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畫寫生,不管是“目識心記”還是“對景寫生”,也不論是寫實還是寫意,對意境的追求都是相同的。縱覽自古流傳至今的山水畫作品,無一不是畫家體察自然、內化於心、訴諸筆墨而來。早在唐代,畫家張璪就提出中國美學史上代表性言論——“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造化”,即大自然,“心源”即作者內心的感悟。山水畫寫生,就是師法自然,但是自然的美要轉化成藝術的美,就需要畫家內心的情思和構設,憑藉嫺熟的筆墨技法和個人的感悟,營造出無窮的韻味和詩意空間,這就是山水畫的意境構建。李可染先生曾說:“意境是藝術的靈魂,是客觀事物精粹部分的集中,加上人的思想感情的陶鑄,經過高度藝術加工達到情景交融,借景抒情,從而表達出來的藝術境界,詩的境界。”

意境一直被稱之爲山水畫的靈魂,也是作爲山水畫追求的至高境界。山水畫寫生,如何把握意境的營造,這是山水畫作品優劣之關鍵,畫家對景寫生,首先是以選擇能打動其心靈的自然美景爲表現對象。自然之景如果不經過畫家的藝術化處理,看見什麼就畫什麼,都統統攝入畫面,雖然是生活寫照,但缺乏作品的感人之處。只有經過構圖的經營、物象的取捨、虛實的處理等藝術手法,才能表現出詩意化的動人畫面。蘇東坡論畫曾言:“世之工人,或能曲盡其形,至於其理,非高人逸士不能辨。”面對複雜的自然場景,畫家應具備一定的學識、修養,並能根據自己的感悟,提煉出自己的感受,爲營造畫面的意境做服務。

當提筆寫生之前,若能移步細緻觀察自然的整體之貌,對物象有一個初步的認識,隨後,進一步深層次觀察,也就到了繪畫立意的關鍵時刻,透過自然表象挖掘物象的內在精神,這是形成藝術作品的初步構想,畫家帶着明顯的創造性去深層次觀察,並注意把各個角度的氣勢、佈局、主次、取捨、揖讓都瞭然於胸,做到“山川爲我所用”。中國山水畫寫生特別強調想象的力量,強調觸景生情,借景抒情。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曾這樣描寫范寬:“居山水間,常危坐終日,縱目四顧以求其趣,雖雪月之際,必徘徊凝覽以發思慮……遂對景造意,不取華飾,寫山真骨,自爲一家。”這“趣”就是山水畫的“意趣”“意境”。可見在山水寫生中,畫家通過觀察自然,再經過主觀情思的熔鑄與再造,使客觀現實的形神與畫家主觀的情思有機統一,從而把握對山水本源的美感體驗和真切感受,使寫生作品來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筆墨造型是中國山水畫藝術表現的基本形式,意境優美的山水畫寫生作品,自然離不開“氣韻”,南朝謝赫“六法論”中把“氣韻生動”放在了首位,說明了氣韻是作品存世的關鍵。山水畫的氣韻必須藉助筆墨巧妙變化及創新來完成。清·方薰《山靜居畫論》中提到“氣韻有筆墨間兩種。墨中氣韻人多會得,筆端氣韻世每鮮知。所以六要中又有氣韻兼力也”。可以看出“墨分五色”,變化無窮,用墨色的濃、淡、幹、溼、焦來表現氣韻,大多數畫家都容易掌握,但是筆力上的氣韻知道的就比較少了,所以在講氣韻之前筆法力道也是關鍵,作爲山水畫造型基礎的線條,是山水畫的形質骨骼,“骨法用筆”體現出用筆的力度和書寫性,畫家寫生時必須把握好線條的虛實、疏密、粗細、疾徐、輕重、濃淡、長短等形式的變化,才能充分體現出筆墨的節奏、韻味和情趣。

山水畫寫生,除了筆墨,構圖也是造境的基礎和前提,山水畫寫生中的構圖絕不是將自然物象簡單地組合,也不是單純地將客觀的事物再現,山水畫寫生既然等同於對景創作,自然就涉及到了美學範疇——“意境”,在寫生中不同的角度就會有不同的構圖形式,所表現的意境也有所不同。六法論中“經營位置”實指畫面的構圖,其經營的本質就在於創造,自然涉及到對物象的取捨,根據自身的感受來營造畫面的場景,根據畫面的需要,來調整形象、佈局、主從等關係,對所要描繪的形象用筆墨形式來進行刪減、調整、重組,表現出心目中的畫面意境,所以說“構圖”就是造境的前提和條件。而畫面的虛實關係,既是意境生成的關鍵,也是畫面內涵的體現,“虛實”不僅僅是一種表現技巧,更是對境界更深層次的創構。中國畫“計白當黑”,虛空的“白”,雖不着筆墨,卻能使人的思維任意縱情馳騁,從虛空的“妙悟”中領會“畫外之意”。意境的傳達追求就是想象,而代表虛空的“白”恰好給意境提供了一個想象的空間,使之“無形亦有形”“無聲勝有聲”,使畫面“無畫處皆成妙境”,“白”的顯現可謂使畫面意境錦上添花。

當然,在落墨寫生時,物象的形質,亦有虛實之分,有時爲了突出主體,虛掉次要的物象,使主體更加鮮明。用筆、用墨也要體現虛實,如在山石的處理上,要把支撐山石結構的幾條主線提煉出來,使之“實”處理,也就是要立骨,而主線之外的線條組合相對處理得虛,使物象形質虛實相生,形成一定的體積感。山體刻畫,近山形質若顯實,遠山表現多以沒骨法來虛處理,輔助於煙雲的流動來顯現山的高遠或幽深等。

總而言之,山水畫寫生不僅僅是一個技法問題,更重要的是一個意識問題,通過畫面的經營取捨、虛實相生、虛實相融的原理,依據畫家的修養與學識,把自然形象語言和特點提煉出來,也就是物象的精神狀態。寫生的過程就是將物象不斷歸納化、條理化處理的一個過程,而寫生作品的意境與內涵的把握,更需要畫家的不斷學習,積澱豐富的專業知識與藝術修養,才能更深層次地發現和感受自然景觀與自我心靈境界產生的共鳴,從而生髮出更多的感悟,表現出山水之道和精神之美。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