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冤也不冤,如果說到冤,“小六子”抗命放棄錦州(注意不是瀋陽),讓本來心裏打鼓的日本關東軍,得以放膽佔領全東北,以軍法論,該不該殺?結果是之後照樣坐鎮北平當他的小委員長,一直到熱河抗戰失利,纔在舉國輿論壓力下辭職旅歐,也沒有性命之憂吧?

結果一年多之後回國,繼續出任鄂豫皖剿總代總司令和西北剿總代總司令,這裏面固然有東北軍實力仍然很強的因素,但是關鍵在於,這一時期的少帥還是非常聽話的,也能夠替“盟兄”背鍋,戰場上就算慫了一點,也不致死罪。

1935年國民革命軍銓敘,張少帥毫無懸念位列陸軍一級上將,不是因爲戰功也不是因爲資歷,就是手下有幾十萬東北軍,以及東北易職和中原大戰擁蔣的抉擇。要知道,韓復榘早在1929年蔣馮戰爭中,就已經叛馮投蔣,也算“正確”抉擇過的。

東北軍是雜牌,韓復榘曾經效力的西北軍當然也是雜牌,“十三太保”之一嘛,而同樣出身西北軍的宋哲元,其實在盧溝橋事變中責任也很大,不復長城抗戰時期的堅決和勇猛。

作爲平津地區的最高軍政長官,宋哲元拒不相信老蔣的判斷,在日軍增兵準備大打的態勢下,仍然試圖與日軍媾和,同時拒絕中央軍北上增援,坐失戎機,終致平津戰局不可收拾,第29軍倉皇撤出。

身爲陸軍二級上將,宋哲元的罪過不小吧?那麼爲何能夠軟着陸、甚至在病死後追贈“陸軍一級上將”呢?主要原因是長城抗戰有功,並且在平津淪陷後能夠知錯,主動自解兵權,將第一集團軍(第29軍擴編起來的)完全交予軍委會指揮,腦袋後面沒有反骨。

(宋哲元)

既然雜牌將領都可以寬容,嫡系更不必說,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代司令長官、第二集團軍總司令劉峙,在平漢路戰役被日軍打的一潰千里,被坊間譏笑爲長腿將軍,重慶各界要求嚴辦,結果如何呢?撤了戰區主官,調回重慶擔任衛戍司令,安然過關。

重慶防空洞慘案後,各界再次要求嚴辦衛戍司令兼防空司令劉峙,軍事委員會不得已舉行會審,何應欽急忙給軍法執行總監部打招呼,大概意思是劉峙爲資深上將,你們不可以太過分、不能不考慮俺和委員長的面子。

啥意思呢?那就是官至二級上將以後,已經躋身國民革命軍軍銜最高的60人當中,非萬不得已,是不能軍法處置甚至處以極刑的,這裏面也涉及到軍隊的臉面問題嘛。人家劉峙既是八大金剛之一,又是四小金剛之一,有後臺地人。

那麼同樣也是陸軍二級上將、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山東省主席韓復榘,爲什麼必須死呢?

第一是不聽話了。

韓復榘主魯後,大搞“獨立王國”,大肆擴建軍隊,截留全部稅收,甚至把南京派來的黨部主任都給祕密卡擦了,對南京政府的軍政命令想聽就聽、不想聽就掀桌子,儼然成爲了“軍閥三代”(北洋軍閥、新軍閥之後),這是老蔣無法容忍的。

山東不是西南西北偏僻之所,在民國年代屬於腹心和富庶之地,連接着華東和華北,這樣的地方如果冒出來了個不聽話且擁兵自重的地頭蛇土皇帝,無論換哪個人在南京政府當家,也必欲除之而後快,這是原則問題。

第二是有異心了。

衆所周知,馮玉祥兵敗下野後,曾經兩次寓居泰山,泰山是誰的治下?當然是山東省主席韓復榘,他邀請老長官到自己的地盤上,有事沒事聊時局,甚至一度表現出對當年叛馮投蔣的悔意,你說老蔣知道以後作何感想?

老蔣對於馮玉祥重掌兵權的可能,那是非常警惕的,馮玉祥組建的“察哈爾抗日同盟軍”,竟然遭到了日軍和蔣軍的雙重進攻,可見一斑。如果手握重兵和地盤的韓復榘,與老長官勾勾搭搭試圖東山再起,自然犯了蔣氏之大忌。

第三是說錯話了。

韓復榘被抓是1938年1月的事情,就在一年之前,張楊兵諫扣押了老蔣,當時全國各地各派系一片懵圈,有的聲討張楊,有的裝聾作啞,有的支持兵諫,而韓復榘就屬於最後一種,恨不得張楊直接把老蔣弄死拉倒的那種。

1936年12月21日,韓復榘密電張楊:贊其“英明壯舉”,同時告知他將“奉命西開”,意思是打算聯合張楊,與南京分庭抗禮,結果密電最終被南京截獲破譯,一票人恨上他了。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韓復榘又表現出非常的失望,這就是恨老蔣沒死啊!

至於軍事上的罪責,當然也是不小的,抗命棄守黃河天下、拱手讓出濟南、再放棄泰安等要點,讓李宗仁第五戰區驟然陷入巨大危險中,也差點毀了徐州會戰。李宗仁對雜牌一向感同身受,關愛有加,如此激烈地要求懲辦韓復榘,顯然是氣瘋了。

即便是李宗仁,也沒有奪其性命的意思,“刑不上二級上將”嘛,所以沒有場外因素的話,到韓復榘這個位置和軍銜,最多“撤職查辦”並交出軍隊了事,跟宋哲元的性質差不多。

老蔣一定要殺他,用“公報私仇”這個詞並不準確,總之是有些借題發揮,好容易逮個機會,就必須一勞永逸解決問題。據說韓復榘還有勾結劉湘等舉動,只是查無實證,因爲劉湘也很快暴亡。

說他不冤,是因爲在抗日戰爭中,戰場抗命和擅棄防地的罪名,確實該殺;說他冤,是跟那些同樣喪師失地的上將們相比,他是唯一一個被槍斃的,說明老蔣執行軍法,也是看人下菜碟,沒有做到一視同仁。

就全面抗戰爆發前後的情況來看,韓復榘曾經拒絕日本人的拉攏參加什麼“華北自治”,並沒有當漢奸,也曾經在德州等地跟日軍對打過,後面只是保存實力避戰而非投降,功過相抵的話,應該懲處但是確實不應該死。

韓復榘在武漢被槍殺後,老蔣念及其在蔣馮戰爭和中原大戰中的功勞,以及部下的不斷勸說,最終同意安葬在豫鄂交界的雞公山墓地,某種意義上,也算是老蔣內心的真實寫照吧。

舉報/反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