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本正爲提前到來的夏季用電高峯苦惱時,俄羅斯也來“加碼”了。

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調整俄與日本的能源合作開發項目“薩哈林2號”。俄方發佈的總統令顯示,由於受到西方接連制裁的影響,俄羅斯欲成立一家新公司來全面接管負責運營能源合作開發項目“薩哈林2號”。其中,俄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下稱“俄氣”)將繼續保留原有股份,而其餘的外國投資者需在一個月內提出保留股份的申請,俄政府將決定是否批准。

公開資料顯示,“薩哈林2號”是俄羅斯首個海上天然氣項目。自2009年開始輸送液化天然氣以來,“薩哈林2號”管道的年輸氣量可達1000萬立方米,六成出口至日本。俄氣是該項目的第一大股東,持股50%;歐洲的殼牌公司是第二大股東,持股27%,但由於俄烏衝突,已在此前聲明退出該項目;這一項目的主要日本參股方位兩大財團三井物產和三菱集團,分別持有12.5%和10%的股份。

自2月底俄烏衝突以來,日本也參與多輪對俄製裁。7月5日,日本政府在內閣會議上又批准了禁止進口俄產黃金等措施,作爲對俄羅斯的追加制裁。不過,與歐美禁運俄煤炭、石油等能源相比,日本一直在對俄能源制裁領域猶豫不決。此次,俄羅斯的表態也令自然資源匱乏的日本頗爲緊張。

日俄博弈

在結束了6月底的七國集團(G7)會議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7月3日再次強調了G7會議上對俄石油制裁的共識,“(各方)將建立機制,把上限定爲現在價格的一半左右。高於該價格則不購買、不允許購買。”

對此,俄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5日迴應道,若G7峯會首腦聲明中對俄羅斯能源設定價格上限的構想得以實現,那麼“市場上的石油將減少,石油價格會像天文數字般地上漲,(石油價格)屆時可能會被推高至每桶300至400美元。”

截至北京時間7月6日凌晨收盤,WTI 8月原油期貨跌8.24%,報99.5美元/桶;布倫特9月原油期貨跌9.45%,報102.77美元/桶。兩油結算價均創下了3月9日以來的最大單日降幅。

梅德韋傑夫還警告稱:“屆時日本將無法獲得來自俄羅斯的石油,‘薩哈林2號’項目也是如此。”

面對俄方的警告,日方也不甘示弱。5日,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萩生田光一強調,“將在考慮到日本脆弱的能源供需結構的同時,確保能源的穩定供應,以確保日本經濟活動的順暢。”日本外相林芳正還透露,日本已經要求俄方就如何對待日企權益等做出說明。他稱,“薩哈林2號”是“事關日本能源安全”的重要項目。

此前,當美歐油氣巨頭紛紛退出與俄羅斯的能源合作項目時,日本企業並沒有跟風。笹川和平基金會(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畔蒜泰助(Taisuke Abiru)強調,日本企業若跟風退出這一能源合作項目,將對日本的經濟與民衆生活產生巨大影響,“日本與其他資源富足的國家情況完全不一樣”。

日本三井物產和三菱集團此前已明確表示,不會中止參與俄羅斯“薩哈林2號”項目。其中,三菱集團在聲明中提到:“在薩哈林項目的利益方面,日本立場與美歐的立場有很大的差異。”

“薩哈林2號”對日本有多重要?

日本自然資源和能源署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3月的2020財年,日本的能源自給率僅爲11.2%。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的數據顯示,2021年,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約佔日本進口總額的3.6%,液化天然氣(LNG)的進口占比則達到8.8%。

多家日本電力企業是“薩哈林2號”項目的受益者。東京電力公司、中部電力公司出資建立的火力發電站JERA是該項目的重要客戶;東京燃氣公司、大阪燃氣公司也基本上從“薩哈林2號”採購液化天然氣,;島燃氣公司的能源有五成以上源自“薩哈林2號”。

能源和安全諮詢公司Mathyos Advisory的創始人沙利文(Tom O‘Sullivan)告訴第一財經,由於地理位置接近,運輸成本相對低廉,“薩哈林2號”對日本的能源安全至關重要,該項目通過長期合同爲日本提供了穩定的液化天然氣供應。

目前,日本政商界對於俄方的表態頗爲緊張。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表示,將尋求與俄方確認後續接管運營的細節;商界則擔心,一旦俄羅斯對日本“斷氣”,在當前酷暑導致日本夏季用電高峯提前到來之際,如何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氣源”。

6月下旬以來,日本“熱浪滾滾”,多地錄得創紀錄的高溫天。地方政府以及電力公司頻頻警示用電趨緊的現狀。

爲此,沙利文告訴第一財經,日本能源企業要從其他地方找到替代天然氣有點難,“如果日本從現貨市場購買,將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價格,在現貨市場上,商品交易可以立即交割,但這將導致日本能源價格上漲。”

同時,他還認爲,在歐洲各國中斷與俄經濟聯繫後,國際原油及液化氣相當緊缺,此時不可能出現優先向日企供貨的情況,“日本正陷於兩難境地”。

對於可能被俄羅斯“斷氣”的風險,日本官房副長官木原誠二強調,“現階段無法回答”今後會如何應對。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