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白楊 北京報道

8月17日,騰訊發佈了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報告期內,騰訊營收1340.34億元,同比下降3%,淨利潤爲186.19億元,同比下降56%。非國際會計準則下的淨利潤爲281.39億元,同比下降17%。

這是騰訊歷史上首次出現季度營收同比下滑,淨利潤則是連續四季度出現下降。當下,騰訊正處於發展的陣痛期,外部市場環境挑戰巨大,騰訊內部也在主動退出非核心業務,收緊營銷開支,削減運營費用。

接下來,騰訊的路該如何走。在二季度業績電話會上,騰訊管理層也對外界關心的幾個核心業務的發展問題做出瞭解答。

關於投資

近日,有市場傳聞稱騰訊計劃出售其持有的美團全部或大部分股份。騰訊方面當時迴應稱“不評論傳言”。

對此,騰訊首席戰略官詹姆斯·米歇爾(James Michelle)在電話會中表示,“這個新聞報道不準確”。

詹姆斯·米歇爾稱,鑑於騰訊的股價仍然被市場嚴重低估,並且投資組合公司的價值也同樣被市場低估,所以騰訊依然專注於爲股東創造資本回報。截至目前,騰訊已經向股東支付了170-180億美元作爲投資回報。

而在投資和撤資方面,詹姆斯·米歇爾表示,包括對京東等公司股份的減持,騰訊一直保持着適中的節奏。“從投資策略的角度來看,我們專注於回購和爲股票派息,未來一段時間內也會維持這樣的策略”。

至於回購和爲股票派息的資金從何而來,詹姆斯·米歇爾覺得這並不是騰訊需要擔心的問題。一方面,以二季度爲例,騰訊創造了100多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同時,截至二季度末,騰訊投資組合公司的總市值達900億美元,持有的未兌現的公司股票賬面價值還超過500億美元。

詹姆斯·米歇爾稱,騰訊此前已表明,願意逐步降低在投資組合公司中的佔股,以便爲股東提供更多資本回報。另外,騰訊也在尋找機會,將未兌現的公司投資以派息和回購方式回報給股東。

關於遊戲

報告期內,騰訊來自網絡遊戲的收入爲425億元,其中,國際市場的遊戲收入同比下降1%至107億元,本土市場遊戲收入亦同比下降1%至318億元。

詹姆斯·米歇爾表示,今年確實是遊戲業務調整消化的一年。無論國內業務還是國際業務,騰訊都將繼續努力提升用戶參與度,維持行業領先地位和使用時長方面的優勢,以及不斷提升國際遊戲市場的競爭能力。

詹姆斯·米歇爾稱,騰訊遊戲的模式不以業務恢復利潤增長爲目的,因爲即使騰訊遊戲業務規模不變,其利潤也將增長。所以,騰訊專注於用戶參與度的提升、能力的提升以及新遊戲的開發。

對於遊戲業務未來的發展,詹姆斯·米歇爾表示,要判斷遊戲行業的增長恢復情況,首先要看目前的行業現狀是受疫情的影響還是受整體宏觀環境的影響,如果是單純受疫情影響,那行業可能明年就能實現增長,如果是宏觀經濟的影響,那行業現狀可能要持續比較長的時間。

不過在詹姆斯·米歇爾看來,遊戲行業受宏觀經濟的影響通常不大。因爲越來越多的遊戲營收來自於道具購買,遊戲消費變得越來越非必須,所以如果宏觀經濟遇到挑戰,用戶也可以在減少遊戲消費的情況下,繼續玩這款遊戲。

但問題在於,目前無法判斷遊戲行業具體是受什麼因素所影響。“儘管有許多未知,騰訊還是會繼續努力提升遊戲的盈利水平”,詹姆斯·米歇爾稱。

關於ToB業務

報告期內,騰訊來自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的收入同比增長1%至422億元,雖然這已經是騰訊少數保持增長的營收板塊,但相較以往,這一增速也大幅減少。其中,金融科技服務收入同比增速較上季放緩,而企業服務收入同比略有下降。

