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茗婷

編輯/何焰

值班編輯/煎尼

不久前,“雷軍卸任”的消息登上熱搜,一時間,雷軍的職務變動又成爲網友們熱議的話題。

事實上,他卸任的是北京小米電子軟件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職務,而這也不是雷軍第一次卸任小米集團的子公司職務。

自2021年3月小米宣佈造車以來,雷軍已退出多家小米關聯公司,有小米內部人士表示,他的精力已經主要放在了造車業務上。

小米造車,被雷軍稱爲“人生最後一次重大創業項目”。

“我願意押上我人生全部的聲譽,再次披掛上陣,爲小米汽車而戰!”在2021年3月30日的小米春季新品發佈會上,雷軍如此形容道,彷彿當年那個燃燒着“硅谷之火”的創業者,又回來了。

在互聯網風口乏力、行業人物露面日漸減少的當下,唯獨雷軍,還保持着高頻的活躍度。

從湖北仙桃小鎮出走,成爲武大史上留名的天才程序員,進入金山掛帥,創建小米,改變中國手機在世界的地位,雷軍身上的理想主義色彩,總是容易讓人爲之一振。

在中國互聯網的江湖中,雷軍不是地位最高的。但論迎着IT潮頭、連續創業的企業家,雷軍應該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但種種輝煌之外,雷軍創業的心酸也是可見的。

他不忌諱談論失敗。在今年的年度演講中,他將平實的語言化作手術刀,解剖自己創業三大失敗:金山“盤古”軟件系統敵不過微軟、“盤古”的失敗將他帶入低谷開始“內耗”、創建卓越網卻在全球互聯網泡沫破滅中隕落。

在刮骨療傷般的剖析中,他將創業失敗與互聯網變局的肌理脈絡梳理出來,他總結說:“創業真的需要一點點運氣,真的需要對大勢有精準的判斷。還有,不管你多麼聰明多麼勤奮,我覺得永遠不要低估風口的重要性。”

十年前的“風口論”,幾乎等於雷軍的代名詞,也是他創業東山再起的一個註腳。

雷軍離開金山後,一邊做天使投資人韜光養晦,一邊洞察大洋彼岸谷歌、蘋果、諾基亞等硅谷“老錢”“新貴”圍築互聯網陣地的動態。後來,雷軍捕捉到了移動互聯網的風口,順勢而爲,小米應運而生。

但世事變改,當下移動互聯網的風口消失在一代代技術的更迭之中,外界對小米“中年危機”的論調也開始蔓延。

在智能手機市場觸頂、互聯網機遇難見的當下,雷軍如何捕捉下一個“風口”的跡象?30多年來的創業與投資經驗,如何鍛造一個創業者的眼光與方法論?在下一個風口,雷軍如何反應?

形勢在變化,雷軍的“風口論”,也在革新。

敢不敢亮劍

“電動汽車,做,還是不做,這是個問題。”

時間倒退至500多天前的那個夜晚,2021年3月30日,小米春季新品發佈會第二場,雷軍首次談論小米造車的計劃。

爲了準備這次新品發佈會,也是爲了準備造車,雷軍提前鍛鍊身體,每日早起參加晨跑,但敵不過感冒的突襲。原本定於一晚結束的發佈會,因雷軍身體不適,被拆分成了兩晚完成。

意外頻發的發佈會,最終被小米造車的消息點燃。

2021年3月30日,時任小米集團創辦人、董事長兼CEO的雷軍在發佈會上講述了小米進軍智能電動汽車產業的決定

“這個決策對今天的小米來說,實在太重要了。”雷軍寫道。那段時間,雷軍陷於糾結之中,在白天時會想出10個必須造車的理由,到了晚上,思緒開始冷靜下來之後,想的是“不能幹的10個理由”。

早在雷軍宣佈造車之前,這條賽道上已經是諸侯爭霸的局面。特斯拉一家獨大、“蔚小理”新勢力崛起,而昔日小米想“幹翻”的華爲,也早與賽力斯結盟,此外還有百度、滴滴、富士康等企業入局。

“投資教父”閻焱曾點評過此現象:“很多人想趕上這趟車,是可以理解的。但最後多少人能活下來呢?大概就那麼幾家。所以造車運動會繼續下去,但最終,絕大部分公司都會死掉。”

造車是風口,也有着極大的風險。在雷軍看來,問題在於:“敢不敢幹,在困難面前敢不敢亮劍?”“還能有10年前一樣的勇氣,10年前一樣的決心,甚至10年前一樣的體力嗎?”

