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從事玻璃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武漢長利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長利新材)預披露招股書,擬豪募50億元闖關滬市主板。

公司主要產品爲浮法玻璃,下游主要應用於房地產市場。2019年至2021年(報告期),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爲22.40億元、23.12億元和33.99億元;扣非後歸屬於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爲3.39億元、5.64億元和10.56億元。

現階段房地產市場近兩年持續低迷,上游玻璃需求具有較大不確定性。另一方面,在平板玻璃行業集中化趨勢和產能置換政策指引下,市佔率較低的長利新材急於切換賽道,擬通過IPO大幅擴產光伏玻璃。不過,公司生產光伏玻璃並無任何優勢。

此外,隨着各地區燃料逐步更換爲天然氣,長利新材主營業務成本或將急劇攀升,公司投資價值又在哪裏?

長利新材報告期67%以上主營業務收入來自浮法玻璃,該產品是平板玻璃製造的主流產品。

市場方面,我國平板玻璃結構性產能過剩問題長期存在。早在2013年10月,國務院就出臺了《關於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明確禁止包括平板玻璃在內的行業新建產能項目,並鼓勵企業兼併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支持和培育優強企業發展壯大。

2021年7月修訂的《水泥玻璃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進一步明確了玻璃行業產能置換辦法,新建平板玻璃項目必須實施減量或等量置換。

萬得數據顯示,2015年至2021年5月,我國浮法玻璃總產能年複合增長率低至2.16%。

行業方面,產能指標的稀缺造成產能置換指標價格屢創新高。如中國建材報披露的2020年耀華玻璃、嘉晶玻璃產能指標轉讓單價分別達到16.63萬元/噸、14.21萬元/噸。這也造成玻璃行業集中化趨勢愈發顯著。

行業集中化趨勢下,長利新材自身市佔率較低。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平板玻璃累計產量爲10.17億重量箱,以產量數據計算,長利新材的市場佔有率僅約2.94%。

按照浮法玻璃領域在產產能市佔率計算,公司2021年市佔率也只有2.4%。

平板玻璃行業中佔有穩固地位的信義玻璃(市佔率13.2%,00868.HK)、旗濱集團(市佔率9.3%,601636.SH)更容易在淘汰賽中存活下來。市佔率比長利新材更高一些的福耀玻璃,也在汽車市場掌握了定價權。

此輪上市,長利新材表示將募資50億元,其中27.74億元用於佈局光伏玻璃產能(長利廣西硅科技產業園項目一期工程)。

據瞭解,福萊特、亞瑪頓、旗濱集團、南玻A等公司均有擴產或募資計劃,大部分將用於光伏玻璃。如福萊特今年3月宣佈擬投資60億元加碼6條光伏玻璃生產線,總產能7200噸/天;旗濱科技今年3月也發佈公告擴建光伏玻璃產線。

洞見研報高級分析師孫銘晨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在行業景氣度上升和政策放寬的背景下,衆多公司選擇湧入光伏玻璃賽道,這其中既有原有玻璃行業巨頭,也不乏跨界上市公司。”

“截至2022年7月29日,光伏玻璃產業新增生產線15條,合計日熔量15300T/D。若行業內相關公司規劃產線全部按期投產,國內光伏玻璃產能將處於嚴重過剩狀態。過剩的產能或將加快光伏玻璃行業集中度提升,頭部企業優勢顯著,屆時一批小產能企業面臨淘汰風險。”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長利新材光伏玻璃收入佔主營業務收入比重不足10%產能爲2700萬平方米產能在國內市場佔比更是不值一提

生產玻璃的成本包括直接材料、燃料及動力、製造費用、直接人工四大類。直接材料包括純鹼、硅砂等原材料,燃料和動力主要爲石油焦和電力。報告期,長利新材上述兩大成本佔總成本比重約爲80%,其中燃料和動力佔比超25%。

需要強調的是,石油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中被列爲高污染燃料,多地將其劃入禁燃範圍。

根據《市人民政府關於重新劃定高污染燃料禁燃區的通告》(武政規〔2017〕53號),長利新材位於武漢市漢南區的生產基地需將生產燃料由石油焦過渡至天然氣。

公司表示:目前已建設配備了天然氣燃料供應系統,並取得武漢經開區管委會關於同意延長公司石油焦設施改燃時限的批覆,自2022年10月17日起逐步過渡至使用天然氣。

由於等量熱值的天然氣單價高於石油焦,若燃料更換爲天然氣,長利新材的燃料成本將有所上升。

公司根據2022年上半年採購的石油焦均價和已簽訂的天然氣合同價格測算,將漢南生產基地的浮法玻璃生產線的燃料從石油焦更換爲天然氣後,浮法玻璃綜合生產成本將增加約2.23元/重量箱,以2021年度漢南生產基地浮法玻璃產量1321.73萬重量箱計,每年生產成本將上升約2942.75萬元。

目前,長利新材還有與石油焦產品主要供應商奧克斯堡翔宇(煙臺)能源有限公司和湖北周昌正信物資供應有限公司簽訂的4項金額在5000萬元以上的採購合同,有效期限最晚至2022年7月20日。

這意味着,短期內長利新材過渡到使用天然氣還比較困難,未來使用天然氣又會對公司成本產生多大影響?

去年,恆大、融創因資金鍊斷裂相繼暴雷,今年,碧桂園也被穆迪下調評級,由Baa3至Ba1。界面新聞記者從人民法院公告網不完全統計,以“房地產開發”爲公告內容檢索,2020年5月26日-2022年8月10日,全國約有750家房企發佈了相關破產文書。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樊綱近期接受採訪表示:房地產市場低迷狀態仍將持續,但也要從長遠的角度來思考房地產的發展。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創始院長賈康也曾在接受採訪中表示:這一輪房地產市場低迷期還在收斂過程中。

目前,長利新材浮法玻璃主要下游應用市場爲房地產市場,而房地產市場的不確定性將對玻璃產品需求造成影響。

洞見研報高級分析師孫銘晨表示:“就目前市場供需緊張關係和庫存壓力來看,我國房地產市場的低迷必然會對浮法玻璃未來供給端預期造成不利影響。未來浮法玻璃行業或有機會實現觸底反彈,但相關風險較高,能否回升主要取決於需求端修復情況。”

另需要指出的是,長利新材的員工結構披露也有些讓人摸不着頭腦。公司按照專業結構將人員劃分爲生產人員、技術人員、銷售人員、管理及其他人員。

2021年,公司技術人員350名,而在招股書另一處披露2021年公司的研發人員爲127名,長利新材的技術人員與研發人員之間存在什麼關係?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