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媒体讯:近日,全球最大GENTLE MONSTER旗舰店于三里屯太古里南区正式开幕。旗舰店以“拟像未来”(DATAIZED FUTURE)为主题,表达在不同时空维度的跳跃中,人类终将面对的碎片错位的未来。此次店铺由三里屯太古里北区商圈迁至南区商圈地标位置,在全方位的升级下,以全球最大单品牌眼镜旗舰店的面貌焕新登场。

自2016年, GENTLE MONSTER于三屯太古里北区首店揭幕,其“艺术策展式”的未来零售模式便迅速开拓了线下消费空间的体验标签,跳脱商业空间的既定限制与固有印象,呈现想象之上的线下空间及零售体验。作为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发源地”,北京是GENTLE MONSTER进驻中国市场的第一步,而这一次GENTLE MONSTER将旗舰店迁至商圈南区,屹立在三里屯太古里入口处,其空间艺术的诠释表达亦随之升级,成为三里屯太古里新一代地标。坐拥上下三层空间,覆盖超1330平方米,以空前规模打造在中国市场最为瞩目的一次亮相。GENTLE MONSTER在更深化表达品牌独特DNA,致力于带来更加多元的空间感受与丰富的消费体验的同时继续发起对反传统零售空间逻辑的“空间浪费美学”的全新挑战,并首次将空间设计从内部延伸到建筑外立面,由内而外地诠释设计主题。成为三里屯太古里新地标的GENTLE MONSTER将最大限度地释放自身色彩,用前所未有的艺术视野与新鲜体验引领这座城市的年轻群体。

全新升级的北京三里屯太古里GENTLE MONSTER旗舰店为来访者们呈现了一个具象化的以“拟像未来” (DATAIZED FUTURE)为主题的商业艺术空间。从数字化时空裂痕中陨落的随机碎片,在空间里被赋予全新的逻辑与秩序;在静态重置与动态反差中,形态各异的巨型装置与多媒体艺术作品形成矩阵,在整栋楼宇中冲撞;原始与科技间的张力由内部向外围世界涌出。在这些被瞬时凝固的多维脉搏中,艳丽的色泽与物体乖张的物质构成,反而将冲撞的巨响包裹起来,以一种娴熟并优雅的方式,缓冲无序并铸造规则。

步入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南区广场,充满科技与未来感的电子荧幕作为整个GENTLE MONSTER三里屯太古里旗舰店的外墙,多媒体艺术作品昼夜循环播放,为来访者们提供截然不同的视觉体验。南两个外立面展示不同的多媒体艺术作品,红与绿鲜艳的颜色反差与虚拟人物动静间的势态对比,给来访者们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一层空间直接地体现了时序重置时的临界点。由裂痕中掉落的拟态物质,在动势产生的向心力中,共同参与了秩序的重组。密集的、巨型的、参差不、从数字化时空穿梭而来的球状物,随机地散落,形成了这片外表抽象的几何迷宫。整个空间被装点成一个充斥不确定性的未知现场,点到即止的神秘感引人浮想联翩。

在二层空间中,几何部件重组成了生物的形态,在这些生灵的包围里,来访者将在行走间,被一种漫不经心的凝视持久跟随。巨大的黑衣机器人双腿盘起,席地而坐。一只将能量暂时定格的犀牛俯身低语。他们在红色围挡前,双双闲适、缓慢地环顾周遭的地域,危险的信号被这种有力的安静暂缓。THE PROBE矗立在旁边,与像是卫星般的多媒体装置形成另外一个在等待中蓄能的未知族群。艺术家Jonas Lindstroem的多媒体艺术作品“TRUTH OR DARE”不间断的挑拨着这种浓稠的场域氛围,将未来时态中的原始膜拜,以单频重复却无疆界的方式,向远方放射。

三层空间为光学产品的专属空间。巨型昆虫装置在靠近最远处墙壁的地方静候、观察。它可以是巨大的,是整个时空裂痕开启的始作俑者。而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在来访者踏上台阶的时候,整个空间被瞬息微缩成为一个方形蚁穴。异形昆虫在不同维度中自由切换着,利用感知与现实间的误差,控制着空间的呈现与信号接收者的情绪变化。空间中此外一切表达精确、从简,抑或已从认知中剥离出去。在节制与张扬的反差间,等待的张力被无限放大,GENTLE MONSTER在凝固的碎片中,重构世界与探测世界的方式,为来访者带来全新的情感体验。

GENTLE MONSTER全新旗舰店除呈现整体设计美学外,更是在商品与服务的维度为消费者带来惊喜。旗舰店内可提供的款式是其他店铺的两倍之多,也会是新款最先发售,款式最齐全的店铺。店内更设有独立的联名商品展示空间,将不定期修改展示陈列。与此同时,三楼的独立服务区域设立了华北地区的首个线下维修空间,并设有配置专业验光师及高端专业器材的专属验光区域,为消费者提供专业、高效、便捷的免费维修、保养以及清洁服务。

文/时尚媒体 实习编辑 史丽玮

环球视野 岭南风尚

iTrendsGZ

时广新媒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