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 廊坊全面取消限購!環京樓市,跌宕幾年間

中新網8月11日電(中新財經記者 左宇坤)在這個隨處可見“冀R”與“京牌”穿梭的地方,人人都記得2017年,卻再也回不到2017年。

一條河,兩城人

和大部分工作生活都在北京的人不一樣的是,住在燕郊、工作在北京的彭燕(化名),她的北京健康寶照片旁,多了“通勤”兩個字。

“只要有這個通勤標,在河北做的核酸結果就會同步到北京健康寶,但偶爾也不太穩定。”疫情的反覆讓彭燕常常面臨進京通勤難的問題,她還記得政策剛出時,自己興致勃勃地去檢查站提交了居住證明、工作證明等。老公懶得去申請,往返幾次也就自動帶上標了。

在這個隨處可見“冀R”與“京牌”的地方,同彭燕一樣的人還有很多,2021年底,北京環京通勤人員信息庫已錄入92萬人。他們主要分佈在兩個組團,一個是北三縣,有說法叫“大香蕉”——大廠、香河、燕郊;一個是中部的“廊安涿”——廊坊市區、固安、涿州。

環京價值梯隊中,離北京市中心只有30公里、與通州隔河相望的廊坊小鎮燕郊名列前茅。“北三縣裏燕郊是最強的,它離北京通州的核心地帶非常近,尤其是在東部工作的很多北漂都住在燕郊。”長期關注北京購房圈的“北京拆哥”對中新財經記者介紹,燕郊的房價相對來說是環京中最堅挺的,購買需求也是最旺的。

燕郊房地產中介小徐是個愛喫燒烤的河北人,他記得2010年剛剛從事中介工作時,店門口有家東北燒烤店,那時燒烤也就一兩元錢一串,不過自己捨不得買,帶自己的師傅卻常常大方地請自己喫。師傅跟他說,咱這行,有盼頭。

那時的燕郊房價大概在5000元/㎡左右,處於穩步增長階段。小徐記得當時遇到過一位客人,2008年趁着北京奧運會的風在燕郊以4000元/㎡左右的價格買了房,漲到7000元/㎡時出手賣了,感覺“漲到頭了”。

但令人措手不及的是,2015年通州成爲北京城市副中心,加上2016年北京樓市的大幅升溫,大量購房需求外溢至環京區域。“當時的市場像瘋了一樣,剛需和炒房扎堆湧來,中介甚至連出門發傳單的時間都沒有,還要僱人上街發。”小徐回憶,不到一年時間,自己經手的房價基本都翻倍,而且越靠近北京漲的越多。

被難遇的樓市大行情和無數“副中心崛起”概念裹挾的2017年,燕郊單價一度摸到4萬元,部分項目甚至叫價近5萬元。“當時還有人聯合起來押房,幻想着房價突破5萬元甚至6萬元大賺一筆,沒有人覺得自己會是‘接盤俠’。”小徐說。

可“瘋狂”很快等來了“緊箍咒”。2017年,北京“317”新政加上廊坊限購升級,燕郊從“炒房神話”的狂歡直接跳轉到“房價腰斬”的狼藉,血虧、棄房斷供的例子屢見不鮮。

“不到一年時間就跌下來了。最顯著的是燕郊,從單價三萬多跌到了一萬六七,整體來說跌去50%-60%了。”拆哥說,再比如廊坊市區在2018年初高位單價18000元左右,現在可能“一萬掛零”,或者八九千元才能出手。

新政之下,早有躁動?