10年前,或者說,雷軍的每一次創業,都與當下小米造車的形勢類似:強敵環伺。

30年前,WPS成爲了國內軟件市場的“當紅辣子雞”,但同年,Windows和Office進入了中國市場。與全球軟件巨頭微軟抗衡,成爲了金山能否活下去的關鍵節點。

1997年,新浪、網易、搜狐三分中國門戶網站的“天下”。眼看行業趨勢愈發明顯,雷軍在金山成立了一個獨立的部門,打算進軍互聯網。借鑑亞馬遜的模式,新世紀來到之時,雷軍成立了以出售飲料、書籍爲主的網站卓越網。

但這兩次創業,均未能讓雷軍打贏中國互聯網公司的翻身之戰。

第一次是因爲自身錯誤,金山出現一個後來被認爲是致命的格式錯誤,使WPS用戶能夠通過格式開放轉換到Office辦公系統,用戶日漸流失。在與微軟抗衡的正面戰場,金山潰敗。雷軍只得“在骨頭縫裏找肉喫”,繞開微軟做出了《金山詞霸》和《金山毒霸》。

第二次是因爲過於專注自身而錯過外界的變動。“創辦於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後,倒下於電商全面崛起之前。”今年的年度演講,雷軍如此概括卓越網的衰敗。無論是上世紀末的互聯網門戶風口,還是新世紀第二個十年的電商風口,卓越網都完美錯過了。

2021年3月30日,時任小米集團創辦人、董事長兼CEO的雷軍在發佈會上講述了小米進軍智能電動汽車產業的決定

這兩次失敗,深刻衝擊了雷軍長久以來形成的價值觀。

1969年,雷軍生於仙桃。他說:“我從小就是好孩子、好學生,根紅苗正,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我如此篤信並踐行着所接受的東西。”

1987年,他以能考上清華北大的分數入讀武漢大學計算機系,用兩年時間讀完四年的課程,在大一寫的“PASCAL程序設計”作業,在第二年被老師編進了新生教材,大二時寫的一個清內存的程序RI,成爲了當時程序員們必備的工具之一。

雷軍是公認的第一代程序員裏的學霸。周鴻禕曾經說過,在互聯網的編程高手中,自己只能排名第三,前兩位是求伯君和雷軍。雷軍沉浸在二進制的世界裏,把代碼變得像詩歌一樣有序、規整和優雅。

求伯君,是金山的創始人,也是雷軍的伯樂,將雷軍招進金山,也將總經理的職位交付給雷軍。

進入金山後,雷軍每天工作16個小時,是中關村著名的“勞模”。他相信不怕苦、不怕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這麼一個“想法單純、積極向上、非常熱情”的程序員,在成爲金山高層之後,卻被兩次失敗擊碎了他的信仰。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雷軍用“遍體鱗傷”來形容自己遭遇創業“滑鐵盧”之後的狀態。

接連失敗,冷卻了他對於二進制世界的狂熱,現實逼迫他理性思考:真正的創業者,要有周密的分析、嚴密的系統,還要辛勤工作,但決定一個企業是否能決勝千里的最重要一條,不是天道酬勤,而是順勢而爲。

黑色雙肩包

“在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雷軍這句生動形象又不無道理的話,成爲了互聯網世界裏一句人人皆知的段子。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一句詼諧的互聯網句子裏,凝結的是雷軍在人生低谷期的掙扎和思考。

