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觀察者網 王愷雯 編輯/馬雪】

這個夏天,不少“憋瘋”了的遊客湧入海南,三亞成爲全國最熱門的旅遊目的地。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攪亂了人們的假期。

從8月1日海南通報三亞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以來,截至9日12時,海南本輪疫情累計報告1899例陽性感染者,其中三亞1558例。

8月6日凌晨三時許,“三亞發佈”發出通知: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時起,全市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全市範圍限制人員流動,暫停城市公共交通。

海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周長強介紹,截至8月7日24時,海南有外地遊客約17.79萬人。其中三亞5.7萬,入住酒店的4.3萬,在家居住的1.4萬。

引起三亞此輪疫情的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BA.5.1.3系我國首次檢出,傳染性更強。作爲一個常住人口103萬的旅遊城市,既要儘快阻斷疫情傳播,又要保障數萬旅客的食宿。三亞,正面臨考驗。

連日來,三亞出臺了一系列舉措,紓解滯留旅客困境。9日下午,海南發佈最新公告,對符合條件的滯留旅客,自9日起分類分批安排返程。首批因疫情滯留三亞的旅客將於9日下午乘包機返程。

不少旅客也開始行動起來、展開自救,有的甚至投身當地抗疫工作。8月8日,幾名滯留三亞的旅客對觀察者網講述了他們的經歷。他們之中,有人經歷過武漢或上海的疫情,得知暫時無法離島後,便加入志願者團隊;有人在機場被告知航班取消,一籌莫展之際,遇到多名當地好心人的幫助;也有遊客雖不滿酒店安排,卻也一直在體諒工作人員,“他們也非常辛苦”。

以下是他們的講述:

“當年全國支援武漢,現在我也想爲三亞盡綿薄之力”

講述人:小周 武漢高校學生 赴海南探親度假

我是7月下旬來的三亞,爺爺奶奶定居在這裏,每年暑假我都會過來住一段時間。

目前我住在天涯區,我們自己備的物資還是挺充足的,但有的人可能不是很充足,有些物資就靠社區團購。總體而言,現在的生活是受到一些影響,但基本物資還是可以保障的。

8月1日那天,海南出現了一例確診病例,武漢之前也有零零散散的病例,很快就沒有了,所以我當時也沒把海南這一例當回事。但到3日、4日的時候,就開始感覺這次疫情不簡單。

我們原本計劃8月5日離開三亞,但不滿足離開條件,因爲我們所在的社區已經是中風險了。後來三亞也從6日開始靜態管理,外面陸陸續續封路,我們小區昨天(7日)也封了。

我們這邊的疫情還是比較嚴重的,前幾天也沒有外部力量支援,我在海南本地寶裏看到三亞的社區缺志願者,就想着報名參加。

我從4日開始志願者工作,負責核酸信息採樣,也就是掃碼、貼管。前兩天還是20人或10人一管,現在已經是單人單管,志願者上門採集,工作量比較大,早上六點就得到社區集合,一天要給上千個樣本採集管貼標籤。

志願者的工作真的很累,天氣是一方面,另一個就是防護服很悶,脫了防護服之後,感覺像從火爐子裏面出來,衣服上、褲子上、鞋裏面全都是水,身上很沉。我們志願者已經暈倒了一個。

昨天其實是最忙的,我們拎着箱子、扛着袋子去高風險小區挨家挨戶上門做核酸,那個小區還沒有電梯,工作強度一下子提高了。

但今天有個好消息,全國各地的支援力量已經到了海南,今天和我搭班的就是湖南過來的。

我之前沒有抗疫志願者的經驗,2020年武漢封控期間,我念高二,那時要準備聯考之類的,課程比較忙。

我其實還是有點擔心自己被感染,不過現在防護措施比較完善,各個環節都有消毒措施,換衣服時需要兩個人協調,另一個人會拿酒精往你身上噴。

當我穿上防護服的時候,我是非常激動的。之前看到其他人穿着防護服工作,我很敬佩他們,但真沒有想到原來會這麼辛苦。現在終於有機會體驗了,我也能幫助其他人了。

我暫時不考慮離開三亞,因爲我覺得疫情7天不一定能結束,到時候遊客可能會撤離,但我們可能還是出不了封控區。我最擔心的是無法準時返校,可能海南這邊疫情結束後,回武漢還要隔離。

當年全國各地的同胞一起來支援武漢,現在我也能儘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幫助三亞人民。希望疫情早日過去,遊客可以早點回家。

“我曾在上海做志願者,立刻就報名了”

講述人:陳熙 上海某品牌公司創始人 赴海南旅遊

我是7月底來的海南,一開始是去萬寧學衝浪,8月2日纔到三亞。

4日那天,我們從亞龍灣驅車來到海棠灣,路上堵了整整兩個半小時,當時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進海棠灣的時候,已經需要24小時核酸證明了,但我覺得嚴格點挺好。

