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潘嫺(原創)

身爲全球最大軟飲公司裝瓶商的太古可口可樂,打算向中國砸下大筆“真金白銀”來追求增長。

在近日與小食代的單獨視頻交流中,太古可口可樂中國區首席執行官黨建透露,未來五年,該公司規劃的投資額將達55億元。此外,在太古打拼了近30年的他還談到如何抓住市場爆點、上海業務近況、減碳的創新舉措等。

太古可口可樂中國區首席執行官黨建

下面,我們來一起聽聽這位飲料界“老將”的說法。

無糖組合

在可口可樂第三大市場中國,太古和中糧作爲裝瓶商“兩分天下”。

就太古而言,目前中國內地爲其收入佔比最高的市場,去年收益爲287.74億港元(約合人民幣232.58億元),應占溢利爲14.18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1.46億元)。

“我們始終相信中國市場充滿機會、非常有活力,對中國市場充滿信心。”黨建表示,該公司的業務戰略主要有卓越的執行力、數字化創新、更佳的產品組合。

其中,在介紹產品組合時,無糖成了這位掌門人口中的關鍵詞。

“談到產品組合,你也看到最近無糖品類發展得非常快。”黨建說,爲此,該公司也推出了更多無糖產品,覆蓋汽水、蘇打水、茶等品類,如無糖雪碧、無糖芬達、純悅蘇打水、陽光無糖檸檬茶等。

他告訴小食代,現時,太古可口可樂在中國內地約有六成飲料品牌提供低糖和零糖產品選擇。“現在我們的無糖產品規模也很大,享受到了消費者變化給公司業務增長帶來的機會”。

在其看來,該公司之所以能乘上這趟東風,快速推出豐富的“無糖組合”,背後離不開可口可樂全品類戰略。可口可樂首席執行官詹鯤傑認爲,消費者在尋求更多的飲料選擇,包括可以滿足在不同需求、不同情緒、不同時間下享用的各種產品。

跟隨可口可樂的步伐,黨建向小食代指出,“太古可口可樂也一直定位是全品類的飲料公司。在中國市場,你可以看到很早的時候就不只是賣汽水了。”

“我加入太古可口可樂是1994年,印象在1996、1997年我們就開始賣瓶裝水了。 ”黨建回憶道,後來,該公司陸續拓展到果汁、茶飲料、咖啡、能量飲料等多個品類。儘管有些消費者可能不太清楚,但因爲該公司名字有可口可樂,“很多人會覺得是一家汽水公司”。

太古可口可樂全品類飲料

“長跑”的耐心

經過多年沉澱,這家飲料巨頭如今在許多品類都已經提前佔位,待市場時機成熟便能加大投入抓住風口。

同樣以無糖爲例,黨建表示,可口可樂早在1995年便推出了健怡可口可樂,2005年上市零度可口可樂。

“但(中國)無糖飲料這幾年纔開始(快速)爆發出來。如果你前面覺得沒有起來就不賣了,那可能就放棄了今天這個機會。所以我們是一直在堅持,等機會來的時候。 ”黨建說,“我們對每一個品類都有很高的關注度,主要還是以消費者需求爲導向,跟隨需求去做創新和調整。”

他還透露,可口可樂旗下的美汁源、芬達,同樣是經過長期持續培育才成爲“主力”品牌。

“有些產品一炮而紅,比如COSTA咖啡,有些產品經過(長期)市場培養後也取得了成功,比如果汁。”黨建稱,“美汁源就是一個例子,也是從前期一點點開始越做越大,一直到今天到達很大規模。”

小食代介紹過,可口可樂公司也曾在今年一季報中“點贊”美汁源。其提到,營養飲品、果汁、乳製品和植物基飲料品類的全球單箱銷量增長了12%,主要受中國市場的美汁源果粒橙等產品推動。

除了果汁,可口可樂的另一經典汽水芬達,也屬於“長跑型選手”。“芬達實際上在前期是不太出名的,到現在每一年也有很大的銷量和業務規模了。”黨建說。

大手筆擴產

爲解鎖下一階段的增長潛力,在內地紮根40多年的太古可口可樂已擬定大手筆擴產計劃。

黨建告訴小食代,未來五年,該公司預計投資額將達55億人民幣,包括投建20條生產線。“(55億)最主要是投資廠房及生產線。”他說,“未來我們根據每個地方的發展速度,除了增加生產線之外,到一定程度就會多一個(新)廠房出來。”

