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通脹收效甚微 “軟着陸”日趨艱難

激進式加息對美國經濟衝擊有多大?(環球熱點)

近幾個月,爲遏制通脹增長,美聯儲加息步伐持續加快,引發市場擔憂情緒。一些觀點認爲,美聯儲在抗擊通脹過程中或打壓需求端,從而可能導致美國經濟“進入另一場衰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發佈報告,將2022年美國經濟增長預期從4月份預測的3.7%下調至2.9%,認爲美國避免經濟衰退的路徑正在變窄。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日前表示,美聯儲經過6月的歷史性加息後,經濟“有可能”衰退,所謂實現“軟着陸”已經變得很有挑戰性。在《華爾街日報》看來,此番評論相當於隱晦承認,隨着貨幣政策收緊,美國經濟下行的風險上升。

加息“快步走”

據美媒報道,當地時間6月15日,美聯儲宣佈加息75個基點,使基準聯邦基金利率升至1.5%—1.75%的區間,爲1994年11月以來最大單次加息幅度。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的第三次加息。3月和5月,該機構已分別加息25和50個基點。據美聯儲預計,基準聯邦基金利率將在年底前達到3.25%至3.5%——這將是美國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近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透露,美聯儲7月將至少加息50個基點,不排除再次大幅度加息75個基點的可能性,目的是爲了“堅定地使美國通脹率回到2%的目標”。

當前,美國通脹問題日趨嚴峻。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勞工部近日公佈數據顯示,5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上升8.6%,升幅創1981年12月以來新高。該報道稱,能源和糧食價格飆升推高物價,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種上升趨勢何時能緩和。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經歷了巨大轉變。”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向本報記者指出,2020年,爲支持美國勞動力市場和經濟復甦,美聯儲一度宣佈將允許通脹率“適度”高於2%,迅速實施零利率及無限量化寬鬆政策。2021年,在物價出現明顯擡頭的情況下,美聯儲卻反應遲緩,不斷向市場釋放“通脹暫時論”信號,忽視了通脹背後的結構性問題。由於美國近兩任政府接連推出多個經濟刺激法案,以及俄烏衝突爆發導致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加之遊資炒作,美國通脹問題持續加劇。在多重因素綜合作用下,美國政府手忙腳亂、應對不力,美聯儲政策不得不“急轉彎”,在加息、縮表上提速,以期儘快抑制國內通脹。

“從認爲通脹是‘暫時性問題’到承認其是‘最首要問題’,美聯儲對通脹的認識和判斷經歷了一個調整的過程。整體上看,美國的貨幣政策正進一步邁向緊縮的方向。”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研究室副主任楊盼盼分析,美聯儲試圖通過大規模加息引導市場預期,避免高位通脹演變成一個長期趨勢。

市場很擔憂

當地時間6月28日,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公佈數據顯示,6月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從5月的103.2進一步下降至98.7,創2021年2月以來最低水平,反映出居高不下的通脹水平已對美國消費者信心造成嚴重影響。當天,美股市場在大規模拋售中大幅收低,投資者對經濟衰退風險上升和企業盈利前景下滑的擔憂與日俱增。

分析人士指出,通脹問題並不會因爲美聯儲的加息迅速得到解決。與此同時,隨着貨幣政策收緊,美國經濟下行的風險或將上升。連鮑威爾也不得不承認,“這不是美聯儲想要的結果,但確實有這種可能性”。他同時強調,美聯儲的目標是實現“軟着陸”,爭取在抑制通脹的同時,不導致經濟衰退。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前行長比爾·達德利近日在彭博社發表文章稱,美聯儲預測的“良性情景”不會出現。隨着金融環境緊縮、財政政策受限和家庭儲蓄枯竭,消費者信心將遭重創,失業率將上升,經濟走向“硬着陸”恐難避免。美國經濟將“不可避免”地在未來12至18個月內陷入衰退。

“美國政府的貨幣政策現在處於騎虎難下的境地。”陳鳳英說,一種觀點認爲,應靠加息遏制通脹,避免出現滯脹現象;另一種觀點認爲,激進加息將戳破經濟泡沫,使失業率上升、消費下降,造成經濟衰退,這正是典型的經濟滯脹表現。

“美國本輪通脹不完全是需求端的問題,還有供給端的問題。美聯儲通過緊縮的貨幣政策抑制需求端,在治理通脹問題上成效有限。”陳鳳英說。

“美聯儲前期寬鬆的貨幣政策、疫情及地緣政治衝突等因素導致供應鏈紊亂等,都是造成美國本輪通脹的主要原因。”楊盼盼指出,從供應鏈視角看,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能夠發揮的作用相對有限,它只能通過前瞻指引,調整市場預期去應對通脹。與此同時,收緊貨幣政策意味着抑制經濟總需求,在這個過程中,能否把握好度、平衡好通脹治理和經濟發展兩大目標至關重要。

風險在外溢

6月15日美聯儲宣佈加息當天,巴西中央銀行也宣佈,將基準利率從12.75%上調至13.25%。這是巴西央行自2021年3月以來連續第11次上調利率。自6月以來,墨西哥、阿根廷、祕魯、智利等多個拉美國家也紛紛大幅加息,以應對持續增長的輸入型通脹壓力。

阿根廷阿中研究中心主任帕特里西奧·朱斯托指出,美聯儲加息的主要目的是遏制美國高通脹,但會對全球經濟造成非常嚴重的負面溢出效應,特別是將導致拉美新興經濟體的物價繼續上漲、貸款成本增加、貨幣持續貶值、民衆生活成本增加、失業率上升。

不止拉美地區。今年4月和5月,韓國央行時隔14年零9個月連續兩個月均加息25個基點;歐洲央行近日宣佈,將在加息的同時創建一個新工具,保護歐元區內的脆弱經濟體。

“全球經濟正在發生巨大變化。”英國廣播公司日前刊文稱,大多數發達經濟體央行和一些新興市場央行近期同步收緊貨幣政策,這將對商業部門和全世界的消費者產生影響。英國《衛報》稱,美聯儲的舉動將增加全球央行與其保持同步的壓力。印度《印刷報》則批評稱,“激進式加息可能會擾亂市場、破壞疫情後的經濟復甦”。

楊盼盼認爲,美聯儲大規模加息將導致美國國內需求出現緊縮,意味着美國對其他經濟體的需求也會趨於乏力。由於流動性收緊、利差縮窄、避險情緒上升,新興經濟體將出現較爲普遍的資本外流和資產配置的重新調整。加之全球通脹高企、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新興經濟體的發展基本面將面臨衝擊。此外,當前美聯儲貨幣政策走向仍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加之G20等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發揮作用有限,全球經濟面臨風險。

“美聯儲激進加息產生的影響是全球性的。目前來看,歐洲、拉美等地區已經開始遭受外溢風險帶來的強烈衝擊。”陳鳳英認爲,美聯儲大幅收緊貨幣政策,或將加劇全球股市、匯市動盪,一定程度上加大其他國家資本流出和貨幣貶值的風險,同時促使美元升值、跨境資本回流美國,相當於在全球“薅羊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