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北京商報

“如果人生能夠重來,我一定不會選擇進入幣圈。”回望過去三年的經歷,幣圈用戶張茂(化名)的講述中充滿了沉重的懊悔。

幣圈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這是市場爲以比特幣爲代表的虛擬貨幣交易市場打上的標籤。不設上限的漲跌幅度、“做多”“做空”兩頭喫、可自主設置的合約槓桿……虛擬貨幣的種種交易規則,讓幣圈更顯瘋狂。

短短數年光景,幣圈風雲變幻,也改變了無數參與者的命運。“造富神話”的背後,更多炒幣用戶交出了高昂的學費,黯然離場,只留下一地雞毛。而在國內虛擬貨幣及其炒作交易被全面叫停的當下,不曾被人注意的隱祕角落裏,還有頭部虛擬貨幣交易所仍在面向用戶提供服務。

有用戶單日虧損80萬元

炒幣三年,究竟虧了多少錢,張茂甚至無法給出確切數據。“60萬元左右吧。時間太久了,交易平臺上沒有辦法完整查看,只能通過客服查詢賬單。”張茂解釋道。而在短暫停頓後,張茂再次補充道:“不想查,也不敢查。”

但張茂向北京商報記者展示的賬單卻清楚地記錄着,在2022年1月15日-7月15日的6個月裏,張茂虧損金額爲11萬元。按照此前工資計算,張茂掙得11萬元,需要整整24個月。而在劇烈虧損引發的惴惴不安中,張茂失去了原本穩定的工作。

在幣圈用戶聚集的交流羣裏,時不時有人曬出高額的收益圖。周語(化名)偶爾也忍不住問自己,別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與張茂情況類似,不足四年的炒幣生涯裏,周語虧損約170萬元。除了80萬元本金外,剩餘資金均源於借貸。“就在5月19日那天,我就虧損了近80萬元。”

時間重新回到2018年。衝擊2萬美元失敗後,比特幣一路走低至3000美元關口,關於“虛擬貨幣崩盤”的討論屢見報端。而在2019年上半年,比特幣走出回調行情,在2019年6月到達14000美元附近,隨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暴跌。

2020年3月以後,比特幣來勢洶洶,接連突破多個萬元關口,在2022年4月突破6萬元大關。在“比特幣有望漲超10萬元”的火熱預期之下,暴跌同樣猝不及防。2021年5月19日,是回溯幣圈歷史時不得不提的一個重要日子。當日比特幣交易價格急速跳水,從43000美元附近跌至29000美元水平,單日最高跌幅一度達到34%,以太坊更是幾乎遭遇腰斬。僅僅這一天,全網近60萬人爆倉,超過440億元資金灰飛煙滅。

交易所被指隱蔽運營

而炒幣爲張茂、周語等人帶來的,不僅僅是資金虧損,還有銀行卡被封禁的風波。一直以來,由虛擬貨幣交易引發的洗錢等操作都是監管方高度關注的問題,銀行也爲此對用戶資金來源進行嚴查。

根據介紹,進入幣圈以來,張茂、周語使用的一直是被稱爲全球三大虛擬貨幣交易所之一的歐易(OKX App)。而周語所在的羣名爲“OK核心用戶羣”,羣內多人備註爲“歐易VIP運營”。這類運營人員會在羣內同步歐易公告、上線新幣種的推廣信息,解答用戶提出的問題。同時,還會告知境內用戶如何下載使用OKX App,並提供下載鏈接和渠道。

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此前幣圈用戶多通過各交易平臺官網提供的鏈接或推廣二維碼,下載平臺手機應用程序進行炒幣。後隨着國內針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持續升級,2021年6月,三大交易所的相關關鍵詞被各類搜索引擎和公開社交平臺所屏蔽,官網等也無法查看。用戶下載App轉入了更爲隱蔽的地方。

