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經理的隱形重倉股越來越多地體現了“第二增長曲線”,即上市公司在原有主業的基礎上正在轉型並希望實現第二次增長。

在資本市場,不確定和爭議也往往意味着彈性,這類帶有不確定性的“第二增長曲線”上市公司,越來越多地進入基金經理的隱形重倉股。儘管不確定性會帶來股價的巨大波動,但部分個股也爲明星基金經理帶來驚人的回報。

基金隱形重倉股

或有10倍股

“你認爲未來三年或五年內,具有3倍甚至10倍想象力的股票可能會在哪裏?”在最近一次對廣州某公募基金經理的專訪過程中,面對證券時報記者拋出的問題,該基金公司管理超過100億元資金的基金經理坦言,很可能在他的隱形重倉股中。這位基金經理認爲,此類股票具有爭議和不確定性,但增長的想象力也非常大。“10倍股不大可能出現在基金前十大重倉股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基金經理的隱形重倉股中,涉及的相關股票大多偏中小盤,並具有“業務轉型”的特點,即所謂的“第二增長曲線”。比如上述基金經理持倉的一隻科技股的第一增長曲線是工業檢測,但該股備受基金經理關注的是上市公司孵化的高端醫學儀器業務,該業務可能使得這家上市公司的傳統業務和基本面得到極大改變。

“不少隱形重倉股的一個特點在於,第一增長曲線還在進行中,但想象力不大了;第二增長曲線正在佈局中,有想象力但還沒有轉正爲白馬,彈性大,但還不能作爲核心持倉。”深圳一位管理着70億元資金的基金經理直言,隱形重倉股多爲二線成長品種,如果第一增長曲線都不行了,那市場也不大可能會相信第二增長曲線能夠實現,因爲機構資金首先認可至少能做成功一件事的上市公司。

上述深圳基金經理認爲,第一增長曲線意味着上市公司做成功一次,而第二增長曲線可能正處於蛻變過程中,但這類品種多多少少會存在缺點,可能是面臨行業問題,也可能是處於第二增長曲線的轉型過程中,但還沒有完全變身。

“正因爲這些上市公司積累的市場印象大多來自第一增長曲線,因此第二曲線一旦實現,股價彈性會很大。”華南另一位基金經理認爲,市場沒有充分認識的上市公司纔能有更大的機會,但好的上市公司都是市場選出來的,好的上市公司大多波動小,可以作爲核心品種,彈性大、波動大、有缺點、有想象力的可以作爲組合的衛星品種,也就是隱形重倉股。

明星基金也佈局

在隱形重倉股的個股選擇上,即便是明星基金經理也會受到第二增長曲線的誘惑。

例如,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從全球家電智能控制器龍頭轉型到儲能業務的拓邦股份,備受基金經理的關注。

根據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拓邦股份在今年二三季度內吸引了大量基金的調研,而它披露的半年度報告也顯示了明星基金已將其作爲隱形重倉品種。根據拓邦股份的半年報,明星基金經理丘棟榮管理的中庚價值領航基金,在二季度期間總計買入超1600萬股。

拓邦股份正在轉型,不大可能立即成爲基金經理的核心品種。丘棟榮將拓邦股份作爲其隱形重倉股,很可能也是看中該股第二增長曲線具有的彈性。從拓邦股份的股價運行區間看,丘棟榮對這隻隱形重倉股挖掘相當成功。雖然買入位置在6月份的高位,但截至目前,中庚價值領航基金在該股上獲利已超過20%,若丘棟榮是在4月或5月買入拓邦股份,獲利幅度或已超過40%。

挖掘具有第二增長曲線的隱形重倉股,還包括睿遠成長價值基金經理傅鵬博,這位明星基金經理在今年二季度大幅增持廣和通,累計持有達2588.萬股,持股市值已超7億元。

廣和通的傳統業務主要以中低速無線通信模塊爲主,集中在POS機、筆記本電腦相關組件上,在該領域有較大的競爭優勢。廣和通8月8日公告顯示,公司上半年營收同比上漲32.71%。不過,雖然該公司市佔率較高,但該股上半年淨利潤同比上漲僅有0.56%。顯而易見,無論是站在2022年或未來五年內,POS機和筆記本電腦的相關通信模組的增長潛力,以及目前的業績,是難以打動精挑細選的公募基金經理的。

在上述背景下,明星基金經理傅鵬博卻將廣和通作爲隱形重倉股。同時,在8月9日該股還吸引了包括南方基金、景順長城基金、博時基金在內的128家機構調研。

不怕爭議怕沒彈性

上半年業績疲軟的歐普康視,也因爲第二增長曲線,被明星基金經理重新重視。

歐普康視的半年報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6.84億元,同比增長20.05%;實現淨利潤2.58億元,同比增長0.90%。儘管該公司業績並不漂亮,葛蘭管理的中歐醫療健康基金在今年二季度內卻進行了大幅增持。

業內人士猜測,葛蘭作爲明星基金經理,能夠容忍歐普康視低迷的業績,並在二季度內進一步增持選入隱形重倉股,很大可能在於公司第二增長曲線可能帶來的想象力。2021年11月,歐普康視定增事項獲得證監會同意,公司擬募集資金不超過20.42億元,其中4.18億元用於接觸鏡和配套產品產業化項目,餘下16.24億元用於投資社區化眼視光服務終端建設項目,這被許多賣方機構認爲具有第二增長曲線的潛力。

據證券時報記者瞭解,包括歐普康視在內的許多個股之所以成爲明星基金的隱形持倉,而非十大核心持倉,即在於不確定性和爭議,但在資本市場,不確定和爭議也往往意味着彈性。

小市值股票陽光諾和,也同樣體現了這一點。該股披露的半年度顯示,朱少醒管理的富國天惠基金在二季度期間買入該股約170萬股,爲陽光諾和的第一大機構投資者。

陽光諾和是一家醫藥研發公司,成爲隱形重倉股的很大原因,可能也在於面臨的行業競爭,該股的主要業務是CRO,而在A股該領域還有多家大型上市公司,但CRO的領域特點具有“小公司也有春天”的可能,瑕疵和優勢使得這家二線公司成爲明星基金的隱形重倉股。

華南一位醫藥基金經理接受證券時報記者採訪時,也曾以CRO的股票選擇爲例指出,他之前更多是買頭部公司,不太關注行業中的小企業,理由是這類公司缺乏足夠寬闊的護城河,業績持續性沒有那麼強。但他發現一個週期來臨後,小企業搶訂單能力也在增強,訂單充裕之後,企業運營資金會進一步充裕,並帶動人才、技術、經營水平提高,從而促進小企業快速成長。

“在行業紅利來臨時,這種中小型企業彈性會顯著放大。”上述醫藥基金經理強調,在行業紅利來臨時,這種中小型企業彈性會顯著放大,一方面是經營彈性,另一方面是股價彈性,因爲此類小股票的估值起點比較低。但他也認爲此類上市公司只能作爲高彈性的隱形重倉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