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蔡嵩松“失聯”風波背後:諾安成長跌超35%,頂流基金經理褪色

葛蘭被傳離職之後,蔡嵩松陷入“失聯”風波。

9月20日,一則“蔡姓頂流基金經理本週失聯”傳聞在基金圈炸鍋,並直指諾安基金經理蔡嵩松。

對此,9月21日,諾安基金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採訪時稱,蔡嵩松目前在休假中,其管理的相關產品運作一切正常。對於休假結束時間,諾安基金客服迴應記者稱,基金經理休假是按公司相關制度執行報備,並不屬於信披範圍,所以暫時無法對外披露。

去年以來,明星基金經理頻上熱搜,不同於以往粉絲熱情追捧,近期更偏向於質疑。在外界看來,這與其在管基金產品年內表現不佳不無關係。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看到,年內百億以上規模的主動權益基金產品少有正收益,而主打半導體的基金跌幅靠前,蔡嵩松在管的諾安成長跌幅超過35.36%,跌幅高居首位。如今,不少備受推崇的基金經理業績“褪色”,在管基金產品跌幅超過20%,其中,葛蘭的中歐醫療健康跌幅達到28.69%。

今年已5度出手買入卓勝微

蔡嵩松“失聯”一事可追溯至上週。

9月13日晚間,上市公司卓勝微一則公告將蔡嵩松推至臺前。卓勝微公告稱,諾安成長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簡稱“諾安成長”)增持公司股份51.95萬股,本次權益變動後,該基金持股比例達到5.0065%,已越過“舉牌”線。

諾安成長是蔡嵩松在管年限最長、業績最好、管理規模最大的基金產品。據瞭解,今年行業震盪下行,蔡嵩松仍集中於半導體單一行業——“舉牌”卓勝微也一度被市場人士稱爲“賭徒”。

“舉牌”是指投資者及其一致行動人持有一個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達到5%時,應在該事實發生之日起3日內,向證監會、證券交易所作出書面報告,通知該上市公司並予以公告,並且履行有關法律規定的義務。

實際上,今年3月起,蔡嵩松已是5度出手買入卓勝微,買入價格跨度逾上百元,最高時每股達221.46-251.51元,而最近一次買入價格則爲每股100元左右。

卓勝微被譽爲國內射頻芯片龍頭,年內在半導體行業砍單潮下,營收和淨利均出現了下滑,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2.35億元,同比減少5.27%;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7.52億元,同比減少25.86%。

在資本市場上,卓勝微股價坐上過山車。今年年初,卓勝微每股價格在200元左右,9月21日收盤每股爲92.40元。

值得注意的是,年內半導體概念股出現普跌。按申萬行業分類,112只半導體概念股中,截至目前,95只處於下滑狀態,包括卓勝微在內的13只個股跌幅超過50%。

今年加倉半導體,蔡嵩松喊話“逆勢投資是痛苦的”

2019年2月,蔡嵩鬆開始管理諾安成長,彼時,其從研究員一躍成爲了基金經理,並在公募基金高光時刻憑藉“賺錢喊蔡總”出圈,成爲網紅基金經理。

貝殼財經記者看到,蔡嵩松基金管理規模一度從2019年3月的14億增長至2020年底的400億元,如今穩定在300億元左右。

今年以來,蔡嵩松一直逆勢加倉半導體行業股票,截至半年報,諾安成長的十大重倉股爲韋爾股份、卓勝微、北方華創兆易創新中微公司、聖邦股份、三安光電、北京君正、滬硅產業-U、中芯國際,其中絕大多數在二季度獲得了加倉。

對此,蔡嵩松在半年報中表示,今年半導體行業波動較大,因爲疫情,行業供給和需求會受到一定程度影響。但長期來看,由科技創新帶來的行業景氣度不會輕易改變。另外我國半導體產業未來最大的機會在國產替代,今年就是國產替代的元年。“在這種時候,我們不應該被當前市場的下跌所影響,不應該對產業的發展視而不見。”

“我們的投資理念遵循產業投資,伴隨產業的優秀公司成長,但不可避免的是,有些階段市場會對一些擾動做出極致的反應,這時候就需要我們保持理性分析客觀判斷。”蔡嵩松稱,“投資是反人性的,逆勢投資是痛苦的,而重要的投資機會往往出現在市場出現重大分歧的時候。”

