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挪威大使:如果美方作出錯誤舉動,侵害中國核心利益,中方將不得不作出決斷性反應

8月12日,易先良大使就臺灣問題接受挪威國家電視臺時政專欄記者菲力蒲·烏爾文的專訪,答問實錄如下:

1、菲力蒲(以下簡稱“菲”):首先,感謝大使第一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請求。美國衆議長佩洛西訪臺,引發了一些緊張和關切,請問,中方在臺灣問題上的底線立場到底是什麼?

易:謝謝你菲力蒲,非常高興再次接受NRK採訪,並藉此機會向廣大挪威觀衆致以誠摯的問候和祝福。關於你提到的問題,我認爲有兩點十分重要,第一,就是一箇中國政策,世界上只有一箇中國。第二,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無論從歷史、法律、政治的角度看都是如此。我知道你已讀過中國政府兩天前發佈的《臺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這給我們今天的採訪打下良好基礎。

2、菲:您能否介紹一下,統一臺灣對中國而言究竟有多重要?

易: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當前的局面是1949年前的內戰造成的。但臺灣是中國一部分這一事實從未改變,就像斯瓦爾巴羣島屬於挪威一樣。事實上,斯瓦爾巴羣島於上世紀20年代簽署斯瓦爾巴條約後,才正式確認成爲挪威領土。而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早在2500年前就已經是了。

3、菲:臺灣難道不是17世紀清朝時才正式併入中國版圖嗎?

易:並非如此,據考證,2500年前就已經有來自福建、廣東等地的中國人赴臺灣島生活。

4、菲:爲什麼中方認爲南希·佩洛西訪臺是對中國領土和主權的挑戰?

易:中國同包括美國、挪威在內的超過180個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中美建交前後發表了三份聯合公報,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政治文件,臺灣問題是其中的重要問題。美方通過上述文件,承認兩岸同屬一箇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承諾不同臺灣發生政治關係。同時,同其他國家一樣,美臺經貿、文化等領域的往來將得到保持。佩洛西是美政治體制中的“3號人物”,根據美國憲法,衆議院議長是美國政府的一部分,這一點可能同挪及部分國家有所不同。佩洛西是美重要的政治人物,這一點十分明確。佩洛西宣稱這是一次官方訪問,並會見了所謂的“臺灣總統”等政治人物,還公然將臺稱作“國家”,這些行爲顯然違背了美方自身的承諾,也越過了“紅線”,不僅僅是中國的紅線,也是美方在自己承諾中劃出的“紅線”。我們假設,未經挪威中央政府同意,佩洛西訪問芬馬克郡,同郡長會見,宣稱芬馬克是一個獨立國家,而郡長是該國的總統,挪威將作何反應?

5、菲:您提到了“紅線”被跨越,所以我們看到中方在臺灣周邊進行了大規模軍演,且演習時間比預定的要長,這是否加劇了臺海緊張局勢,使得情況更加危險?

易:這是個好問題,但我認爲這個問題不應向我或中方提,更應由美國、臺當局及“臺獨”分子回答。當前緊張局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佩竄臺前,美國幾乎每天都有軍艦、軍機在中國的南海、東海以及臺灣海峽遊蕩。所以,緊張局勢早已存在,而佩竄訪,極大地加劇了緊張局勢。這種緊張局勢不僅是在臺灣海峽,不僅關係到海峽兩岸的中國人,也給整個地區的穩定帶來威脅。事實上,訪問向外界發出的信號是,美國有意採取挑釁行爲加劇地區局勢動盪,支持臺政客搞“臺獨”。以上纔是當前緊張局勢的源頭。中方在臺灣海峽和臺周邊進行軍演,這完全是合法的,也是中方正當權利。因爲這些地區都是中國水域,只要中方願意,可以每天都在相關地區進行演訓。這就同挪威在巴倫支海、挪西部海域舉行演習一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此,我認爲中方的行動不應該讓外界感到意外。當然,這次演習的規模和參訓人數可能較以往有所增加,但並不應視作意外。如果外部勢力及“臺獨”分子繼續挑釁,中方的演訓等措施也將更強硬。當前的緊張局面不是中方或者說中央政府,而是美國以及“臺獨”分子造成的。

6、菲:所以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多類似的演習嗎?比如在臺當局稱作“領海”的地區或者跨越所謂的“海峽中線”?

易:我想首先和你分享一下我的背景,在來奧斯陸前,我擔任外交部邊界與海洋事務司司長。臺海兩岸同屬一箇中國,所謂的“臺灣領海”、臺海中線根本不存在。“臺灣領海”就是中國的領海,“臺灣專屬經濟區”就是中國的專屬經濟區。所以中國的海軍、空軍也許未來還有陸軍到相關海域和地區進行演訓完全是正常的活動,就像挪軍在斯瓦爾巴、在卑爾根,在任何挪領土上開展行動一樣。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不應有爭議,這是法理事實也是邏輯事實,只要承認一箇中國原則,認可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不應在有關問題上存疑,否則就是對基本原則的違背。

7、菲:您提到了陸軍也將參與?

