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A股市場上知名的大輸液公司科倫藥業(002422.SZ)分拆的子公司正在衝擊IPO,受到市場廣泛質疑。

這家公司名爲伊犁川寧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川寧生物”),是國內主要抗生素中間體生產基地之一,近幾年,其營業收入原地踏步,而淨利劇烈波動。

川寧生物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缺錢,十分缺錢。截至2021年底,公司債務接近37億元,而賬面貨幣資金只有5.10億元。公司急着IPO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募資還債。

本次IPO,公司擬募資6億元,其中,4億元用於償還銀行債務。

川寧生物還有一個問題備受關注,公司可能是科倫藥業10年前超募資金的建設項目,項目未達預期,經過一番包裝後,本次將其分拆出來單獨上市再融資。因此,市場質疑其圈錢。

爲了滿足本次IPO條件,科倫藥業還突擊轉讓所持川寧生物部分股權給外部機構。

募投項目未達預期擬單獨上市

將募投項目分拆出來單獨上市募資,這種現象在A股市場並不多見。而川寧生物就是這樣的一家公司。

川寧生物脫胎於科倫藥業。根據招股書,川寧生物成立於2010年,當時的註冊資本爲1000萬元,科倫藥業出資850萬元,佔85%。

在招股書中,川寧生物未詳細披露股權結構情況。到2019年,科倫藥業爲川寧生物唯一股東。

川寧生物主要從事生物發酵技術的研發及產業化,產品主要包括硫氰酸紅黴素、頭孢類中間體、青黴素中間體以及熊去氧膽酸(UCDA)粗品等,除熊去氧膽酸粗品用於非抗生素類藥物合成外(2019年起形成收入),其他產品主要應用於抗生素生產。公司稱,其是國內抗生素中間體領域規模領先、產品類型齊全、生產工藝較爲先進的企業之一。

查詢科倫藥業2010年以來的年報、公告發現,川寧生物就是其募投項目。

2010年,科倫藥業IPO,原計劃募資14.91億元用於13個項目建設,基本上是圍繞其主業輸液產業進行佈局。科倫藥業自己也沒想到,本次IPO實際募資達到50.02億元。

在這一背景下,2011年3月15日,科倫藥業宣佈,在新疆伊犁新建伊犁川寧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抗生素中間體建設項目,預計總投資39.92億元,擬使用超募資金16.44億元。

當時的公告顯示,項目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科倫藥業出資850萬元,與川寧生物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一致。

當時公告表示,項目分兩階段建設,全部建設週期計劃四年,項目在2014年底全部建設完成。項目全部達產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68億元,淨利潤14.84億元。項目總投資利潤率37.17%,投資回收期6.36年(含建設期)。然而,這一項目遠遠超出科倫藥業的預期。原計劃2012年12月31日前完工的第一階段,直到2014年4月16日才正式投入生產,原計劃39.92億元的總投資額也被增加至59.66億元。

科倫藥業年報披露,2016年、2017年,川寧生物項目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爲11.02億元、18.51億元,淨利潤分別爲1392萬元、-7490萬元。這與川寧生物公開披露的數據也基本一致。

2021年,川寧生物實現的營業收入、淨利潤分別爲32.32億元、1.11億元,嚴重偏離了當初的預期。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爲了將川寧生物分拆出來上市,科倫藥業煞費苦心。

2019年,川寧生物的唯一股東科倫藥業將所持川寧生物部分股權分別轉讓給惠寧馳遠、衆聚寧成等5家機構及易思融、孫沈俠、蘭從憲等3名自然人。此時,公司整體估值爲44.50億元。

2020年6月,科倫藥業將其所持川寧生物5%、3%、2%的股權分別轉讓給科倫寧禾、科倫寧北、科倫寧輝,定價分別爲2.35億元、1.41億元、0.94億元。當時,三家受讓方均由科倫藥業直接及間接持有全部合夥企業份額。

三個月後,科倫川智和科倫藥業將其持有的科倫寧禾的全部合夥企業份額轉讓給東證毅和海通資管1號,轉讓價款爲2.35億元,科倫川智和科倫藥業將其持有的科倫寧北合夥企業份額全部轉讓給宏源能投、申萬集團,合計轉讓價款爲1.41億元。

股權轉讓後,科倫藥業享有川寧生物淨資產的份額佔其淨資產的比例將低於30%,滿足分拆上市條件。

上市委在第一輪問詢時指出,科倫藥業及其一致行動人轉讓相關股權,是否爲滿足分拆上市條件,轉讓是否真實、定價是否公允?

