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九九五年开始, 在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一名农妇就时常大着肚子,缓缓走在田地里,拿着锄头,挑着大粪。

这名农妇不是在怀孕,就是在怀孕的路上。

1995年,她的大女儿出生,她的丈夫为了节省开支,仅仅是守在遍布灰尘、满是细菌的柴房外,让村里的赤脚医生帮其接生,直言没有必要去医院。

这名妇女即便是怀着孕,都需要下地干沉重的体力活儿。

下午三点生完孩子,她也来不及休息,仅仅是躺在床上休息了个把小时,就又开始出门打猪草,为一家人做晚饭。

“她不是都生了好几个儿女了吗?怎么还生啊?家里条件又差,生这么多又养不起!简直就是一个超生游击队。”村民们时常议论着这家人。

农妇的丈夫认为多子多福,存钱不如存人。

所以从1995年开始,这名农民就不断执行着自己的“致富理念”,让妻子几乎每年都怀孕。

到了2011年,他们家已经有了11个孩子,这还不包括中途夭折的几个。

大儿子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接二连三出生,也开始抱怨起了上天对他不公,为什么要出生在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

拮据的生活也让这位11个孩子的母亲身心俱疲,她也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膝下的诸多儿女。

但是面对丈夫的强烈要求,她不能反抗,否则便会被丈夫严厉指责,甚至是拳脚相向。

这位农村妇女身上又有着什么故事呢?她的丈夫为什么会有这种“特立独行”的想法?

误入火坑

这位母亲叫做张杏子,她的丈夫叫做何洪,他们一共生了7女4男。

在三台村的村民眼中,何洪家庭极其贫困,又没有手艺傍身,秉性不太好,性格暴躁,他怎么会娶上一个任劳任怨的媳妇?

但是在张杏子眼中,丈夫何洪就是她毕生的依靠,什么都没有的张杏子,当年和何洪还共同度过一段相互扶持的岁月。

身为农民的何洪,当年也是觉得在老家种地没有出息,于是来到了上海这座大城市打工。

出于同样想法的张杏子,在上海打工的过程中和何洪认识了。

他们二人都做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共同的社会背景也让他们有着许多共同语言。

在上海举目无亲的二人,也就相互扶持着,张杏子有什么头疼脑热,何洪都很殷勤。

张杏子患有间歇性的精神障碍,这让她自小以来就饱受身边人的冷眼。

就连她的家人也觉得,这个女儿算是白养了,以后嫁人会是一个大问题。

在家里不受父母关爱,到外面经常被冷嘲热讽的张杏子,孤身一人来到了上海,期望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不依靠任何人。

认识了何洪之后,何洪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这让张杏子很是感动。

逐渐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信任有加的张杏子,听从了何洪的安排。

何洪让她跟着自己回到四川遂宁的老家,和他结成夫妻。

心甘情愿嫁给何洪的张杏子,也就辗转从自己的家乡来到上海,又从上海来到了遂宁。

她已经对自己的原生家庭不抱任何留恋,也不嫌弃何洪家徒四壁,拿不出任何值钱的东西,她仅仅只是相信何洪会一辈子都对她好。

不远万里从已经扎根的上海来到遂宁之后,张杏子打算过起平凡的安稳日子。

在三台村没有人嘲笑她的间歇性精神障碍,但是张杏子却不知道,自己这个略带冲动的选择却把她推进了另外一个火坑。

觉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张杏子,对丈夫简直是言听计从,她从来没有对何洪说过一句重话,更没有反驳过何洪的只言片语。

来到了三台村后,张杏子才发现何洪的老家还是那种破败的老式屋子,她也没有嫌弃。

何洪随后又提出,他们结婚不用宴请宾客大摆酒席,吃个便饭就好。

对于这一生只有一次的人生大事,张杏子也选择了妥协,同意了何洪这个安排。

起初,张杏子和何洪结婚后的一段时日也算过得甜蜜,张杏子也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但是到了怀孕的时候,她就渐渐明白了何洪的真实意图。

生下11个孩子

1995年下半年,怀胎十月的张杏子已经到了预产期,但是何洪却不想让妻子到医院生产,仅仅是找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

他还烧好了热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干净面布,还收拾出了柴房,让张杏子在里面生产。

大女儿顺利出生后,何洪给她取名为何川薇,但是何洪明显有些不太满意。

何洪一直有着重男轻女的思想,觉得女儿没什么大用处,一直要求张杏子再次怀孕生子。

第一次生产后,张杏子休息了两天,这也是她休息过的最长一段时间。

在何洪眼里,张杏子就是一个生产机器,根本不需要坐月子,生孩子是张杏子的本职工作。

张杏子那个时候也觉得自己没能为何洪生下一个儿子,有一些遗憾,所以便不假思索地准备再次怀孕。

但是那个时候国家的生育政策还很是严格,即便是在偏远的三台村,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也被村民们知晓。

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1997年,张杏子生了个儿子,这次何洪得偿所愿了。

张杏子觉得,有了一儿一女,这个家庭已经十分圆满了,没有必要再继续怀孕了。

当时村里人也在热火朝天地提倡着妇女“节育”,张杏子也打算响应政策号召,不想再继续生孩子了。

但是张杏子这个举动却被自己的丈夫拦了下来。

何洪觉得一个儿子根本不够,对于农民来说,一家多一个劳动力,整个家庭的命运或许会得到改善。

正是抱着这种存钱不如存人的思想,张杏子沦为了何洪生孩子的工具。

张杏子也觉得丈夫的思想有一些偏激,但是她却不敢反抗,对丈夫的指令只有执行。

于是何洪就和张杏子开始了浩浩荡荡的造人计划,这项举动在其他村民看来近乎疯狂。

到了2001年,张杏子破天荒地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这时候他们已经有了六个孩子。

