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刀劍笑&叨叨姐

在網上被稱爲特朗普“哼哈二將”的蓬佩奧和博爾頓,遭到伊朗特工“暗殺”?

美司法部一份新發布的指控文件描述了一系列好萊塢大片式的“密謀暗殺”情節:那個所謂“伊朗特工”據稱來自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他分別出價100萬和30萬美元“幹掉”蓬佩奧和博爾頓,結果竟然委託給了FBI“機密線人”……

美國官方表態加上美媒“興致勃勃的炒作”,讓這個“指控”迅速成爲國際輿論熱點,但也立即遭到伊朗方面的嚴正駁斥。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批評美方指控毫無根據,具有政治目的,並且嚴厲警告美國別對伊朗公民採取任何行動。

而美伊之間的這場“戲劇性互動”,恰好發生在一個特殊時刻。

1

美國司法部描述了一場好萊塢大片式的“暗殺密謀”。

被指控者,沙赫拉姆•普爾薩菲,現年45歲,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在美媒報道中被簡稱爲“一名伊朗特工”。美國檢察官說,這可能是對美國2020年1月殺害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進行報復。

指控文件這樣梳理“策劃過程”:

一開始,普爾薩菲聯繫上一個在美人員,要求他拍攝博爾頓的照片,用於自己正在創作的一本書。但巧合的是,這個“在美人員”正好是爲FBI工作的“機密線人”。

接着,普爾薩菲又問這個線人能否僱用殺手“除掉一個人”,目標後來被證實就是博爾頓。指控文件中說,普爾薩菲出價30萬美元,並承諾事後爲那個線人和殺手提供保護。

指控書說普爾薩菲還就暗殺行動提出一些細節性“建議”,比如在什麼地點以什麼方式實施,特別提醒說博爾頓有獨自散步的習慣。

除了幹掉博爾頓,這個“伊朗特工”說他還有“另一份差事”,出價更高,100萬美元。

這第二個目標是誰?指控文件沒說。但CNN和Axios等美國媒體多方打探,說接近蓬佩奧的消息人士證實,那個美國前國務卿就是預定目標。早在上週,美國司法部就通知了他。

美國司法部“戲劇性的”指控一出,立即引來美媒興致。

相關報道幾乎都介紹了博爾頓和蓬佩奧的對伊強硬立場,以及他們在任時的各種反伊仇伊言行。這在一定程度上讓倆人成爲伊朗特工的暗殺對象“變得可信了”。

比如,博爾頓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時一直支持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來特朗普政府也確實那樣幹了。蓬佩奧呢?美軍殺害蘇萊曼尼時,他正在國務卿任上。

博爾頓很快發表聲明,對美國司法部、FBI和特勤局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謝。當晚,他在CNN一檔談話節目中進一步迴應。他一邊打趣說“爲如此低的暗殺價碼感到難堪”,一邊又對伊朗放出各種狠話,核心意思就是一個:伊朗“是美國的敵人”。

在美國司法部宣佈相關指控後,現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也出來表態,稱伊朗如果攻擊美國公民,“包括現在或曾經爲美國效力的人士”,將會面臨嚴重後果。

美檢察官說,這個“伊朗特工普爾薩菲”一是被控密謀買兇殺人,最高可判10年;二是被控試圖爲跨國謀殺提供物質支持,最高可處15年監禁。FBI10日當天就發出通緝令,但據稱普爾薩菲現在伊朗境內,而美伊之間並無引渡協議。

美國司法部、FBI加上白宮高官和一衆美媒“前赴後繼”的指控、通緝、警告和猜測報道,讓“伊朗特工試圖暗殺特朗普時期兩大高官”的消息立即成爲國際輿論焦點。

伊朗方面的迴應來得非常快。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卡納尼當晚就做出駁斥,批評美方指控毫無根據,具有政治目的和動機,“旨在製造氣氛並試圖逃避美國政府犯下的無數恐怖罪行,比如暗殺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支持以色列政權以及扶持恐怖組織等”。