那個時候很多朋友都在勸我回上海,說三亞疫情有點嚴重,但我也沒多想,覺得海棠灣這個區域比較安全。沒想到6日那天刷新聞就看到三亞這邊要“封控”,航班都取消了。

我們原計劃8日回上海,消息出來後,也沒急着往機場跑。後來看到三亞正在招募志願者,想着自己在上海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也加入了志願者團隊,於是就在6日當天,直接報名了。志願者羣裏超過90%都是當地人,上海的遊客好像只有我一個。

報名的時候我自報家門,說我是持證志願者,今年4、5月份上海抗疫時,就參與了很多志願活動,包括掃碼登記、維持秩序、分發抗疫物資、幫居民配藥等,我自認爲還是比較專業的。

他們領導瞭解之後,就安排我就近在酒店裏做志願者,6日報的名,7日就上崗了。工作大致就是核酸掃碼、維持秩序。

昨天早上8點報到,戶外天氣很熱,到中午12點衣服就全部溼透了。而且防疫物資是很緊缺的,穿着防護服,你水喝多了要上廁所就很麻煩,只能不喝水也不上廁所,所以最怕自己一下子中暑。

除此之外,就是擔心小孩子的奶粉、尿布之類的物資。我們酒店的遊客中有一個媽媽,她帶着孩子沒尿布了,人都急哭了。後來我在志願者羣裏向大家求助,找了很多店家問是不是可以配送,總算把事情搞定了。

我們上海遊客也有一個羣,這幾天都在互幫互助,大家非常熱心。羣裏其實有很多人都想做志願者,但我勸他們說志願者並不是那麼好當的,需要經過一定的專業培訓,這樣也能降低感染風險。

昨天朋友圈和微博在傳一張截圖,很多朋友都轉發給我,看到之後才發現,怎麼我和警察之間開玩笑的話被旁人聽到後傳到網上去了(笑)。

目前我們酒店已經無法自由活動了,從昨天晚上(7日)開始就不能隨便出房門,一日三餐都是由酒店送到門口。

現在三亞這邊,滯留遊客在完成7天風險排查,經評估後可以離島,我家裏因爲還有老人孩子要照顧,如果不考慮這個因素的話,我想我會留在三亞繼續參與志願者工作。

之前上海疫情的時候,我們得到了全國人民的支援,現在我也想爲海南、爲三亞抗疫出一份力。

希望疫情儘早結束,滯留旅客都可以儘早回家。三亞加油!海南加油!

“酒店員工也很辛苦,儘量不把壞情緒轉嫁給他們”

講述人:小Z 公司職員 赴海南旅遊

一直覺得自己是逃離疫情的“決賽圈”選手。之前幾波疫情不管是上海還是合肥,都陰差陽錯跑出“圈外”。8月2號落地海南後,我一直保證至少一天一檢,也不敢踏出海棠區半步。

我從8月4日開始嘗試離開海南,一路上都嚴格遵守着三亞的防疫的安排,也遵守着沒有24小時核酸證明不出區的規定。但是這邊核酸檢測速度比較慢,15-20小時才能出,等於我剛剛拿到報告,很快就作廢了。

我本來訂了6日的機票,也找了所謂的“黑車”。根據之前的管控要求,攜帶機票和48小時內兩次核酸檢測證明且24小時內陰性的報告,是可以出海棠區的,但當天我們在卡口就被攔下來了。

6日之後,一開始其實還能叫到外賣,我那個時候買了一點方便麪、零食,但已經開始加價了,配送費也開始上漲。當然三亞這邊本來物價就比較高。

受訪者所住酒店核酸檢測提示

我住的酒店在海棠灣,倒是沒有出現加價的情況,是按照門市價一半來定的,一晚大概是1100元,包含早餐。之前海南省旅文廳副廳長曾表示,房費應該含三餐,我們的酒店說目前沒有接到這樣的通知。

我們等於是一千多一天的房費,再以平均5折的價格支付午餐和晚餐的費用,一餐要200元。

我現在在酒店,雖然不至於留宿街頭或者捱餓,但是產生的額外費用,我算了一下,7天至少是1萬多塊錢。6日那天還有遊客在換酒店,但昨天(7日)就不行了,酒店只出不進,說是換酒店需要報批,也沒有車能送。不過我也沒想換酒店,我覺得每個酒店遇到的問題都差不多。

除了酒店提供的餐飲之外,沒有別的用餐途徑,現在也點不到外賣。這其實還好,但小朋友需要的奶粉、尿不溼,女性的衛生用品,還有一些老人要吃藥,這些就比較麻煩,很多商家都說沒辦法送。

現在明顯能感受到酒店自助餐的食物供應有所下降。像是水果,這在三亞基本上是不會斷供的,但我昨天去拿早餐的時候發現已經少了。不過,基本的食物供應都還是有的。

我有一個朋友,他們一行住在海棠灣一家老牌五星級酒店,現在是爭取到了三餐免費,我們目前還沒。像這種大的酒店集團,可以很快就突發事件作出反應,給予滯留遊客一定的補貼和便利。

