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志愿者们形成一个长队,上下接举、前后传递,将一桶桶水送到高处浇灭余烬。梁钦卿摄

作者梁钦卿刘贤

“喷雾器(灭火)太慢了,换桶!”烈日下,地势陡峭崎岖,二三十位志愿者沿山勉强站立、排成长龙,从低洼处的小水沟用桶接水,一个传一个,接力提到高处,泼向仍在冒烟的山火余烬。这是重庆涪陵山火救援中的短短一幕。

8月17日,重庆市涪陵区荔枝街道、江北街道所辖山林相继发生火灾。经奋力扑救,两处火场明火先后于18日下午基本扑灭。火情未造成人员伤亡。18日晚,两处火场出现不同程度复燃和蔓延。

当日,重庆最高气温达45℃。连晴高温下的山火,让人格外揪心。当地民众在微信上自发组建了“涪陵自愿者救援群”,提供救援物资、有力出力。“我们送了棉签、碘酒还有止血粉过去了”“我们现在三班制轮流,保持体力,有需要我们随时出发”“我马上刨两口饭在屋待命,需要我们马上赶过来”……

位于山脚处的涪陵区江北街道办事处黄旗社区服务中心,是这个微信群志愿者们的“大本营”。10时许,阳光炙烤,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志愿者各司其职、穿梭于服务中心内外。防暑药、水、干粮、防晒工具、纸巾……汇集的物资分类码放着。

“在火烧过来之前,街道、社区已经把居民全部撤离出住房,目前没有人员伤亡,住房也没有损失。”黄旗社区党委书记、居民委员会主任胡章雄告诉记者,经过前两天的努力,火势得到初步控制,现在还有很少一点余火。当地老百姓、各方救援队伍正砍隔离带、清理余火。

志愿者们形成一个长队,上下接举、前后传递,将一桶桶水送到高处浇灭余烬。梁钦卿 摄

说话间,一批志愿者开始集合整队。他们大多是青壮年男子,带着砍刀、手套、防暑药等,列队、报数,集合上车,进山去清理余火。领队的罗维胜来自甘肃,在重庆工作12年,得知涪陵有火灾后第一时间报名前往——“上山救火,我们义不容辞”。

记者跟随志愿者队伍,抵达一处仍在冒烟的山火余烬。这里原是退耕还林后的一片竹林,现如今焚烧痕迹清晰可见,脚踩在黑色焦土上能清晰感受到地下传来的高温。记者触摸燃烧后仅剩半截的竹子,被烫得立即缩手。

余烬在山体较高位置,几无道路靠近。志愿者们踩着新砍下来的竹子枝叶,默契地形成一个长队,上下接举、前后传递,将一桶桶水送到高处浇灭余烬。大约半个小时,烟渐渐消散。志愿者何先生反复用树枝拨动地上的草木灰,检查是否还有残存火星,确保彻底灭火、防止复燃。

下山撤离时,志愿者李秀洪告诉记者,她们三姊妹都来支援救火,“妹妹通过一个微信群知道这里需要志愿者,我和妹妹就一人背一个背篓,给大家送吃的进来”。搬运物资、灭余火……三姊妹来了后见到什么做什么。

为什么花几十块钱打车、冒着危险都要赶来当志愿者?“人人都要防个万一。”三姊妹之一的李治洪说:“别人遭了灾,我们来支援。万一我们那个地方也遭了灾,大家也会来支援我们。”

7月1日至8月18日,重庆市共15个区县最高气温打破当地同期高温纪录,31个区县的极端最高气温突破40℃;高温天气范围及强度已超过2006年排名历史第一。连晴高温极端天气之下,城乡火灾防范工作难度大增。除涪陵外,重庆江津、南川等地近日也发生山火,各方力量奋力救援。

截至记者发稿时,“涪陵自愿者救援群”内各种支援、鼓劲的信息仍在不断刷新,近10个小时内又增加了百余人。有群友说:“这个群还是留起,涪陵以后有啥大事继续。都是些好心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