7月18日,根據周語轉發的信息,北京商報記者通過安卓、iOS等兩個系統,對OKX App移動端下載進行了實際測試。通過用戶羣內運營人員提供的鏈接,安卓端歐易App可直接下載;iOS系統下載需要境外ID,運營人員“貼心”提示,可以在電商平臺購買,通過這一方式也可以完成OKX App的下載。兩種方式下載的平臺應用程序,在完成註冊、實名認證環節後,均可以進入炒幣流程。

“按照央行要求,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我國境內居民提供虛擬貨幣服務屬於非法金融活動。”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李亞分析認爲。

針對這一情況,7月18日,北京商報記者也向歐易方面進行了瞭解。歐易相關負責人迴應稱,歐易OKX註冊地位於塞舌爾,平臺在2021年發佈了《關於中國大陸地區監管政策的通知》,並且停止了官網在大陸地區的訪問權限,App也下架了所有中國大陸地區的應用市場。平臺難以判斷用戶通過特殊網絡手段的訪問,未來仍會堅持遵守各地法律法規。

同時,前述負責人表示,目前無法確定社羣內的運營人員是否爲官方人員,可在提供相關信息後進行覈實。在各國反洗錢要求下,歐易OKX做出了明確、複雜的規則,包括但不限於商家保證金、交易實名制等手段,且對於執法機構的相關調查,平臺也會積極配合。

對於這一說法,周語則並不認同。周語稱,此前其通過OKX App內的客服進入社羣,還進行了OKX平臺資產覈驗。平臺對於活躍用戶較爲重視,隔一段時間就會將羣內的活躍用戶移入到新社羣中。

遠離這場“人性的博弈”

關於虛擬貨幣的重要時間節點,每一個都耐人尋味。2021年裏,虛擬貨幣爆點頻出,比特幣和以太坊屢破新高、狗狗幣單日暴漲900%、“屎幣”橫空出世、魷魚幣一夜歸零……更爲重要的是,境內監管方時隔四年再度向幣圈舉起了整治的大刀。

2021年9月24日,央行等十部門發佈《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明確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用戶參與虛擬貨幣投資交易活動存在法律風險。

這一背景下,周語等人在反思自身參與虛擬貨幣炒作的同時,也將虧損矛頭指向了虛擬貨幣交易所。周語回憶稱,在過往進行炒幣交易時,歐易平臺也曾多次出現網絡卡頓、無法交易的情況,造成用戶損失。

對此,歐易相關負責人表示,加密資產交易需要高頻的網絡數據傳輸和應對極端數據洪峯的能力。但鑑於網絡環境的複雜性,平臺無法保證每位用戶都處在順暢的網絡環境中,在用戶網絡失聯的情況下無法獲得相應服務。

易觀分析金融行業高級分析師蘇筱芮則認爲,平臺會出現網絡卡頓且無法使用的情況,存在兩種可能。一是平臺自身的科技管理水平薄弱,難以承載短時間大量用戶訪問;二是平臺刻意爲之,通過這樣的技術手段來“割韭菜”,不論哪種情況都是平臺不規範、安全性存疑的重要體現。

虧損壓力下,張茂、周語相繼在6月停止了參與虛擬貨幣交易,在談及以後是否還會考慮這一操作時,張茂迴應稱,如果人生能夠重來,一定不會選擇進入幣圈。以後對於身邊的朋友,也會勸導他們遠離幣圈。另在周語看來,炒作虛擬貨幣是一場與人性的博弈,很難有人全身而退,最好不要參與其中。

有人退場有人進軍。可以預見的是,境內對於虛擬貨幣及其相關炒作活動的打擊不會放鬆。北京商報記者也從監管人士處瞭解到,當前監管方對於虛擬貨幣發行、“挖礦”等活動持續檢測中,建議用戶提高風險防範意識,遠離此類投機活動。

北京商報金融調查小組

 

責任編輯:李科峯 ST03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