“滑鐵盧”之後,雷軍離開了金山。他後來稱,離開金山的半年裏,世界似乎遺忘了他。“沒有一家媒體想要採訪我,沒有一個行業會議邀請我參加,我有的是時間,沒人記得我。”

言語裏的落寞,和他在離開金山前的傲氣形成鮮明對比。

離開金山之前,他以CEO的身份參加了《波士堂》的節目。在這個商業人物脫口秀節目上,雷軍說:“等你們《波士堂》不再管我叫金山的老闆,而是直接叫我雷軍的時候,我再來告訴你們(未來的規劃)。”

掙脫了金山給他的光環,雷軍想要的,是屬於他個人的創業計劃,“做一家偉大的公司”。雖然經歷了短暫的沉寂,但在兩年的休整裏,他沒有停下來,而是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觀看全球資金流的流向。他分別在UC瀏覽器、凡客誠品、樂淘網等17家互聯網相關的公司下注,人稱“雷菲特”。

一天,雷軍穿着白襯衫、深藍牛仔褲,揹着黑色尼龍雙肩包,與一名投資人走進了北京秦老胡同的一家麪館。他將那個雙肩包打開,拿出了幾部手機,將手機排列在飯桌上,開始向對方介紹起手機的品牌、類型、各項參數和手機的UI設計,如數家珍。

那是2009年,iOS系統和安卓系統面世的兩年後,一場手機技術的革新已“翻轉了硅谷的兩極”。大洋彼岸的這場變動,雷軍看在眼裏。

此時的雷軍,是UC瀏覽器的天使投資人。這家由何小鵬創建的公司,日後被馬雲收購,直接讓雷軍的400萬投資翻了1000多倍。這個讓雷軍和何小鵬結緣的故事,成爲了雷軍日後預見下一個風口的註腳。

回到那個麪館,雷軍與投資人對談的內容,是UC瀏覽器是否要從塞班系統轉移到安卓系統上。

再進一步,雷軍思考的是,未來的手機市場,是iOS勝,還是安卓系統勝。

雷軍買了幾十部iPhone,研究、把玩,和科技人士、投資人約着見面,交流、分享。未來的手機戰場,是蘋果、安卓平分天下,還是會有黑馬的誕生?

直覺告訴他,互聯網的新世界正在到來。

前兩次的失敗,促使他找尋那個“勢”、那個“風口”。現在已經起風了,雷軍決定,順勢而爲。

根植於國內發達的製造業,憑藉擅長的互聯網技術,加上運營卓越網等積累的供應鏈經驗,雷軍擁有了進入手機市場的資本,而他在投資界和全球互聯網行業積累的人脈,讓他能迅速組成一支精幹隊伍。

年輕的工程師、產品經理、設計師來到中關村的銀谷大廈807室,每天進行頭腦風暴,雷軍、各種科技極客聚集在安卓論壇裏,“人人都是產品經理”,討論一個受歡迎的手機系統和界面該如何開發。

論壇、人人蔘與、形成擴散傳播,在雷軍看來,口碑是互聯網思維的核心。這之後,小米積累了第一批“手機發燒友”。

“爲發燒而生”,2011年8月,在北京798,雷軍將白襯衫改成了黑T恤;當年那個裝在黑色雙肩包裏的手機創業夢,已經轉化爲了一家名爲“小米”的公司。

他在臺上宣佈,小米第一代手機面世。

臺下有人喊:“雷布斯!”—這個化用喬布斯的暱稱,讓人想起24年前,讓雷軍激動得在武大運動場上走了好幾圈的《硅谷之火》,正熊熊燃燒。

但此時的雷軍,已經不是那個對互聯網抱着單純理想的計算機系學生了。他是雷軍,“不做誰的第二”。

2016年,雷軍登上了《連線》雜誌的封面,副標題是“不要叫我中國的喬布斯”。《連線》將小米當作中國創新的代表,以互聯網思維,將消費者轉化爲粉絲,帶動到產品的設計中。極致的性價比壓縮山寨手機的生存空間,“讓人們明白,中國不再只有廉價製造業和‘山寨’貨”,雷軍說。