對此,銀河創新成長的基金經理鄭巍山同樣認爲,受疫情影響,國內半導體行業短期的景氣度受到了一定影響,並開始出現分化。中長期來看,短期的行業景氣度波動或者分化,沒有改變國產半導體長期向好的趨勢。另外,國產化趨勢也並沒有改變。

百億基金失速,頂流基金經理“戰績”跌超20%

“好久不敢看基金,心血來潮打開一看,虧了40%以上,感覺每天都在無效上班。”一位重倉明星基金經理旗下基金的投資者表示。

今年以來,市場風險偏好急劇下降,出現瘋狂殺估值,原本在高位的賽道股首當其衝,而半導體、新能源、軍工等成長賽道震盪下跌,消費、醫藥等則跌落神壇。

貝殼財經記者根據Wind數據看到,年內百億以上規模的主動權益基金產品少有正收益。其中,主打半導體的基金跌幅靠前,蔡嵩松在管的諾安成長跌超35.36%,高居跌幅榜首位;鄭巍山在管的銀河創新成長跌幅達30.01%。

明星基金經理戰績“褪色”同樣出現在醫藥基金。吳興武在管的廣發醫療保健跌幅超30%;有着醫藥“女神”之稱的兩位基金經理也未能倖免——葛蘭在管的中歐醫療健康跌幅達到28.69%,趙蓓在管的工銀瑞信前沿醫療跌幅爲28.24%。

貝殼財經粗略統計看到,不少跌幅超過20%的基金,都有明星基金經理身影,包括傅鵬博在管的睿遠成長價值,謝治宇在管的興全合潤、興全合宜兩隻基金,勞傑男在管的匯添富價值精選、朱少醒在管的富國天惠精選成長,焦巍在管的銀華富裕主題,胡昕煒在管的匯添富消費行業,張坤在管的易方達藍籌精選以及劉格菘在管的廣發科技先鋒等。

此外,主攻新能源賽道的基金經理也沒能逃過這波行情。去年冠軍基金經理崔宸龍在管的前海開源公用事業,邢軍亮在管的農銀匯理新能源主題以及馮明遠在管的信澳新能源產業跌幅也超過20%。

投資者不要神話明星基金經理

近年來,關於基金經理投研能力和賽道助攻的爭議不斷,有聲音稱,部分基金經理成名主要是恰好押注在高景氣的行業賽道上。

一位公募公司人士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自己曾多年擔任行業內評獎評委,整體來看,鮮少有基金經理持續多年地進入名單之中,基金經理領域同樣也有人無百日好、花無百日紅的道理。另外,主動權益基金的業績主要受股市行情影響,每一年行情都會有不同特點,而基金經理的投資可能只適應某一年某一段時間。在今年行情下,大多數明星基金經理的持倉股都遭遇了重挫。

對於明星基金經理年內業績表現,華林證券資管部落董事總經理賈志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建議投資者不要神話明星基金經理,要正確看待基金經理中長期業績。

“基金經理的優勢是挖掘個股。”賈志表示,基金經理選擇賽道可能會有投機的成分,但更多的在於其能力圈以及當年做研究員就是這個方向,或是從實業轉型過來,所以,慢慢地趨爲賽道型基金經理。

“賽道的基金經理要淡化他所謂的擇時,還有資產配置等作用,它更多的是要體現出像指數增強這樣的一個效果。”賈志表示。

對於投資者來說,賈志認爲,不要被基金經理短期的業績所迷惑,要看中長期。“沒有配置能力的投資者,不太適合賽道型基金經理。”

“我們常講的是分散投資,也就是說要配置,不能把所有的錢都壓到一個人、一兩位基金經理身上。”上述來自公募的人士表示,現在市場上3000多名基金經理,每年都會有大量新人成長起來,也會有新的、不同的基金經理去適應新行情。

不過,他認爲,需要承認過去這些明星基金經理有一定的投資管理能力,只是曾經讓他們風光的賽道,因各種原因現在高光不再。一旦這些賽道又有可能見好,對於這些曾經的明星還是有值得關注的地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