从1995年开始到2011年,16年过去了,张杏子生下了十多个孩子,一些孩子中途夭折,11个孩子存活下来。

贫困的家庭,又是怎样养活11个孩子的呢?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贫困的生活

虽然孩子们接二连三地出生,但是何洪似乎没有计划过怎么养活他们,也没有心思去教导数量众多的孩子们。

张杏子夫妻俩为了养活这么多孩子已经身心俱疲,实在没有多余的金钱来满足孩子们的教育需求,所以他的孩子全部没有小学毕业。

大儿子记事之后,就开始帮着家里的父母照顾弟弟妹妹。

看到村子里其他的孩子都能够无忧无虑地度过童年,他很是羡慕。

大女儿何川薇一直以来都很争气,还在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成绩就极好,村里人都觉得何川薇就是这个家庭的希望。

但是何川薇的原生家庭背景却让她倍尝冷眼,她自小也极其自卑,不愿与外人交谈。

数十个孩子都挤在狭小的空间之内,张杏子一家的生活环境很是恶劣。

一到夏天,猪圈的臭味儿就会直接透过窗户,传到旁边一家人居住的卧室里。

何川薇和她的弟弟妹妹们,身上穿的衣物也总是有一股呛人的气味儿。

这也让他们一家人一直被村民们排斥,也没有孩子愿意同他们玩耍。

起初,还有人可怜这些孩子只能吃一些剩菜剩饭,生活条件极差,还会邀请他们上门。

只是在何洪和张杏子几乎放任不管的教育下,孩子们的性子没有得到约束,很是顽劣。

他们看见一些好东西上桌,就会上前争抢,很没有家教,时常让主人家下不来台。

所以逢年过节,也没有亲戚愿意请他们一家人上门。

十几口人一来就占据了一张桌子,甚至连酒席上的饭菜都不够。

他们一家人的饭桌上也常常都是萝卜白菜,见不到一点荤腥。

猪圈里养的猪也是拿去换钱的,否则他们的生活就难以为继。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们能够吃上一些好东西,张杏子甚至会在一些宴席上帮忙。

每次宴席完成,她都会提着一个塑料桶过去收拾宾客吃剩下的残羹剩饭,打包倒进塑料桶内,带回去给孩子们享用。

每次孩子们见到张杏子提着塑料桶回来,就知道有好东西吃了,总会在里面挑挑拣拣,选自己满意的吃食。

孩子们的生日张杏子也记不下来,几乎每个月都有孩子过生日。

张杏子记得的话,就会给孩子煮一个鸡蛋,也没有什么礼物,不记得就这样算了。

张杏子的遭遇也让人觉得可怜,这些年她虽然年年怀孕,但是坐月子这样平常的事情,对张杏子来说却是遥不可及的。

生完老大是她休息最久的时候,但也仅仅只有两天。

生其他孩子时,往往都是只休息一两个小时,等体力恢复了,就又开始正常的劳作。

关进监狱

这个家就这样颤颤巍巍地运行着,直到2016年2月16日,三台村附近举办了一场庙会。

庙会上虽然都是素食,但好歹是免费的,也有一些酒,这在何洪一家人看来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庙会的主持何履海还和何洪沾亲带故,凭借这层关系,何洪一家也能来免费蹭饭。

在酒席上,何洪多喝了一点酒,就醉醺醺地向着何履海再次讨要酒和吃食。

但他没想到何履海竟然觉得自己是来吃白饭的,也没有上香,就直接拒绝了他。

其余的香客见到何洪一家时,都会躲得远远的,上了头的何洪不依不饶,于是便和何履海发生了争执。

被打了几拳的何履海索性回到寺庙,拿出了菜刀,何洪见状就让孩子们赶快出来帮忙。

并不懂得谁是谁非的孩子们,一把将何履海按在了地上,制服住了他。

何履海还在地上说着什么何洪一家人都是废物,只知道来吃白饭的话,这让何洪很是气愤。

一直以来,他们家经常受到外人白眼,气急了的何洪一把将何履海手中的刀夺了过来,刺进了他的胸口。

何洪成了一名杀人犯,2016年10月25日,遂宁市中级法院正式审理了此案。

张杏子也带着孩子们旁听了此案,他们在法庭上一言不发,根本不知道他们做错了什么。

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仅仅是听从父亲的安排,而何洪最后也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之后,张杏子还来不及悲伤,另外一件大事又发生了。

他们的大女儿何川薇出了意外,大女儿很独立,有了自理能力后就外出打工。

她一直憧憬着外面的世界,不想回到三台村,也不愿向外人透露她的家庭情况。

生活压力一直很大的何川薇,也会给家中寄一些钱回来,但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她,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流水线工作。

在外面孤苦无依的几年里,她的精神长期紧绷,养活自己的同时也要接济家里人。

或许是生活的压力压垮了她,亦或是遗传了母亲的精神障碍,十几岁的何川薇就被检测出抑郁症。

面对何家人的悲剧,政府部门也决定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政府部门先是给他们家修了一间160平的大房子,改善了他们的居住条件。

同时,何家人还可以每个月从政府部门领到4000元补助,以此来维持生活。

孩子们也被送到了各种职业学校,希望他们未来能够有一技之长傍身。

如今,何洪依然在服役,他似乎也觉得自己当年存钱不如存人的想法有些荒谬。

他原本是打算让孩子们自力更生的,但没想到这个家庭居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们的大儿子当初就觉得自己生下来就是来受罪的,兜兜转转这么些年,这个家庭才终于走上正轨。

最后,也希望这11位孩子能够自食其力,走在正途上。

-完-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