易:也許在將來會的。我們現在無法預知過程,但我確信結局是無法改變的,那就是中國終將統一。需要多久、用何種方式實現,我想對你我來說都是難以預料的。但當前的局面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統一是海峽兩岸中國人的共同心願。我相信臺灣的2300萬人口中絕大多數支持一箇中國原則,支持統一。支持“獨立”的只是少數政客和“臺獨”分子。

8、菲:有調查顯示,當前多數臺灣人支持保持現狀,中方是否會擔心由於軍事演習等行動,反而使得更多的臺灣人轉而支持“獨立”?

易:也許有人會有這樣的擔心。但我認爲,多數臺灣人是支持一箇中國原則、支持統一的。至於你提到的對臺灣人民的影響,這確實是一把“雙刃劍”。但如果中方不採取反制行動,那麼一些外部勢力和“臺獨”分子將會把臺灣引向更加支持“臺獨”的錯誤方向,因此我們必須有所行動,制止這一趨勢的出現。臺灣不僅是2300萬人的臺灣,更是14億中國人的臺灣。如果斯瓦爾巴希望獨立或者併入俄羅斯,挪威會允許嗎?奧斯陸會同意他們這樣做嗎?我們都知道在西班牙、英國發生了什麼。今天,我們所說的國際政治,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主權和領土完整是重要原則,對各國都是一樣,包括挪威、美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爲什麼有些國家、有些人如此迫切希望“臺灣獨立”?他們究竟有什麼目的?我必須說,他們的出發點是十分邪惡的。

9、菲:您是否就臺灣問題同挪政府進行過溝通?

易:當然,我同挪政府、民衆以及各界都保持着良好關係,每年我都會到奧斯陸以外的地區訪問2至3次,近期我就曾到訪卑爾根、斯塔萬格,也去高校、企業走訪,同挪各界進行廣泛交流,當然也包括挪威政府。挪政府和民衆均支持一箇中國原則,支持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對挪信守承諾表示讚賞,特別是雙方在涉及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等問題上能夠相互支持,這對雙邊關係十分重要。中國在1971年才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但在那之前,挪威就曾在支持中國恢復合法席位的提案中投票支持中方,中國政府和人民一直對此銘記於心,我們對此表示感謝。

10、菲:請問中方如何看待過去10年中國同西方國家關係的變化,特別是中美關係?

易: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在外交領域已經工作了30多年,經歷了中國外交的一些重要時刻和事件。不同國家,不同經濟體,有各自不同的文化,因此有一些分歧是很自然的,關鍵在於我們如何處理分歧。我並不認爲中國同西方有十分顯著的根本性分歧,因爲歸根結底,我們都是人。人首先需要食物、健康、居所,人也需要規則和法律,當然,人還需要自由。這些對全世界各國人民而言都是一樣的。關於你所說的中國同西方的關係,我曾在荷蘭工作8年,斯里蘭卡3年,挪威已經3年多,也曾訪問過超過70個國家。我認爲,普通民衆大多都是滿懷善意的,不懷好意的是個別政客。大多數的衝突和分歧,其實是由政客而非普通民衆造成的。佩洛西、拜登,他們都有自己的政治利益,甚至個人和家庭利益。談到中國和西方的關係,坦率講,我們不得不提到過去20年裏,白人至上主義有所回潮。在過去的兩個多世紀裏,白人主導了這個世界,隨着一戰、二戰結束,特別是聯合國的建立,廣泛的歧視和白人至上主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削弱。但過去的20年,以及你提到的10年時間裏,白人至上主義再次浮現。包括南非、中國、印度、巴西等亞、非、拉等新興經濟體整體實力上升,西方,包括美、歐等,對可能面臨的挑戰感到擔憂,想繼續在政治、經濟、市場等領域保持支配地位,這纔是問題的根源。對中國而言,如何讓14億人過上好日子,並不斷改善他們的生活,是中國政府的根本任務,我們沒有餘力去和包括西方在內的任何人搞競爭、對抗。中國有句俗語,叫“只許我喫肉,不許你喝湯”,這正是一些西方人特別是政客的思維。放眼全球,我們正面臨着食品短缺、能源短缺等一系列嚴峻挑戰,但個別國家仍然熱衷於將資金投入衝突和戰爭。氣候變化已經成爲了現實威脅,對挪威也是如此,今年的少雨已造成湖水水位不斷下降,但仍然有許多資金投入同別國的衝突和戰爭中。當然,挪威也是西方國家中的典範,你們向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大量的發展援助,參與了許多衝突調停和斡旋工作。我在斯里蘭卡工作時,曾有當地人告訴我,斯內戰結束、實現和平要感謝兩個國家,一個是中國,另一個就是挪威。作爲人類,我們本應和平共處,而不是處處爲對方製造麻煩。但很不幸,美國當前正扮演了一個“麻煩製造者”的角色。據不完全統計,在1945至2001年間,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爆發了248起衝突,而其中多少起由美國挑起?答案是201起。美挪是盟友關係,我們對此表示理解,這其中有歷史等多種原因,我們也支持各國自主選擇夥伴。但這種盟友關係不應導致毫無是非觀。中方一直站在正確的一方、和平的一方和正義的一方。過去10年中,我們受到了美西方諸多挑戰,但我們仍努力通過對話化解這些挑戰,事實上,中美、中歐以及中挪之間都保持了各種溝通渠道,我們將繼續盡己所能通過對話解決分歧,以和平的方式處理爭議。當然,如果我們被逼入牆角,那麼也就不得不採取措施。無論如何,對中國和世界而言,和平都是首要的。

11、菲:如果美國宣稱支持“臺灣獨立”,中方是否不惜同美國一戰?

