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email protected]雪球

导语:国产新冠口服药审批正加速,首家国产新冠药即将出炉。

随着国家第九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优化调整、取消星号,对应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6月6日中宣部发布会上表示“我国小分子药马上要出来了”

有理由相信国产小分子新冠药获批已非常临近。

目前国产新冠口服药进展第一梯队的三家企业河南真实生物、上海君实生物01877.HK)和苏州开拓药业(09939.HK),市场传闻河南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将很快获批

我们先来看下阿兹夫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药,背后的真实生物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阿兹夫定在巴西、俄罗斯和中国三地临床合计人数700人左右的新冠临床数据一直还没有公布。我们只能通过公开信息及去年作为艾滋病附条件获批的老药部分数据参考

从公开宣传信息看,唯一有个真实生物针对新冠药公开的数据是蒋建东院士在4月16日一个ppt上介绍阿兹夫定的临床药效效果,这个数据来源于总共30例的临床数据

真实生物在这项初步研究中,20例轻型和普通型新冠患者入组,随机分配治疗后第四天,对照组第一次核酸转阴率为30%,而阿兹夫定组核酸转阴率高达100%

从入组开始,对照组10例患者第一次核酸转阴时间为5.6天,而阿兹夫定组10例核酸转阴时间为2.6天;从初始治疗开始,对照组10例第一次核酸转阴时间为9.8天,而阿兹夫定组4例初诊患者核酸转阴时间为2.5天。阿兹夫定组没有不良事件发生,而对照组出现3例不良事件

只能说这个数据实在太好了,这也是市场认为真实能批的关键

药监局6月底更新公布作为艾滋病治疗的阿兹夫定片的申请上市技术审评报告和说明书里可以看到:阿兹夫定Ames试验、体外中国仓鼠肺细胞染色体畸变试验和小鼠体内骨髓细胞微核试验结果均为阳性,是否说明或许存有潜在致突变致癌风险?大鼠与兔妊娠期试验说明,阿兹夫定可能具有生殖毒性。

注:阿兹夫定说明书中遗传与生殖毒性

不良反应:

阿兹夫定 2mg组、阿兹夫定3mg组、阿兹夫4mg组、3TC组中发生率最高的不良反应均为头晕(38.1%、59.5%、51.2%、53.5%),其他常见的不良反应为丙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35.7%、23.8%、41.9%、25.6%)、γ-谷氨酰转移酶升高(14.3%、11.9%、32.6%、9.3%)、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升高(16.7%、11.9%、20.9%、14.0%)、血尿酸升高(14.3%、11.9%、16.3%、14.0%)。

阿兹夫定市场有争议的地方:

第一个争议是临床人数相对较少缺乏足够说服力。

第二个争议是用于艾滋病治疗引发的副作用,是否可以适用于全人群,特别是小孩和孕妇是否适用

第三个争议就是公司背后大股东失信严重。

真实生物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们看公开的工商信息主要变更记录和融资事件。

真实生物2012年由王朝阳控股的北京兴宇中科投资成立后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9年开始引进团队持股,2020年开始做了两轮融资,2021年阿兹夫定附条件获批上市

作为真实生物大股东实控人的王朝阳一些公开可查询信息:

从表中可以看到王朝阳正处在困境当中,旗下公司大量失信和部分公司法人被限制高消费

今年6月份还新增两起诉讼和被法院执行,大量因欠债的起诉书内容可以看出,想尽一切办法让阿兹夫定作为新冠药获批,是解决王朝阳困境的办法

我们再来看下第一梯队国产新冠药的君实生物。

2022年5月23日晚,君实生物发布公告称,VV116对比辉瑞Paxlovid早期治疗轻中度COVID-19的三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研究终点

6月19日公司回复上交所问询函回复时候提到;公司尚需在与监管部门沟通并获得同意后,递交 VV116 的新药上市申请

市场猜测君实获批可能性小于真实,主要原因可能还是临床方案及结果争议较大

第一个争议就是君实和辉瑞药头对头实验开始是一个IIT(研究者发起)试验,但后来改成注册性临床,省去了通过遗传办审批的30-60天的时间

第二个争议就是临床人数样本的巨大变化,这在常规的临床实验中是不被允许的

第三个主要争议是考虑到辉瑞的P药获批主要终点是围绕“重症改善率”和“预防死亡”的,P药本身关于“轻中症改善”的数据并不好,拿VV116和P药不好的数据做头对头单盲实验,且重症和死亡率没有公布缺乏足够说服力

我们看下君实生物的大股东背景,2004年3月至2006年7月间,实控人熊俊曾任国联基金管理公司研究员及基金经理助理

2007年,熊俊与杨玉东共同出资设立上海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家投资管理公司成立之后主要项目就是收购合众医药的相关股权

2014年、2015年,众合医药、君实生物相继登陆新三板,随后熊俊推动两家合并,全新的君实生物诞生

合并合众,香港上市,科创板上市等等一系列行云流水的资本运作也是经济学专业出生的董事长擅长的领域

我们再来看下目前第一梯队的苏州开拓药业。

2022年4月16日公布美国三期临床数据,普克鲁胺可有效降低新冠患者的住院/死亡率,特别是对于服药超过7天的全部患者,相应保护率达100%。

普克鲁胺在伴有高风险因素的受试者中(特别是中高年龄组),能显著降低住院/死亡率

普克鲁胺可显著持续降低新冠病毒载量,并改善新冠相关症状。虽然公司发布的数据看起来不错,但市场认为获批概率不大。

主要原因之一、公司只发布了好的数据,其他数据可能p值没有显著性差异,公司设计的临床试验没有达到临床终点

第二个争议在于总共入组数量才733人,相比辉瑞样本量过小。

我们看下开拓大股东背景:

童友之出生于60年代的上海,父亲毕业于西南联大。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童友之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作为恢复高考后第四批学生,顺利考入北大化学系,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学习并留校任教。

之后,童友之到美国康奈尔大学读博士,回国后2009年创立开拓药业。进入医药行业30多年,一个学者,相比前两家明显缺乏各种运作能力。

写在最后:

对中国而言,疫苗+国产口服药是放开防疫政策的底气,作为“抗疫工具包”的一大组成部分,国产新冠口服药的审批正在加速,首家国产新冠药即将出炉。相信药监局会把药效和安全性放在第一位来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