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8月16日訊(編輯 瀟湘)本月重啓的伊核談判是否能取得歷史性突破?眼下無疑正迎來關鍵時刻。

據伊朗官方通訊社伊通社週二報道,伊朗已經向歐盟提交了關於伊核協議維也納會談最新草案的書面答覆。伊朗已經闡述了對剩餘問題的擔憂,並就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提出了建議。

歐盟官員當天也證實,伊朗已經對歐盟文本做出了迴應。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歐盟官員表示,伊朗已向歐盟提交了關於“最終文本”的意見。這名官員沒有披露具體細節。

據外交官員稱,歐盟此前將週一定爲伊朗、美國和2015年伊核協議履約各參與方表示是否接受該協議的最後期限。上週,歐盟分發了它所稱的恢復伊核協議的“最終文本”,並在維也納舉行了四天的會談後向各方發送了草案。

伊朗外交部長侯賽因·阿米爾-阿卜杜拉希揚週一早些時候在德黑蘭表示,伊朗將在未來幾天向歐盟提供其對協議文本的“最新意見”,但他沒有說明伊朗是否會接受或拒絕該文本。

阿卜杜拉希揚指出,“我們已經告訴他們,我們的紅線應該得到尊重……我們已經表現出足夠的靈活性……我們不希望在40天、2個月或3個月後仍無法達成協議。現在是美國方面展現出靈活性的時候了。”

阿卜杜拉希揚當天還表示,如果三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得到解決,伊美雙方有望在未來幾天內達成一致。美方已經在兩個問題上“口頭答應了”伊方要求,但應該包含在文本中。他還呼籲美方在第三個、即保證協議延續性的問題上採取“現實態度”。

業內人士指出,阿卜杜拉希揚的此番講話,暗示德黑蘭方面此次給予歐盟的書面迴應,並不會直接了當地答覆是否最終接受或拒絕該協議文本。不過知情人士也表示,伊朗的書面答覆並不具挑釁性,而是更加側重於解除制裁和得到保證。

伊朗方面認爲談判懸而未決的問題是哪三個?

伊朗官員口中三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在過去的幾輪談判中其實已經與美方拉鋸了很久,主要包含以下幾方面:

其一是伊朗堅持要求美方把伊斯蘭革命衛隊從所謂的恐怖組織名單中刪除。今年三月伊核會談被迫中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伊朗要求美國取消對伊朗革命衛隊的“外國恐怖組織”認定,但是美國當時不同意,認爲這個要求與核談判無關。

伊斯蘭革命衛隊是伊朗最強大的軍事力量,直接聽命於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

其二是伊朗方面堅持認爲,國際原子能機構必須放棄對伊朗核項目的指控,才能挽救核協議。

今年6月,國際原子能機構批評伊朗未能解釋在三個未申報的地點發現的鈾痕跡。作爲迴應,伊朗進一步擴大了其地下鈾濃縮活動,並基本上拆除了國際原子能機構根據2015年協議安裝的所有監測設備。

其三也是美國政府眼下在程序上無法解決的問題:伊朗方面尋求獲得保證,“任何美國政府”都不會違背此次談判恢復的協議。

伊朗方面顯然對美國前特朗普政府單方面退出2015年達成伊核協議並重啓對伊制裁的做法,依然耿耿於懷,同時也正“喫一塹長一智”。然而依據美國法律,美國總統拜登顯然無法作出此類保證。因爲即便最終達成協議,那也只是一項沒有約束力的政治諒解,並非一項具有美國法律約束力的條約。

伊核談判後續走向如何?還得看美伊雙方是否有誠意

針對歐盟方面發佈的“最終文本”,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週一表示,美國將私下直接向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就恢復履行伊核協議的“最終文本”發表意見。

普賴斯稱,“我們確實認爲,能談的都已經談了,實現迴歸伊朗核協議的唯一途徑是德黑蘭放棄無關緊要的要求。美國不會允許伊朗獲得核武器,並將利用外交、制裁等一切現有工具,聯合盟友進行威懾。”

不過,外交官員也表示,無論德黑蘭和華盛頓方面是否接受歐盟的“最終”提議,雙方都不太可能宣佈談判徹底破裂,因爲讓它繼續存在符合雙方的利益。

阿卜杜拉希揚指出,“未來幾天確實非常重要,但如果他們未能表現出靈活性,那也不是世界末日……我們屆時將需要更多對話和努力……來解決剩餘問題。”

“和華盛頓一樣,如果談判失敗,我們也有自己的B計劃,”阿卜杜拉希揚稱。

伊朗伊核問題談判小組媒體顧問馬蘭迪則表示,伊朗已經表達了自身關切,解決剩餘分歧並沒有那麼困難。“我不能說會達成協議,但我們比以前更接近達成協議”。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