例如在河南和廣東,太古可口可樂都正推進新建工廠。黨建稱,去年10月,該公司位於鄭州的擴容重建項目奠基,投資不低於9億元。今年年初,太古可口可樂宣佈投資12.5億在廣東新建廠房,刷新其單筆投資金額的紀錄。

“其實過去幾年我們也一直在投生產線,包括今年和最困難的2020年。”他說,在武漢疫情暴發的2020年,太古可口可樂當年4月仍決定要爲湖北工廠新增一條生產線,後者已在2021年正式投產運轉。

面對疫情,太古可口可樂除了逆勢加大投資,也正努力搶回今年一度受到衝擊的生意。在談及近期上海疫情時,黨建表示,其團隊爲確保業務正常運轉做了很多努力。

“整個供應方面,前期也遇到了一些困難,但我們通過中央供應鏈的協調,在周邊比如浙江、安徽、江蘇,協調了一些產品可以去到上海,保證供應。”他說,“我們有超過600個員工是一直待在(上海)廠裏的,他們以生產製造爲主,主要是保供(飲用水和其他產品)。”

隨着形勢逐漸明朗,黨建透露,對比4、5月,上海市場6月已經看到”非常好的扭轉跡象”。

“整個生意也逐步地回到正常軌道。我們對下半年還是信心滿滿的,業務會議也開得積極向上,該投資的我們還是會投資,因爲中國市場是一個長期的機會。”他說,“其實這兩三年,確實是一個特殊時期,但(後來也)可以看到經濟恢復(的跡象),我們有信心繼續在中國市場深耕,不斷髮展業務。”

黨建

減碳創新

對中國市場抱着堅定信念的太古可口可樂,也正爲助力實現“碳達峯,碳中和”的重要目標下功夫。

“在太古可口可樂《2030可持續發展戰略》中,我們提出致力於削減整個價值鏈的絕對碳排放,助力將全球變暖限制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1.5攝氏度的範圍內。”黨建說。

根據太古可口可樂2021年可持續發展報告,針對氣候承諾,該公司目前劃分了三類排放來源,包括範圍1的直接溫室氣體排放、範圍2的間接溫室氣體排放、範圍3的其他間接排放(注:如上下游合作方)等等。

黨建(左二)出席太古可口可樂日前舉辦的消碳活動

“到2030年,我們希望一方面將核心業務的絕對碳排放量(範圍1和範圍2),以2018年爲基準削減70%;另一方面將價值鏈的絕對碳排放量(範圍1、範圍2和範圍3),以2018年爲基準削減30%。這兩者不同的是,後者不僅是自己減排,還要影響相關的利益方。”黨建講道。

爲此,太古可口可樂也在不斷探索減碳的創新舉措,如建設“消碳莊園”。

據黨建介紹,“消碳莊園”是集減碳、生物多樣性保護和鄉村振興爲一體的複合型社區發展項目,於去年在雲南西雙版納首次落地。該項目旨在用更可持續發展的理念保證農戶收入,同時讓生態變得更美好。

“西雙版納當地農戶經濟來源(主要)是橡膠林。如果都是橡膠樹,就沒有很多植被,生物多樣性就會不好,也會造成水土流失。那邊還有大象,大象和當地社區會有一些衝突。”黨建表示。

他表示,“‘消碳莊園’項目主要是推動一些堅果,特別是澳大利亞堅果,以及芒果的種植。這些樹木下面還會有灌木,減少水土流失,又帶來整個生物多樣性的提升。我們也提供了蜂箱養殖蜜蜂,農戶賣蜂蜜可以有一些(額外)收入,蜜蜂也會減少人和象的衝突,因爲大象怕蜜蜂鑽到耳朵裏。”

據悉, 經過一年來的建設,雲南“消碳莊園”已完成230畝生態友好種植計劃,並有300個蜂箱落地投產,安裝光伏發電板,爲當地村民構建可持續的發展模式。未來,太古可口可樂共計劃建造五座“消碳莊園”。

“做可持續發展是需要持續投入的。我們都知道,不可能只做自己的業務不去關注社區。做更多有關社會福祉的事情,更有助於公司發展,能幫助實現可持續的增長。”黨建說。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