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8月10日訊(編輯 馬蘭)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昨日慘遭FBI(聯邦調查局)“抄家”,而他也成了美國200多年曆史上首個被FBI搜查住宅的前總統。

對此,他昨日在聲明中表示,這是美國的至暗時刻。

事件發生時,特朗普正在紐約的特朗普大廈,隨後參加了美國參議院初選競選活動。在該活動的公開講話中,特朗普並沒有提到這次突襲行動。

關於他被FBI突襲一事則在週一成爲全美的爆炸性新聞,各方也在一天的發酵之後,給出了更加明確的迴應。

海湖莊園搜查事件對特朗普來說意味着什麼?對司法部門和FBI意味着什麼?對中期選舉又可能產生什麼影響?或許從紛紛擾擾的衆生相中,我們可以摸到一點苗頭。

特朗普方迴應

特朗普雖然沒有在週二的競選活動上對搜查發表看法,但他在社交平臺Truth Social上發佈了好幾則推文,其中一個帶有強烈競選廣告色彩的視頻被置頂。

該視頻名爲“一個衰退的國家”(A Nation In Decline),前半部分以黑白的形式出現,伴隨着特朗普的旁白:美國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高通脹、高油價、高犯罪率……美國在很多方面都成了笑話。鏡頭中還有美國現總統拜登沮喪低頭的畫面。

而到了後半部分,彩色畫面切入,而特朗普則在視頻中承諾將帶領美國人重回偉大,並在視頻最後切入信息“最好的還沒有到來”,表示他仍將參加2024年選舉的決心。

此外,他還發布了多條文字推特,矛頭直至民主黨和白宮,聲稱這是民主黨對他的污名化行動,且拜登對突襲事前知情。

特朗普兒媳勞拉表示,這次突襲是民主黨將司法系統武器化的行動。她表示特朗普此前一直配合FBI的調查,交出必要的文件,但FBI仍然製造出不必要的大場面。這是因爲民主黨,甚至在整個政府機構中都有人討厭特朗普,他們害怕特朗普宣佈參與總統競選。

司法部剋制回答

據一些法律人士的意見,司法部決定對前總統特朗普的海湖莊園進行全面突襲的行動似乎並不合理,這與此前的希拉里或其他高層涉嫌機密文件時的處理方式並不一致,將導致美國司法的雙重標準。

希拉里此前家中從未遭遇突襲,儘管她同樣被懷疑不當處理官方記錄文件,她最後面臨的也只是行政罰款,而不是刑事起訴。目前來看,對特朗普突襲的正當理由並不充分。

而按照一般流程,如果懷疑特朗普不當處理機密文件,應該先讓大陪審團爲被扣押的文件材料和打開特朗普的私人保險箱向特朗普發出傳票,通常,特朗普的律師將對傳票提出質疑,因其中某些文件可能涉及到其他人的隱私保護。

但現在,司法部忽略了傳票的過程,直接讓FBI執行搜查程序,並扣押全部文件。這一般只在傳票不合適的情況下,比如擔憂證據被破壞。

但因爲當時特朗普在紐約,如果FBI持有立即出示涉案資料的傳票的話,他本人或家人並沒有立刻銷燬證據的可能性。此外,銷燬證據將比不當處理的罪責更大,特朗普方非萬不得已也不會這麼做。

綜上來看,除非特朗普家中的文件十分關鍵並處於隨時被銷燬的風險中,否則美國司法部及FBI的這次行動很難被證明是合適的。

美國司法部長加蘭(Merrick Garland)對此只是簡單迴應:沒有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司法委員會中共和黨籍的最高層官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則表示已經在週二與FBI的局長談論過對此次事件的擔憂,並抨擊司法部及FBI仍不給出解釋的行爲。

他表示,如果FBI對昨天的行動無法給出透明的解釋,並消除人們對其行動出於政治偏見的懷疑,他們可能將作繭自縛,付出巨大的代價。

共和黨人表態

FBI突襲也同樣激起了共和黨人的憤慨。共和黨在這件事上幾乎從上到下地表示出對特朗普的支持。

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克奈爾在週二晚的一份新聲明中要求美國司法部對此立即做出解釋。

甚至與特朗普公開不合的前副總統彭斯也抨擊司法系統在這件事上的“歪屁股”。他譴責道:“多年來,FBI一直被發現在共和黨執政期間出於政治動機行事,司法部必須解決內部持續存在的黨派問題。昨天的行動破壞了公衆對美國司法系統的信心,加蘭總檢察長必須全面說明行動的理由,並且需要立即澄清。”

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衆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則在週一的一份聲明中強調,若共和黨在11月中期選舉中贏得多數席位,將立刻介入對司法系統的審查。他補充稱:“總檢察長加蘭,保存好你的文件並清理你的日曆。”

共和黨戰略家倫茨(Frank Luntz)表示,這次突襲已經超出了政治的範圍,甚至威脅到美國民主。如果最後沒有無可辯駁的證據出現,FBI可能會被摧毀。

對FBI突襲特朗普莊園的擔憂也改變了共和黨內現在對特朗普提前宣佈選舉的看法,很多人開始呼籲特朗普選擇就宣佈參與選舉。甚至連特朗普黨內的最大競爭者德桑蒂斯和其他候選人也支持這種做法。

民主黨人撇清

漩渦中心的另一端,民主黨人則保持謹慎的態度發聲。白宮在最新的聲明中表示,拜登對這次突襲完全不知情,並強調司法部的行爲是獨立的。

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在週二接受採訪時則輕笑道:“你希望他們(共和黨)說什麼?這是他們試圖破壞一個人(加蘭)的典型行爲。”

她對共和黨提出的司法機構政治化指控嗤之以鼻,並指出FBI的局長甚至還是特朗普任命的。

前民主黨籍總統克林頓的資深顧問卡維爾(James Carville)則表示,共和黨人不應該輕易相信一方並表態。因爲這個突襲搜查的性質非常嚴重,最高層如果沒有廣泛考慮的話,行動不可能進行。

民主黨對FBI和司法部的行動保持謹慎態度,但傳遞出一個信號:司法、執法機關的行爲是獨立自主的,而如果不是嚴重到一定程度,他們不會選擇對前總統做出這種行動。

民衆意見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突襲發生後,自發聚到海湖莊園前聲援特朗普並表達對司法系統的抗議。

但也有呼籲停止擴大事態的輿論,在推特話題“No President(沒有總統)”的討論中,相當一部分人表示,相信美國法律,並認爲這次行動是合法的。他們認爲這次行動已經成爲共和黨人宣傳的利器,但賣慘博同情也不能改變司法部門對特朗普的調查。

支持特朗普和反對特朗普的羣體再次站上擂臺,而這一切仍需要等待司法部門最終的回答。

佛羅里達州的民調專家Brad Coker則表示,這是一把雙刃劍,一切將取決於FBI是否獲得了實質性的證據。否則,闖進前總統家中尋找一些沒有意義的文件的行爲可能將讓特朗普重獲支持。

他表示,此前的國會聽證會已經大大打擊了特朗普在民間的支持率,但現在,人們正在重新考慮這件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