淨利大起大落償債能力嚴重不足

科倫藥業急着推動川寧生物上市,與其償債能力嚴重不足有關。

川寧生物的經營業績大幅波動。2016年、2017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爲11.02億元、18.51億元,淨利潤(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爲1392萬元、-7490萬元。2018年,營業收入猛增至33.49億元,淨利潤達到3.90億元,二者同比增長幅度高達80.90%、620.15%。

然而,2019年至2021年(報告期),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爲31.43億元、36.49億元、32.32億元,同比變動幅度爲-6.15%、16.10%、-11.44%。

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1年,公司營業收入基本上是在原地踏步。

報告期,公司實現的淨利潤分別爲0.91億元、2.29億元、1.11億元,同比變動幅度爲-76.56%、150.58%、-51.38%,加上2018年的淨利潤,四年間,淨利潤堪稱是大起大落。

今年上半年,公司預計實現營業收入19.85億元,同比增長19.79%,淨利潤爲2.47億元,同比增長118.89%,半年淨利潤已經超過近三年任一年度淨利潤。

對此,公司解釋稱,去年四季度,受疫情影響停工停產,公司主要產品的市場供給受到一定衝擊,以硫氰酸紅黴素爲代表的抗生素中間體產品價格大幅度上升。

顯然,受疫情影響的市場供求關係是暫時性的,這也意味着川寧生物的淨利潤在今年上半年倍增是偶然性事件,不可持續。

從科倫藥業立項投建開始,川寧生物飽受資金之困。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川寧生物賬面貨幣資金爲5.10億元,對應的短期借款爲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爲8.79億元、長期借款20.92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爲36.71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爲15.79億元。毫無疑問,其存在十分嚴重的財務壓力。

事實上,與同行可比公司相比,川寧生物的償債能力也是最低的。

報告期,川寧生物的流動比率分別爲0.57倍、1.38倍、1.25倍,行業均值爲1.84倍、2.18倍、1.94倍;速動比率爲0.31倍、0.78倍、0.69倍,行業均值爲1.53倍、1.84倍、1.61倍;資產負債率爲55.22%、52.97%、49.51%,行業均值爲40.80%、33.63%、36.82%。

流動比率、速動比率均明顯低於行業均值,資產負債率明顯高於行業均值。川寧生物迴應稱,同業公司均爲上市公司,相關企業經歷首次公開發行後,資本結構及財務狀況已得到優化。公司融資渠道較爲單一,僅能依靠控股股東資金支持及商業銀行借款等間接方式融資。此外,公司成立時間較短,初始投資規模較大、成本較高,尚屬投資回報期。

本次IPO,川寧生物擬募資6億元,其中4億元用於償還銀行借款。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IPO募資中的大部分用於還債,這在IPO企業中也不多見。

研發費率低至1.02%資金拆借頻繁

資金困局之下,川寧生物的研發投入也明顯偏弱。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底,公司擁有技術研發人員127人,佔當期員工總數的4.46%。

與之對應的研發投入,在報告期,川寧生物分別爲3565.65萬元、3882.12萬元、4547.34萬元,佔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爲1.13%、1.06%、1.41%。

截至目前,A股市場上,醫藥製造業公司共計有309家。2021年,川寧生物研發支出佔營業收入的比重位居上市同行倒數第十五位。

值得一提的是,川寧生物的母公司科倫藥業,在2021年研發支出佔營業收入的比重爲10.42%。

剔除研發投入資本化部分,川寧生物的研發費用分別爲1817.85萬元、2504.77萬元、3295.20萬元,分別佔當期營業收入的0.58%、0.69%、1.02%。

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中,上述報告期,石藥集團的研發費率分別爲9.05%、11.59%、12.32%;行業均值分別爲5.55%、6.14%、7.12%。2021年,川寧生物的研發費用率雖然有較大幅度提升,但仍然僅爲行業均值的14.33%。

對此,川寧生物解釋稱,公司研發費用率低於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主要系公司與可比上市公司主營業務不完全一致所致。可比公司除經營醫藥中間體業務外,亦經營有仿製藥、創新藥等藥物製劑產品,相關產品研發資金需求較高,當前,公司研發資金需求主要系各生產環節的工藝技術改進,資金需求相對較小,符合行業特點,具有合理性。

關聯交易也是川寧生物的一大弊端。報告期,關聯方採購金額分別爲1.72億元、0.90億元、0.64億元,關聯方銷售金額分別爲3.09億元、2.47億元、2.99億元。

最受關注的是資金拆借。2019年、2020年,關聯方資金拆入金額分別爲9.11億元、6.69億元,拆出資金爲12.35億元、51.51億元;關聯方拆借利息費用分別爲1.88億元、1.09億元。這兩年,公司的資金拆借合計高達約50億元。

在償還及規範拆借的過程中,爲解決川寧生物存在部分資金缺口問題,科倫藥業通過商業銀行向川寧生物發放3筆委託貸款,委託貸款金額分別爲1億元、1億元和1.5億元,貸款期限均爲2020年12月至2022年12月。截至2021年末,川寧生物已償還其中一筆金額爲1億元的貸款。

報告期內,關聯方還爲川寧生物融資密集提供擔保,共計達24筆,擔保金額合計爲50.20億元。截至2021年底,尚在履行的關聯擔保金額合計達40.30億元。

關聯採購、銷售頻繁,依靠向關聯方拆借資金及靠關聯方提供擔保獲得融資,川寧生物的獨立性存疑。

責任編輯:吳劍 SF031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