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凡梅 

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零跑汽車”)正在努力躋身造車新勢力頭部陣營,但在銷量不斷創新高的同時,卻頻現產品質量問題。7月1日,零跑汽車在微信公衆號發佈的6月銷量數據顯示,今年6月零跑汽車交付11259輛汽車,月度交付量創歷史新高。2022年上半年累計交付量164579輛汽車,同比增長超265%。

與此同時,零跑汽車因產品質量問題多次遭遇消費者維權。據悉,6月25日零跑汽車重慶車展遭遇“黑屏”維權,而消費者“盲訂”的零跑汽車也被指電池電芯虛假宣傳。

事實上,零跑汽車於今年3月17日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書,中金公司、花旗、摩根大通、建銀國際將擔任本次IPO聯席保薦人。近三年該公司淨利潤累計虧損48億元,維權事件是否將拖累業績?其能否成功登陸港股,成爲第四家在港上市的國內造車新勢力?

銷量創新高仍略遜同行

根據零跑汽車7月1日發佈的銷售數據,今年6月零跑汽車交付11259輛汽車,較5月增長27%。目前從銷量來看,該公司已進入造車新勢力頭部陣營。

7月1日,多家新能源車企公佈了2022年6月造車成績單。

具體來看,2022年6月,理想汽車(2015.HK)交付13024輛,同比增長68.9%。蔚來汽車(9866.HK,NIO.N,NIO.SG)交付新車12961輛,同比增長60.3%。小鵬汽車(9868.HK)6月總交付15295輛,同比增長133%。哪吒汽車交付了13157輛,同比增長156%。

2022年6月,造車新勢力車企交付量均超1萬輛,其中小鵬汽車、理想汽車、哪吒汽車的6月交付量均超1.3萬輛。相比之下,零跑汽車交付量略遜於小鵬汽車、理想汽車、哪吒汽車。

作爲造車新勢力頭部企業之一,零跑汽車已於今年3月向港交所遞交IPO招股書,若IPO成功,則有望成爲第四家在港上市的國內造車新勢力。

招股書顯示,零跑汽車成立於2015年,聚焦在價格介於15-30萬元的中高端國產新能源汽車市場。目前,公司在售車型包括零跑T03、零跑S01、零跑C11,分別定位爲微型車、小型車、中型SUV。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零跑汽車一共已交付2708輛S01、46162輛T03及3965輛C11(訂單總數爲22536輛)。

產品質量問題頻遭維權

在零跑汽車銷量創歷史新高的同時,產品維權問題也引起了市場的注意。

在6月25日重慶車展開幕當天,零跑汽車展臺上演了消費者維權事件。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一位零跑車主舉着一張白紙,上面寫着“零跑新車當天黑屏,維修半個月,換兩大部件,承諾退車又反悔”,隨後保安、警察等相關人員維護秩序,展臺被遮蓋包圍。

從維權車主現場表述來看,5月27日零跑C11提車當天儀表盤發生黑屏,隨後維修更換,與經銷商和廠家多次協商無果。“經銷商推給廠家,廠家推給經銷商,到現在一個月了沒有解決方案。”

重慶車展零跑汽車維權現場

針對該維權事件,零跑汽車工作人員對媒體回覆稱,“經覈查,該客戶車輛所述問題已解決。零跑非常注重用戶體驗及交付質量,對於這個事情我們正積極與用戶溝通解決中,會給消費者一個滿意的答覆。”

事實上,零跑汽車的黑屏故障並非個案。2020年10月,零跑汽車召回了於2019年6月至2019年12月生產的150輛2019款零跑S01,召回原因之一,就是儀表軟件資源優化會產生故障,可能導致行駛中儀表黑屏。

此外,零跑汽車還被指電池電芯虛假宣傳。據“1818黃金眼”報道,去年4月,寧波一名車主訂了一輛零跑C11 610尊享版車型,等了一年多時間終於提車了。但他發現,其購買的車輛電池和當初銷售宣傳的不一致:原本承諾的電池供應商“中航鋰電”,實際交付卻變成了“欣旺達”,這讓他難以接受。

對此,涉事零跑汽車門店工作人員解釋稱,當時該車主屬於盲訂,所有配置以交付爲準,宣傳大概率會使用中航鋰電,但是也不確定會使用其它品牌的電芯。

同時,零跑汽車對此事迴應表示:“零跑汽車十分重視用戶體驗並注重高質量的產品交付,關於黃先生所反映的問題,我們正積極就相關情況進行溝通協調,儘快提供解決方案。”

然而事實上,零跑汽車的交付投訴情況也不少。根據黑貓投訴【投訴入口】平臺,有多起關於零跑汽車交付時間延遲的投訴。

零跑汽車延期交付投訴情況

全域自研三年虧48億元

近年來,零跑汽車懷揣着“全域自研、走向高端”的發展野心,但是產品質量頻現維權事件,給公司的高端化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

而從研發投入來看,零跑汽車也不及同行。2019年至2021年,其研發投入分別爲3.58億元、2.89億元和7.4億元。

與同行比較來看,理想汽車2019年至2021年研發費用分別是11.69億元、11.00億元、32.86億元,蔚來汽車的研發費用分別爲44.29億元、24.88億元和45.92億元,小鵬汽車則分別爲20.70億元、17.26億元、41.14億元,均高於零跑汽車。

在研發投入相對較低的情況下,如何支撐公司的全域自研?不僅如此,零跑汽車以融資輸血,又能維持多久?招股書顯示,自成立以來,零跑汽車已完成八輪融資。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末,零跑汽車的流動資產總值爲約89.55億元,年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爲43.38億元。

對比而言,小鵬汽車、蔚來汽車和理想汽車2021年末的現金儲備分別爲435.44億元、554億元和501.60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零跑汽車近三年仍處於虧損狀態。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車的營收分別爲1.17億元、6.31億元、31.32億元,淨虧損分別爲9.01億元、11億元、28.46億元,3年累計虧損超過48億元。招股書稱,由於新車型的研發投入及生產設施、銷售網絡的擴張,2022年預期將繼續產生淨虧損。

從毛利率來看,2021年,小鵬汽車、蔚來汽車、理想汽車、特斯拉的毛利率分別爲12.5%、20.1%、20.6%、30.6%,而零跑汽車的毛利率則爲負,爲-44.3%。

面對產品質量受質疑、頻遭維權、口碑下墜等情況,零跑汽車的上市之旅似乎並不輕鬆。(思維財經出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