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律專家表示,調查人員必須獲得美國司法部最高層的同意,包括美國司法部部長加蘭。

當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人員進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的住所海湖莊園進行搜查時,後者還在紐約。FBI究竟爲何行動?目前事情進展如何?

據美媒報道,FBI在尋找什麼以及爲什麼尋找,目前可能還不得而知。但要獲得搜查令,調查人員必須向法官證明被調查者有犯罪行爲的可能,且證據就位於海湖莊園。

今年早些時候,特朗普將15箱保存在海湖莊園的機密文件交給了美國國家檔案館,其中的一些文件箱標有“絕密”字樣。與特朗普關係密切的人士證實,搜查與上述情況有關,並涉及特朗普處理機密文件和總統記錄的方式,且FBI在搜查後帶着新的材料離開。

截至記者發稿時,美國司法部和FBI拒絕就這次突然搜查發表評論。

法律專家:調查須獲美司法部長的同意

特朗普在聲明中寫道,他一直在與相關政府機構“合作和配合”,因此突擊檢查沒有必要也不合適。“他們甚至闖入了我的保險箱。”特朗普說,“像這樣的事情以前從未發生在美國(前)總統身上。”

有美媒評論稱,FBI的搜查行動代表美國政府在如何審查前總統的行爲上邁出重要一步。根據“水門事件”後出臺的《總統記錄法》,美國總統任期內的某些記錄屬於公衆而非自己,但這並非刑事法規。但此次,搜查令和FBI的行動標誌着嚴肅的刑事調查。有法律專家表示,在檢察官要求地方法官批准對特朗普住所的搜查令之前,鑑於此次搜查具有重要歷史和政治意義,調查人員必須獲得美國司法部最高層的同意,包括美國司法部部長加蘭(Merrick Garland)。

今年2月,加蘭曾稱,美國國家檔案館向美國司法部通報了海湖莊園的機密材料,並表示會根據事實和法律着手。今年6月3日,美國司法部調查人員與特朗普的律師在該度假村會面,在這次訪問中,包括反間諜和出口管制科科長在內的四名調查員參觀了一個地下室,那裏存放着幾箱材料。五天後,調查人員給特朗普的律師發了一封信,要求他們進一步保護儲存文件的房間,並敦促助手們在房間裏加了一把鎖。

美國Mark Zaid律師事務所國家安全律師莫斯(Bradley Moss)分析稱:“FBI在6月得知特朗普在海湖莊園仍有文件,並認爲有必要在兩個月後帶着搜查令回來,這對我來說,表明該機構有證據表明特朗普和他的工作人員持有額外的機密記錄,並且沒有采取任何措施將它們妥善歸檔。”

美媒稱,目前還不清楚美國司法部的調查牽涉哪些刑事法規。但銷燬或刪除聯邦記錄、不當處理機密文件、調查期間篡改信息等都違反了聯邦法律。

政治影響

白宮新聞祕書讓-皮埃爾(Karine Jean-Pierre)表示,白宮事前沒有得到此次搜查的預先警告,也是從公開報道中瞭解到此事的,司法部門獨立進行調查。

這次搜查正逢特朗普權衡是否在2024年競選第二個總統任期之際。密歇根州立大學法學教授卡爾特(Brian Kalt)說,美國司法部有一條持續了數十年的政策,即在任總統不能被起訴,但對總統候選人沒有這種保護。起訴一名候選人可能會產生政治影響,沒有憲法能給予總統候選人任何形式的刑事豁免權。

儘管一些共和黨人一直在尋找其他候選人取代特朗普,但由於美國司法部和FBI至今沒有對搜查原因進行迴應,引起了共和黨人的反彈。共和黨人認爲,美國司法部和FBI必須對行動“充分說明”以及“立即通報”。

也有 民主黨人呼籲美國司法部提供更多信息,一些民主黨人警告說,如果搜查僅僅是在調查前總統的記錄保存情況,而不是更嚴重的問題,那麼在政治上甚至可能會有助於特朗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