他還表示,美國對伊朗無休止的指控以及失敗的對伊政策仍在延續。伊朗強烈警告美國,不要以這些荒謬的指控爲藉口對伊朗公民採取任何行動,伊朗將保留在國際法框架內捍衛政府和人民的權利。

2

這一“暗殺”戲碼的爆出時機,耐人尋味。

就在3天前的8月8日,新一輪旨在美國解除對伊制裁、各方重新履行伊核協議的維也納會談結束。伊朗談判小組當天就返回了德黑蘭。

同一天,歐盟向伊核談判各方提交了一份關於恢復履行2015年伊核協議的“最終文本”。

伊朗方面對此的表態和以前幾無差別:“最終協議必須滿足伊朗人民的權益,並保證可持續解除對伊朗的制裁。”

如今,正值美伊雙方對這一“最終文本”做出政治決定的緊要關頭。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丁隆告訴補壹刀,伊核談判一直以來的一個瓶頸,就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定性問題。現在爆出這個所謂“暗殺”戲碼,從側面說明美伊圍繞這個問題仍然存在較大分歧,華盛頓就製造出所謂“革命衛隊就是恐怖組織”的輿論氛圍,試圖從外圍對德黑蘭施加壓力。

對是否將革命衛隊移除恐怖組織名單一事,美伊長期爭執不斷。

在華盛頓看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定性問題與伊核問題不相關。

德黑蘭對此的態度是,“革命衛隊是一支國家軍隊,將國家軍隊歸類爲恐怖組織是不可接受的”。德黑蘭還認爲,如果恢復2018年之前的伊核協議,那麼取消美國2018年後出臺的所有對伊朗制裁措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華爾街日報》因此將是否將革命衛隊從恐怖組織名單中移除視爲伊核談判中可能最具政治敏感性的問題。

丁隆表示,在革命衛隊的定性問題上,美國國內政治保守派勢力施加了很大壓力,以色列對此也持反對態度,而伊朗方面也很堅持,暫時看不到美伊就此妥協的空間。

除了革命衛隊定性的問題,伊核談判還存在另一個重要分歧。那就是伊朗要求美國給出承諾,不管今後美國政府如何更迭,伊核協議不能再次被廢止。

德黑蘭的擔心很現實。

奧巴馬執政時期與伊朗簽署核協議,特朗普上臺後,卻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並重啓對伊朗的大規模製裁。

然而,華盛頓無法做出這樣的保證。

美國沒有任何現成的法律能夠讓其與伊朗簽署任何約束未來美國政府的協議。如果想要達成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條約,得要徵得參衆兩院的通過,對拜登政府而言,這具有相當的難度。

3

事實上,最近一段時間,美伊雙方之間你來我往的複雜博弈也給當前的伊核談判蒙上了一層陰影。

拜登7月中旬的中東之行,“試圖減緩正在加速的伊朗核計劃”。然而,拜登7月13日在以色列做出表態:“美國不排除使用武力作爲阻止伊朗研製核武器的‘最後手段’”。

等到7月16日,拜登中東行的最後一天,伊朗政府宣佈對61名美國人實施制裁,其中包括蓬佩奧和博爾頓,理由是“他們支持伊朗的一個恐怖組織”。

緊接着,伊朗外交部稱,美國試圖利用“伊朗恐懼症”製造地區緊張局勢。

對此,美國福克斯新聞網認爲,“拜登中東行沒有爲恢復伊核協議提供保證,(反而)破壞了各方達成任何協議的可能”。

確實,拜登到訪之後,中東地區的火藥味更濃了。

7月18日,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長宣佈,特拉維夫“正在制定軍事計劃,以針對‘伊朗核威脅’發動攻擊”。

同一天,伊朗一名政府高官公開表示,“伊朗已經完全有能力製造核彈,但我們並沒有決定這樣做”。

進入8月,美伊關係仍不見緩和態勢。

美國財政部1日以“與伊朗有關聯”爲由,將6家公司和一艘船列入制裁名單。伊朗第二天就做出對這輪最新制裁的迴應:決定啓用數百臺新型離心機。

之後的事情,就是之前曾經提到過的了。

如今看來,美伊依然嚴重缺乏互信,伊核談判的前景恐難言樂觀。

圖片來自網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