騰訊總裁劉熾平表示,雲業務確實受到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在客戶所屬的垂直行業中,互聯網行業受影響最大。

受外部環境影響,騰訊雲已經簽下的項目也面臨部署的挑戰。爲此,騰訊雲也採取了預防性的措施來減少這些影響,比如通過減少分包和客製化服務來減虧,以及退出非理性的價格戰。

“這些都造成了營收增長的放緩,甚至上個季度的同比下降。但我們也在努力減少該業務的虧損,並專注於毛利潤的增長”,劉熾平說。這是騰訊雲近期的目標,估計到明年騰訊雲也會一直遵循這個路徑走。

在降成本方面,劉熾平稱,騰訊雲在通過更好的供應鏈管理以及技術提升成本效率。尤其是芯片技術,騰訊在與國內的芯片開發商緊密合作,以降低芯片成本。另外,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騰訊已經完全將自研服務搬到雲上,這也提升了雲基礎設施的規模和成本效能,有利於提升利潤率。

對於金融科技業務的最新進展,劉熾平表示,騰訊金融科技業務目前的規模已經很大,所以進展比較平穩。“過去一年,我們也在同監管機構接觸,保證所有業務都在合規情況下運行,同時也做了很多業務調整”。

關於視頻號

財報中,視頻號是爲數不多表現亮眼的業務。據財報披露,視頻號總用戶使用時長超過了朋友圈總用戶使用時長的80%。另外,視頻號總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超過200%,基於人工智能推薦的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超過400%,日活躍創作者數和日均視頻上傳量同比增長超過 100%。

而在電話會議中,視頻號也成爲外界關注的焦點。詹姆斯·米歇爾表示,視頻號每千次展示可以獲得的廣告收入(eCPM)略低於朋友圈的eCPM,但是廣告的強度要比朋友圈廣告大,因此視頻號業務每分鐘用戶觀看時長貢獻的營收要更高。

據其透露,未來幾天,騰訊會推出視頻號廣告競價系統,作爲合同定價的補充,這將有利於視頻號廣告營收的增長。在詹姆斯·米歇爾看來,競價系統上線後,視頻號能夠實現至少跟國內其他短視頻平臺相當的eCPM水平。

另外,詹姆斯·米歇爾強調,視頻號的增長並不會對其他業務帶來負面影響,因爲不同的服務可以滿足不同的用戶需求,就像朋友圈業務的增長並沒有影響微信聊天業務量的增長。

但他認爲,視頻號廣告一定會對其他短視頻平臺產生競爭,因爲視頻號廣告的營收將來自於短視頻廣告客戶的投放。目前,視頻號廣告的客戶類型非常廣泛,包括電商、互聯網服務、消費產品、食品飲料、汽車等,其中,汽車廣告在過去一兩個月的增長就非常健康。

詹姆斯·米歇爾表示,雖然視頻號從推出合同定價廣告到競價廣告的時間(約幾周)要遠遠短於朋友圈(約幾個季度),但二者的商業變現理念沒有發生變化。

“我們將用戶體驗置於最高位置,這一原則也讓公司受益匪淺。不過在具體變現模式上,視頻號和朋友圈確有不同,一是視頻號的可參考指標更明確,二是機器學習和軟硬件更先進了,三是短視頻的廣告成本更低”,詹姆斯·米歇爾說。

目前,國內短視頻平臺的廣告載量約爲14%-15%,而朋友圈的有效展示量只有2%-3%,所以預計視頻號的廣告載量必然超過朋友圈。

而對於直播電商業務,劉熾平認爲,直播電商的確是增長的機會,但需要時間來進一步證明。

“在展示方面,我們需要從短視頻轉換到直播,所以視頻號也在培養用戶觀看直播的習慣。而在觀衆形成觀看直播內容的習慣之後,視頻號還需要提供合適的廣告系統,幫助商家引流,讓商家有投放的渠道。此外,微信的生態系統也要同時發揮作用,包括小程序幫助完成交易、私域幫助商家積累用戶”,劉熾平表示,這基本上概括了電商業務的拓展過程,而視頻號需要逐步完成。

(作者:白楊 編輯:張偉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