貝殼研究院監測數據顯示,今年7月廊坊市二手房成交均價在1.3萬元/平米左右,較2017年成交均價高點跌幅接近6成,較去年同期均價跌幅也達15%。

“燕郊房價在2021年擡頭了一陣子,契機是當時開始沒有本地戶口和三年社保的也可以買房,有北京的工作證明就行。”小徐回憶,但因爲沒有明面上的政策,手續也需要快點走完,因此當時流程簡單的二手房頗受歡迎。

近日,廊坊終於等來了正式官宣的限購、限售鬆動調整。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政府官網顯示,取消戶籍、社保(個稅)等不適應當前房地產市場形勢的限制性購房條件,同時對“北三縣”和環雄安新區周邊縣(市)的住房限售年限要求也全面取消。

“這個事我們並不意外,因爲之前已經有地方悄悄放開了。”拆哥也提到,燕郊從去年開始就陸續有人買房,包括一些投資的人,他們已經感覺到可能會有調控的放鬆。

“不過目前爲止,燕郊的房價沒有太大變化。就是建設中的北京地鐵22號線經過燕郊,地鐵沿線確實有上漲的感覺,但漲幅非常弱,差不多一平米漲三四百元左右。”拆哥表示。

北京市民聶女士最近去燕郊看了些房子。“都說今年燕郊房價還在跌,手裏有點閒錢就想買一套改善房,或者放幾年能賺個兩成左右也是不錯的。”

聶女士介紹,自己看的房平均單價在2.1萬-2.3萬元不等,基本都是高層。“但有的密度太大壓抑感強,有的配套好的戶型不理想,有的離地鐵近但配套差,總之還沒挑到很滿意的。不過價格還可以接受,畢竟天通苑的房價都3萬-4萬元了。”

“有人說燕郊像香港一樣,全是高樓,基本都是25層到30層以上;大廠則離北京市政府新址很近,密度相對適中,還能看河景。”拆哥也提到環京不同地區的不同特點,他認爲這次政策對燕郊、大廠、固安等有一定利好,對香河和廊坊市區等可能會偏弱。

環京房價,還能回到哪一年?

“我同事從國貿開車去廊坊開會,往返一百多公里,屬於出差可以報銷;同樣是從國貿去昌平開會,也是一百公里,但因爲在市內沒法報銷。”正如彭燕所言,阻擋不少剛需羣體在環京地區買房的最大原因,還是“離北京再近,也不是北京”。

一個月前,在昌平安家的任曦(化名)起了個大早,一路順暢來到了燕郊,70公里的路程差不多正好走了70分鐘。她想起上一次來燕郊還是幾年前,也是炎熱的夏天,眼睛一花,一進燕郊城就被拍到了違章。

任曦在2008年低價入場,買了一套燕郊房產並落戶燕郊。但爲了讓孩子更好地升學,2013年賣掉了燕郊的房子搬到昌平。“當時房價正在逐漸拉高,晚賣一星期能多賺十多萬,但我的賣出價也是本金翻倍了,想到爲了孩子,沒感到很難受。”

今年,任曦成功積分落戶北京,結束了人戶分離的生活,徹底斷掉了和燕郊的聯繫。“聽說當時小區的房價都跌回2016年了,但有人甚至還在還着月供,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燕郊的房價還能回到哪一年?很多人都在想這個問題。“無論如何也回不到2017年了。4萬元的均價和通州部分二手房的價格旗鼓相當了,不管從行政區域還是配套來說,這個現象都不合理。”小徐認爲。

但環京房價在穩中回暖,也是一個好消息。“有認識的人在廊坊市區以15000元的單價買的房,2020年掛到8000元多也沒人看,現在對她來講或許是有了解套的機會。”拆哥也提到。

“取消限購限售有助於激活市場,部分被政策、疫情等因素抑制積壓的需求短期有望集中釋放,帶來成交量的回升。”貝殼研究院高級分析師唐瑄認爲,但本輪政策放開不會導致市場過熱,不會引發房價快速上漲。

“一方面房企流動性困難引發的新房交付問題仍然是壓制市場回暖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政策出臺到購房者的預期和信心修復需要一定時間。”唐瑄說。

對於衆多住在燕郊的人來說,除了政策利好,信心也同樣重要。彭燕提到,《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區)“十四五”時期交通發展建設規劃》中提出,“研究進京綜合檢查站向北三縣東、南部邊界設置的可能性和方案,推進城市副中心與北三縣互聯互通及便利出行”就非常讓她們振奮。

“一切都會慢慢好的,但再也不會有那時一兩元錢一串的燒烤了。”小徐說。(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