易:事實上,臺灣問題的球在美國和臺灣當局的手中,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如果發生如你所說的情況,14億中國人必將作出堅決迴應,因爲這涉及中國以及海峽兩岸中國人民的核心利益。我希望並相信,美國會遵守自己的承諾,如果美方作出錯誤舉動,侵害中國核心利益,中方將不得不作出決斷性反應。當然,我希望這不會發生。

12、菲:習近平總書記曾說實現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組成部分,而這將在2049年實現。請問中方在實現統一上是否有時間表?

易:我認爲這是一種錯誤解讀,中方從未設置任何時間表。但我們認爲,當前的狀況不應永遠持續下去。若美國或者其他外部勢力、“臺獨”分子繼續採取挑釁行爲,統一可能會隨時實現,如果有必要,甚至明天都有可能。中國在2005年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根據這一法律,如果出現了將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我們將會採取非和平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簡而言之,“臺獨”意味着戰爭。

13、菲:軍事衝突造成的人員傷亡、財產損失難道不會使得統一的成本過於高昂嗎?

易:我認爲這是一個技術問題。我雖不是軍事專家,但非和平方式並不一定是全方位的軍事衝突,當然,我們無法預料未來到底採取哪種方式,會造成什麼後果。

14、菲:我注意到中國駐法國大使表示,統一臺灣後將對臺灣人民進行“再教育”,這是中國政府的官方立場嗎?

易:我不對我同事的說法作評論。我曾兩次訪問臺灣,兩岸在教育方面,很多都是相通的,我們都使用同樣的語言,擁有同樣的文化和文字,不過教材會有所不同。對解決臺灣問題我們有一項基本方針,那就是“一國兩制”,就像在香港、澳門一樣。當然,主權是毫無爭議的,“一國”是基礎。但其他方面,都可以協商解決,這一點也在白皮書中有明確的表述。兩岸統一後,我相信臺灣人民將在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均會獲益巨大。當前所謂的“現狀”事實上給兩岸交往合作造成了許多限制。

15、菲:那是否意味着一旦統一,臺灣將改變政治體制,喪失自由選舉的權利?

易:統一之後的問題都可以談,可以協商解決。就像在香港和澳門那樣,除了外交、國防等主權權力歸屬中央政府,經濟、文化和地方事務將由本地人決定,這也是“一國兩制”的重要內容。

16、菲:如果挪威的議員或政府官員訪問臺灣,中方將作何反應?

易:我們堅決反對議員或官員訪問臺灣,當然,我們並不反對挪威人民同臺灣人民保持經貿、文化往來。如果議員或官員訪臺,將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認爲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

17、菲:謝謝您接受採訪,您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易:我想借此機會談一談中挪關係。我來挪已經3年多了,感謝挪威政府、議會和人民對中挪關係和使館工作的大力支持。我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同NRK的觀衆及其他媒體進行直接交流。就雙邊關係而言,人民之間的友誼是最爲重要的。我們雖然政治制度不同,但是我們有更多的共同價值。1993年我首次訪問挪威,參加一個關於氣候變化論壇,訪問了奧斯陸、卑爾根、南森研究所。那是我同挪威的第一次接觸,在此後的這些年中,我發現中挪兩國人民有許多相同點,比如都十分勤勉,包容併兼,待人友善,重視家庭,我們也都支持和平、支持多邊主義,支持通過談判、磋商,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支持開放市場和自由貿易。放眼未來,我們在能源供應、食品安全、健康衛生、氣候變化以及脫貧等問題上面臨諸多共同挑戰。如何應對?唯有合作。中方的立場是明確的,我們將繼續同挪威在上述問題中合作。過去幾年中,兩國開展了一系列合作項目,未來這些項目還將繼續。作爲大使,我對當前中挪關係感到滿意。兩國務實合作深入,雙邊貿易不斷增長,給兩國人民帶來實利。比如,在北京很容易就能買到挪威商品,我的家人昨天早上下單了挪威三文魚,昨晚就已經送到了餐桌上。在挪威,我們也能夠買到許多中國商品。作爲共同生活的人類,我們應該相互扶持、相互學習,即使面臨分歧仍能友好相處。當然,分歧主要來源於少數政客,而不是來自人民。

“中國駐挪威大使館”微信公衆號截圖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