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多书迷都反应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不知不觉的就陷入了书荒的境地,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身同感受。今天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宠文:他将小皇后抵在龙椅上,双眼爱宠道“祖宗,叫声夫君听听”

第一本:《盛世奴妃》作者:心欢顏

简介:因不想被赐给太监做对食而被侧妃杖打致死。却未想到再睁开眼变身冥王榻上之宾!好不容易捡回小命躲进青楼,渣男渣女却接踵而至!且看她如何智斗渣男渣女,争出一片天!

精彩内容:楚轻纺头疼,“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这般恶毒,自己明明离开了冥王府,和她也没有什么利益纠纷,已经造不成她的威胁,怎么就偏偏抓住自己不放,一心要害她性命呢?"徐慧处处针对她,每一步都是致命的棋,楚轻纺不得不防。即便她性子温和,没有害人之心,却也并不是她任人宰割的理由。徐慧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她,她也不会放任如此。张寡妇见楚轻纺未出声,又继续哀求道:"楚姑娘,都是老奴的错,给我一次机会吧。”

邪王殿下亦是张寡妇招惹不起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不能为了陷害楚轻纺而搭上自己的命。她觉得不管楚轻纺在思考如何处置这件事,她必须要改变楚轻纺的主意。如果自己真的落到邪王殿下的手里,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楚轻纺就像是她的一根救命稻草,明明上一秒恨之,骨,这一秒又得视她为护身符。只是她一句话的事情,张寡妇的命运就会有天翻地覆的改变。楚轻纺瞥了她一眼,“既然你招认了自己的罪行,并且有心改正,这一次我可以向邪王殿下说些好话,让他绕你一命,如若还有下次,便不会这般轻易放过你。"

楚轻纺本来也不想拿张寡妇怎么样,她只是借用邪王殿下的名号来吓唬她,然后套出指使她的人,不曾想这招果然实用。果然她就招了。而且楚轻纺确保,以张寡妇这样的胆量,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作恶了。张寡妇连忙欣喜地道谢,“多谢楚姑娘大人有大量。老奴再也不敢了。"楚轻纺借用邪王殿下的身份成功威慑到张寡妇,即便听到楚轻纺原谅她,她的双腿仍有些颤抖,还不能缓复。心中也在想,以后这种事情,她绝对不会首当其冲了,毕竟保命重要啊。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二本:《邪王毒妃》作者:紫荨蔺

简介:成亲之日,她一纸契约扔他脸上,你想三妻四妾,左拥右抱,随意,别来烦我就好。 可是…… 你丫的!手放哪里!脚搁哪里!嘴往哪儿凑! “敛儿,你我已成亲,大好洞房花烛夜怎能错过。” “你、给、我、滚!”

精彩内容:靠在椅子上,晒着阳光,浑身弥漫着懒散。在院子坐着,还真是惬意,从怀中掏出医术,她发现她还真迷上了它,里面虽说不是全面,但对各个药材,用法,都记载详细,而且她还发现不同药材搭配起来,有些是良药,而有些却是毒药,带有剧毒,嘿嘿,她可对这毒药,超感兴趣,打不过人家,还能毒死人家。正在她埋头苦读的时候,一个着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姐,不好了。”声音很急,可对于那埋在那书中之人来说,再急的事也比不上手中的书来的重要,视线依旧在那书中,只是淡淡的应了声,“什么事?”

“小姐。”玉儿看不过去,立马拿过放在沐紫敛手上的书,“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看书。”沐紫敛不禁觉得好笑,她不看书,难道还上吊不成,而且这丫头话只说一半,让她如何着急,“玉儿,你又不跟我说什么事,你要我有什么反应呢!”“啊。”玉儿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忘说了,两眼焦急又担心的看着眼前正悠闲自得的人,“小姐,皇上正朝着这儿过来呢!”皇上?眉头微微一皱,他没事跑这儿干嘛,闲着无聊,想参观冷宫,他想过来,那她就准备准备咯!

“好了,玉儿,勿着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沐紫敛安慰着自己丫头,从她手中把医书拿了过来,放入怀中,她可不想让皇上看见。脑子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主意,“玉儿,你先把椅子搬回房间,然后假装在厨房为我熬粥,皇上来了,你就说我伤势没好,还在床上躺着,其它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沐紫敛一说完,就跑回自己房间,照了照镜子,恩,胎记还行,从抽屉暗格中拿出一盒东西,微微点在自己嘴唇上,不错,像个重伤未愈的病人,反正原先自己身子板就很弱,过了一个月,还是这幅德行,也蛮让人信服的。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三本:《胖妃翻身,邪王大人要抱抱》 作者:琉璃火

简介:宠文:他将小皇后抵在龙椅上,双眼爱宠道“祖宗,叫声夫君听听”她是21世纪的顶级特工,不想穿越第一天被人塞进花轿嫁给一个病鬼。拜堂当天,还被强行压着与一头猪拜堂。等等,这一百五十斤的壮硕身子是几个意思呢?莫名就卷入了一场争曲谱,争抢上古神器的漩涡中!什么鬼,姐不发威,真当姐是病猫吗?!白莲花姐妹,找死!不服虐你们千百遍,让你们哭爹喊娘!病怏怏夫君,休了直接打入冷宫完事!姐要从此减肥变美,翻身做主!可,等等……刚出门就被这病鬼抓着衣角是什么情况?“爱妃,你敢走,本王……本王马上就吐血!”

精彩内容:宁挽歌冷然一笑,“哪只眼睛看见是我做的?无凭无据,更何况我怎么做得到让他摔下来?"“就因为你长得太丑,把孩子给吓到了。”宁嫣然又器张的叫起来。这个女人的教养是不是都喂狗吃了呢?宁挽歌蹙眉瞥她,“三姐,你这么苦苦针对我,何必呢!那孩子自己脚滑摔下,不要什么事情都要扣在我的头上,他泼水在我脸上,我都没有说呢!"宁嫣然还待再反驳,一道呵斥响起打断了她的话。“够了!成何体统!"宁岳从屋内走出,脸色黑沉一片,板着一张脸,瞪着她们。

伴随着他的呵斥声,四周陷入了一片静谧中。隐约还有.…...“咳咳咳…”风陌寒隐忍的咳嗽声。宁岳转头看向风陌寒,脸上的阴云一扫而空,挂着几分淡定的笑容:“让王爷见笑话了,还是进屋坐吧,王爷身子不好。"他看着风陌寒的时候,不像是在看女婿,就只是在看一位王爷。“挽歌身上衣衫湿透了,小绿带王妃去换件干净的。”风陌寒走了两步又停顿了下来。风陌寒的表现,让宁岳看宁挽歌的眼神都带着几分不一样。

显然是觉得宁挽歌这个胖妞,可能已经引得这位王爷的喜爱了?难不成这病快快的七王爷,口味这么独特?宁挽歌当然知道风陌寒不过是在外人面前做戏罢了,轻轻颔首说:"也好。"......厅堂内,长辈都坐在了高座上。不过一会儿,宁嘉良的母亲胡氏走入了厅堂里,哭诉着跪着说:“请老爷做主啊,大夫说嘉良摔坏了脑子恐怕日后都会成傻子!"不管怎么说,这口气她是万万不肯咽下去!宁岳蹙眉看了一眼胡氏,眼神带着几分警告之色。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