像豬一樣放低姿態

小米成立的12年間,成績和風波相伴隨。

2014年,小米登頂智能手機市場中國第一、全球第三的位置。2018年,小米在港股上市成功。2020年,小米成爲最年輕的世界500強,同年發佈的小米10,開始了小米衝擊高端手機之路。2021年,小米已拿下歐洲高端市場。

但這期間也是危機不斷。蘋果總設計師曾指控小米剽竊和抄襲,魅族創始人斥責雷軍曾在雙方交流期間竊取魅族機密,2015年開始小米出貨量驟降,這是一個難以逆轉的趨勢,還有股價下跌、被美國圍剿制裁等不可控因素的出現。

雖然才成立12年,但針對小米一系列風波的“中年危機論”已經充斥着互聯網。

雷軍似乎又碰上金山遇到瓶頸時強敵環伺的情形。

當初的雷軍,破解瓶頸的方法論是先破後立:出走金山,沉寂蟄伏,瞄準風口,伺機而動。“颱風來不來,什麼時候來,從哪裏來?”在當天使投資人蟄伏的兩年裏,雷軍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

如今,小米也遇到了瓶頸,但與其說他還在判斷風口在哪裏,不如說雷軍已在快馬加鞭。因爲,風口早已到來。

早在2013年,雷軍已拜會過馬斯克兩次,同年成爲了特斯拉的車主,像當初成立小米之前那樣,將風口的產物變成自己的“玩具”。

雷軍看中的風口,無疑就是造車。

“車是最大的個人消費品”“智能汽車是智能生態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這些理由,說服了雷軍認可造車的價值。更重要的是,“消費電子領域幾乎所有的巨頭都已紛紛下場佈局,如果我們不做汽車,未來小米會不會淪爲一個失去了成長空間的‘傳統公司’?”

簡單來說,不造車,小米就是下一個金山。

雷軍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的人。

“風口論”誕生的10年後,雷軍重新闡釋了他的“金句”。這次,重點不再是“風口”,而是那隻“豬”。

“‘風口上的豬’這句話的主語是豬,本意是說在進入新領域、尋找新機會時,放低姿態,虛心學習,既要埋頭苦幹,也要把握時機,順勢而爲。”在《小米創業思考》中,雷軍說:“我都把自己比喻成豬了,姿態低到底了,誰還能擊敗一個躺在地板上的人呢?況且,即便狂風在前,一頭豬也不是能輕易飛上天的。”

在小米造車還沒定論前,雷軍已投資了新勢力中的蔚來和小鵬。而何小鵬,就是點燃雷軍心中造車之火的那個人。

雷軍曾經遲疑過,因爲造車“很苦”。但何小鵬認爲“手機與汽車相比,汽車會更酷”。

何小鵬成立小鵬汽車時,獲得了雷軍4億美元的投資。雷軍的這一筆投資,是在UC時期天使投資的“師生情”再續,也是爲了給自己留一手。

如今,在造車領域,雷軍這位曾經帶領何小鵬穿越互聯網幾次革新的“師傅”,在如今已是2021年國內造車新勢力銷冠創始人的“徒弟”何小鵬面前,也不得不“放低姿態,虛心學習”。

爲了追趕造車的風口,在75天時間裏,雷軍和團隊曾“經歷了85場業內拜訪溝通、200多位汽車行業資深人士的深度交流、4次管理層內部討論會、兩次正式的董事會”,最終才決定,小米正式進軍智能電動汽車市場。

曾有小米業內人士向媒體透露,只要雷軍在小米科技園辦公,幾乎有2/3的時間都待在小米汽車的辦公樓裏。

當年那個每天工作16小時的“中關村勞模”,回來了。放低姿態、虛心學習、埋頭苦幹,雷軍又一次,等待飛上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