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国际金融报

公司官网 图

天南电力2021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7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4.0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8.76%,近乎“腰斩”。

近日,沪市主板IPO企业江苏天南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南电力”)更新了申报稿。天南电力2021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均出现下滑,其中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更是近乎“腰斩”。

有意思的是,在这些财务数据变化较大的情况下,天南电力补充流动资金的测算中仍是基于2018年至2020年销售收入,而没有使用2021年的数据。

归母净利润近乎“腰斩”

据悉,天南电力的主营业务为电力金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电力金具是连接和组合电力系统中的各类装置,起到传递机械负荷、电气负荷及某种防护作用的金属附件。电力金具与导线、杆塔、绝缘子、其他设备连接起来组成通电回路,并保护导线、绝缘子等免受高电压的伤害,将电晕和无线电干扰控制在合理的水平,是组成通电回路必不可缺的器件之一。

2019年至2021年,天南电力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1亿元、4.02亿元、3.1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012.78万元、8608.25万元、4817.58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848.49万元、8573.26万元、4393.2万元。其中,天南电力2021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7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4.0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8.76%,近乎“腰斩”。

毛利率方面,天南电力2019年至2021年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69%、37.59%、30.58%,毛利率出现明显下滑。

这是因为毛利额占比过半的防护金具,其2019年至2021年的毛利率分别为39.64%、40.74%和32.32%,2021年度较2020年度下滑下降8.42个百分点。天南电力在申报稿中表示,2021年度,由于防护金具所用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人力成本上升,综合导致毛利率大幅下滑。

在此背景下,天南电力在一些测算中却没有采用新数据。

此次沪市主板IPO,天南电力拟募集资金为3.65亿元,其中第二大项目为6000万元的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在这个项目的介绍中,天南电力还列了补充流动资金的测算表,看起来颇为“有理有据”。该测算的前提之一为,“公司采用销售百分比法,基于2018年至2020年销售收入复合增长率为43.05%,假定未来2年营业收入按15%的复合增长率保持增长”。但实际上天南电力2021年营业收入非但没有增长,反而同比下降20.79%。

那么,在实际情况不符时,这个测算表的数据还准吗?另外,天南电力该申报稿为2022年7月签署,且报告期包含2021年的情况下,仍基于2018年至2020年的数据是否合理,相关披露是否及时?

多次违法违规

从股权结构来看,天南电力的实控人为姚建生和冒松兰,两人系夫妻关系且直接持有天南电力100%的股份。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天南电力目前为简单的“夫妻店”,但其却有较多的代持历史。

比如,2001年8月,姚建生因当时与他人存在潜在纠纷不便直接持有公司股权,将24万元出资转让给冒松华(姚建生配偶的兄弟),由冒松华代持;2002 年9月,为“挂靠”苏源实业以便于公司开展电力金具经营业务,冒松泉将替姚建生代持的26万元出资转让给苏源实业,由苏源实业名义持有;2007年5月,公司因经营需要拟进行增资,同时当地政府招商引资鼓励外地户籍人员进行投资,姚建生响应政府政策,由北京户籍朋友陈俊代姚建生向公司增资1080万元。

除了这些代持历史外,天南电力也存在不少违法违规的情况。

比如,江苏省南通市生态环境局于2020年5月责令天南电力北厂区限制生产一个月,限制生产期限自2020年5月29日起至2020年6月28日止。原因是天南电力北厂区的厂围墙东北角(围墙外 1 米)所测昼间环境噪音超过《工业企业厂界环境噪音排放标准》。

江苏省南通市应急管理局2021年8月对天南电力罚款1.2万元。原因是天南电力高温运输工序存在安全风险隐患,未进行安全告示。

另外,江苏证监局显示,天南电力的上市辅导总结报告的签署日期为2021年5月25日。但上市辅导结束后,天南电力2021年9月30日的劳务派遣用工为45人,占用工比例的10.92%,超过10%。

国家人社部官网显示,《劳务派遣暂行规定》自2014年3月1日起施行。该规定要求,用工单位在规定施行前使用被派遣劳动者数量超过其用工总量10%的,应当制定调整用工方案,于2016年3月1日前降至规定比例。

那么,经过上市辅导后的天南电力,为何还违反此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天南电力前身包括“江苏天南电力器材有限公司”。2014年6月二审判决的案件文书显示,黄建龙利用江苏省如皋市如城镇党委书记等职务之便,在土地出让、土地出让金返还等方面为江苏天南电力器材有限公司谋取利益,收受该公司负责人姚某某所送款物(包括现金和购物卡)合计价值人民币2.1万元。

申报稿显示,包括“江苏天南电力器材有限公司”在内均为天南电力前身,这些前身简称为天南有限。天南电力目前实控人姚建生1999年8月创立东升建材(后更名为天南有限),历任执行董事、总经理。

那么,“公司负责人姚某某”是否就是天南电力目前的实控人姚建生?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