我這次住的是一家“設計師酒店”,我們這些住客也試圖和酒店談判,也有人去和前臺理論,但是你知道找他也沒用,酒店也說自己很可憐。昨天連他們總經理都跑去端盤子了,因爲很多員工被封在家裏。

所以最後住客都默默接受了,當然大家的情緒都不太穩定。

其實我們酒店在疫情暴發之前真的非常好,管家服務很好,也很人性化,但這次疫情管控之後,你會發現這類酒店可能在物資儲備、應急預案方面有所欠缺。

當然,他們也努力了。酒店員工也非常辛苦,我們儘量不把壞情緒轉嫁給他們。但每次我們遊客聚在一起討論的時候,就容易激動。

現在我已經買了10日飛上海的機票,但酒店工作人員告訴我大概率是飛不成的。如果可以離島,讓我飛到合肥、南京、上海、杭州任何一個華東省會城市都行,哪怕要就地隔離也可以。

8月7日我們收到一封三亞市文旅局給滯留旅客的信,掃開信裏的二維碼,裏面提到會安排8.1後滿足7天5檢及相關要求的遊客離島。我希望可以早點回家。

“不巧滯留在三亞,很幸運遇到了那麼多好心人”

講述人:Abby 公司職員 赴海南探望親友

我是7月23日去的萬寧,8月3日感覺情況不對後,4日立馬去做了核酸。當時的政策已經是要求48小時之內兩次核酸,每次間隔大於24小時。我的機票剛好訂在8月6日,當時沒想到疫情那麼嚴重,以爲可以走。

我是上午9:30的飛機,從三亞鳳凰機場到四川綿陽。6日上午8點半左右,我們就都在候機室等着了,這時候卻收到了航班取消的消息。

當時機場的情況比較混亂,陸續還有很多航班被取消。我們以爲是綿陽機場不接收,給當地政府打電話,對方表示綿陽這邊是接收的。後來我們才瞭解到,是整個三亞都不給出去,我們和航空公司協調了很久,還是沒結果。

這個時候我就想辦法“逃離三亞”,想着坐高鐵去海口,但動作還是慢了。剛到高鐵站,發現高鐵也封了。

這下徹底沒辦法了,只能在三亞待着了。

8月7日,受訪者排隊做核酸

我和同一個航班的小姐姐在一起,她還帶着一個孩子,我們就組成了一個小團隊,想着去一家離機場近的酒店住下來。但怎麼去酒店也成了問題。

當時到處都找不到可以離開機場的車,打車軟件上根本就喊不到車。這個時候,我們遇到了一位好心的本地小哥,他說可以用私家車把我們送去酒店。

同行小姐姐帶着孩子,可能也比較害怕,我們查看了司機的證件並且留了車牌號。

一路上,這名司機說可以理解我們的擔憂,如果是他去外地,也會有警惕心的。他還問我們有沒有需要的生活用品,他可以送我們去買,不用怕麻煩他。又說了很多讓我們注意防護的話,還讓我們留了他的電話,說有困難打給他,他會盡量幫助我們。

之前我曾擔心6日不能走,就提前在三亞灣的一家酒店訂了一晚房間,當時價格是388元,想着之後再考慮續住的問題。後來意識到一時半會兒走不了,就訂了後面幾天的房間。

三亞市政府要求酒店爲滯留旅客提供半價續住服務,酒店就按照門市價700,要求我們支付350元一晚,我們就覺得很不合理。因爲你在攜程網上掛的是380 ,現在突然要求按門市價打對摺。

當時我們很多旅客一起打了市長熱線,也找當地工作人員反饋了這個情況。後來我們訂9日晚上房間的時候,酒店那邊就給了我們200一晚的價格,而且是包含早餐的。

不過午餐和晚餐還是要自費,50元一位,就是普通的盒飯。

我們住的酒店,到7日中午還能點外賣,7號下午開始就很難點到了,外面的店鋪也幾乎全部關門。我只能在外賣平臺軟件上找跑腿小哥。

後來因爲一些原因,小哥沒能拿到外賣。他加了我微信,說看到有東西就給我買,一直等到下午將近6點,小哥說街上還是沒有開門的便利店。他問我有沒有喫的?同行有多少人?說要給我們送點喫的來。過了一會他真的送來了,說隨便做了點,讓我隨便喫點。

我拿到盒飯時都快感動哭了。想給小哥發個紅包,他也執意不收。

現在小哥如果有時間,比如說接了單順路經過我這邊,他就會送一份飯過來。而且他給我打的飯量都特別足,味道也挺好的。所以我沒有訂過酒店的盒飯。

這次因爲疫情滯留在了三亞,是不幸的,但是一路上遇到這些好心人,我又是幸運的。我相信海南疫情很快就會過去的,滯留難兄難弟們一定要堅持!我們一起回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