家股東位列遼陽農商行的前四大股東,持股比例分別爲9.78%、9.96%、9.96%、9.25%,合計持股比例接近40%。

銀保監會通報的股東違法違規行爲主要包括違規開展關聯交易、隱瞞關聯關係、嚴重逃廢銀行債務、違規代持股權等行爲。

周茂華說,近年來,部分中小銀行面臨經營壓力與挑戰增大,但這也是銀行內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窗口期”,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對銀行整體金融服務供給提出更高要求,銀行通過市場化、法治化方式,創新重組整合方式,這是好現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