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新華網

新華社西寧8月17日電 由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等單位近期聯合開展的2022年江源科考活動中,新華社記者獨家隨隊全程採訪,同時藉助新華社衛星新聞實驗室提供的衛星遙感數據,記錄了江源之變。

“江源之水冰川來”

格拉丹東雪山是唐古拉山脈主峯,長江正源發源於此。姜根迪如、崗加曲巴等一條條巨大冰川猶如白色長龍,盤踞在羣山脊谷間。

擡頭,是皚皚白雪冰川;腳邊,是冰雪融水奔流。厚厚冰蓋嵌入山谷中,冰川融水隨着河谷順勢而下,匯入長江源水系。

通過崗加曲巴衛星遙感圖像可以看到,巨大冰川前沿形成一條條“冰舌”。冰川融水沿着河谷最終流入長江源水系,奔流而下匯入滾滾長江。

長江科學院總工程師徐平介紹,全世界的大量淡水資源是以冰川形式儲存,因此冰川被稱爲“固體水庫”。長江源地區是全球水資源最爲豐富區域之一,擁有大量冰川資源,形成“江源之水冰川來”的壯觀場景。

青海省水文監測數據顯示,長江源地區過去五年間的年均自產水資源總量達到266.17億立方米。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我國人均年用水量419立方米。按此標準計算,長江源當前年均自產水資源總量相當於6300多萬人一年的用水量。

“愛擺動”的江源河流水系

相較於長江干流“一條大河波浪寬”,長江源頭河流則呈現“河牀形態常變換”等特殊形態。

在長江正源沱沱河和南源當曲匯合的囊極巴隴,不同時期的衛星圖像清晰顯示,江源水系河道衝淤頻繁,水流不斷分汊又彙集,鳥瞰就像在大地上紮起許多小辮子。

從囊極巴隴衛星遙感圖像拼版照片上,可以看出左上的長江正源沱沱河與左下的長江南源當曲交匯在一起形成通天河。南源當曲因經歷溼地過濾,水體比沱沱河清澈。不同年份中由於河流水量不一樣,因此擺動中的“辮狀”水系也每年不一樣。

“辮狀”水系分佈,成爲江源獨特的河流形態。科考隊員、長江科學院河流研究所正高級工程師周銀軍解釋說,結合前期多方研究發現,長江中下游幹流形成已有數十萬年,而長江源完整河流水系形成時間僅約兩萬年,“年輕河流的階地、河漫灘發育不完整,河槽不明顯,因此多呈寬淺、辮狀形態”。

周銀軍說,在青藏高原上,江源河牀下多是凍土,河水很難向下侵蝕。加上兩岸沒有山體形成自然約束,也不像平原地區修建堤防、護岸等水利工程,長江源地區河流水量大、水流快時,河道沖刷以橫向變形爲主,因此河牀呈現千變萬化狀態。

“長江大保護,從江源開始”

受青藏高原暖溼化等因素影響,長江源區雪線上升、冰川退縮、水土流失等問題逐漸凸顯,需要科研工作者的持續研究和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來積極應對。

冬克瑪底冰川位於長江源支流佈曲源頭。這條冰川過去在20年裏逐步退縮分成大、小冬克瑪底兩條冰川,成爲長江源冰川退縮的典型代表。

從冬克瑪底冰川不同年份衛星遙感圖像可以看出,在2011年冬克瑪底冰川還是一個整體,此後就陸續分爲大、小冬克瑪底兩條冰川。紅框區域內變化,說明兩條冰川末端之間距離逐漸拉大,處於消融退縮。

中國氣象局氣候變化中心發佈的《中國氣候變化藍皮書(2021)》顯示,全球山地冰川整體處於消融退縮狀態,1985年以來山地冰川消融加速。其中長江源區大、小冬克瑪底冰川均呈加速消融趨勢,2020年這兩條冰川末端分別退縮了10.1米和15.7米。

“江源打個噴嚏,長江都要感冒。”江源科考隊員介紹,江源地區生態系統狀況關係和影響着整個長江流域,需要在全社會提倡“長江大保護,從江源開始”理念,推進長江源“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讓更多人來關注江源、保護江源。

統籌:張書旗、山旭

終審:於衛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