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很幸運,羽生結弦將他最後一次競技大賽留給了北京冬奧,留給了中國。

在2月這場盛會上,羽生結弦距離完美完成4A(阿克塞爾四周跳)只差一點……

回顧那場與命運的對抗——他跌倒,隨即優雅地起身,再次跌倒,然後再次優雅起身……在空靈的《天與地》樂曲伴奏下,羽生結弦彷彿在用他的自由滑,講述着他與花樣滑冰的故事。

過去4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裏,他確實在用這樣的態度挑戰着4A這個“終極目標”,即便一次次重重地摔在地上,即便膝蓋長期腫脹淤青,他依舊不停嘗試。

27歲的羽生結弦可以有很多方式接近金牌,但他卻選擇了最困難的一條路。

“有了4A,我才能如此生機勃勃地活着。”羽生結弦曾這樣解釋他爲何執拗地挑戰着4A,他希望展現極致的美。

就如他所說,“有那麼一瞬間大家覺得‘羽生結弦的節目真好看啊’,那我的努力就有意義了。”

摔倒

就在北京冬奧會男單自由滑比賽開始前的集體熱身中,羽生結弦在結束熱身前的最後一次試跳中,還是摔倒了。

顯然,那時的他並沒有在自己的最好狀態。

滑回場邊備賽的過程中,羽生結弦嘴裏嘟囔着什麼,像是在回憶動作,但又像是在給自己打氣——這已經成了羽生結弦在挑戰4A的這幾年裏,一種常見的自我激勵方式。

一位日本電視臺的記者曾經透露,他每次看到羽生訓練時,羽生都會嘟嘟囔囔,“‘這次不是正式的’‘相信自己’……”

當羽生結弦再次出現在首都體育館的冰面上,他就要正式開始自己的自由滑表演。所有人都知道,羽生想要挑戰4A。於是,在他走上冰面的那一刻,全場沸騰。

而就在歡呼聲逐漸平息時,一個三四歲孩子稚氣的聲音突然從觀衆席上躥了出來,“羽生結弦加油”。隨即跟着一陣大人們的笑聲。

音樂響起,羽生結弦開始在冰面上自由地舞蹈。第一個跳躍動作,羽生結弦就全力起跳,騰空,旋轉,一切都如此輕盈而流暢,遺憾的是在落地的時候,他還是失去了重心,滑倒在地面上。

但他隨即就藉着一個翻身,優雅地站起來,繼續投入表演。但在緊接着的下一個四周跳中,羽生結弦又摔倒了……

兩次失誤,基本也就意味着羽生結弦無緣“奧運三金”,但他依舊優雅地完成了接下來的表演。

當音樂落下,羽生在全場的掌聲中完成謝幕,然後朝着四面的觀衆都深深鞠躬,每一次鞠躬,他都彎腰超過90度,然後保持兩三秒。

在回到場邊等待分數的過程中,他也一如比賽中一樣優雅地滑着舞步,彷彿只要站在冰面上,他的表演就沒有結束。

直到離開冰面的那一刻,羽生彎腰用雙手接觸冰面,然後擡起觸摸冰面的雙手深情一吻。這一幕被現場很多攝影師記錄了下來。

那一刻,羽生結弦的雙眼溼潤了。

犧牲

“不知道我這次的表現是否能夠滿足大家的期待,但大家的支持我全部都感受到了,說實話也因此真的覺得很抱歉。”

在賽後的混合採訪區裏,近百名日本和中國的記者將通道的一角擠滿,中間還摻雜了幾名外國記者。在等待了接近1個半小時之後,羽生結弦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出現,然後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感想。

“在短節目中發生了那樣的意外,確實是非常遺憾和不甘心。一直以來,我已經盡我全力把我能想到的,還有應該做的都做了。”

羽生結弦自己說,“我真的拼盡全力努力了。這可能是沒有回報的努力,但這次我全力以赴去拼了。”

而在進入混合採訪區之前,羽生見到了日本花滑名宿荒川靜香,“真的不甘心,爲什麼努力得不到回報,我真的很努力了。”霎時,眼淚再次湧出……

確實,如果只是爲了衝擊“奧運三金”的目標,羽生結弦大可選擇其他的自由滑編排去挑戰狀態更好的美國名將陳巍。

要知道,4A這個歷史級別的高難動作,其實並不是一個“划算”的選擇——在國際滑聯制定的賦分規則中,4A僅比排名第二的4Lz(勾手四周跳)多1分,但兩個動作的難度不可同日而語。

這也是爲什麼北京冬奧會冠軍陳巍曾經表示,4A不管在訓練還是比賽中都風險太大,所以暫時沒有想過要挑戰4A。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身體狀態和競技狀態都沒有達到最佳的羽生結弦,還是選擇了挑戰4A。

“當然,不犯任何錯誤是很重要的,只有不犯錯誤,才能在這裏贏下其他對手,但我覺得《天與地》的故事就是因爲我在前半程所犯的錯誤,才能詮釋出來。”

談到再一次挑戰4A失敗時,羽生結弦說到了他最初選擇這首《天與地》的初衷,這是一部日本著名大河劇的主題曲,而劇中的主角則是日本武將上杉謙信。

“上杉謙信非常瞭解戰鬥的樂趣,但與此同時他的內心也有糾葛,在面對與自己的戰鬥時,總是能體會到與之伴隨的犧牲。”

這也正是羽生結弦的心態——明知道以現在的狀態挑戰4A,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他依舊義無反顧,全力以赴,並且充滿鬥志。

優雅

奧運是殘酷的競技舞臺,在頂尖選手的對決中,失誤就意味着失敗。但這並不妨礙走下賽場的羽生結弦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接受外界的讚賞。

就如金博洋所說,“我覺得他的精神是不可思議的,如果是我,參加第二屆奧運會後肯定會退役,但他還繼續參加了第三屆。在27歲的時候還在突破四周半可能會更難。這兩點如果能夠達到一點,我覺得這種精神都值得人們學習。”

這不僅僅是因爲他對於極限的執着追求,更是因爲他在賽場上下所展現出的人格魅力——那種尊重他人,還有面對勝負時的低調謙和。

2014年的花滑大獎賽中國站上,血染賽場的羽生結弦下巴縫了7針,並且在簡單包紮後重回賽場贏得第二名;2017年赫爾辛基世錦賽上,他主動幫中國選手金博洋,把拿反的中國國旗擺正;2018年的平昌冬奧會上,爲了不打擾隊友採訪,羽生結弦偷偷從隊友身後雙膝跪地式爬走……

類似這些展現出羽生結弦人格魅力的故事太多了,而每一段故事都解釋了爲什麼羽生結弦能夠吸引到如此多粉絲,甚至能將北京冬奧會的賽場變成他個人的“主場”。

澎湃新聞記者清楚記得,就在羽生結弦完成自由滑比賽的兩個多小時後,首都體育館外依舊有一羣羽生結弦的粉絲拿着他最喜歡的毛絨玩具在等候着他的出現。

羽生,就是體育無國界最好的演繹。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