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3日,由新浪财经主办,证券日报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合力打造的2022新浪财经海外投资峰会盛大开幕,本次论坛有幸邀请到纳斯达克、新交所、香港贸发局等机构的代表致辞,并邀请了包括沈明高、肖耿、韩竹、陶冬、姚远、张忆东 、梁文涛、黄亮等海内外知名学者、经济学家等共聚于此,眼观全球局势,紧扣市场脉搏,探讨大湾区机遇,碰撞智慧火花,为投资者奉上了一场财富盛宴。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及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主席肖耿发表主旨演讲,他表示,现在香港的金融体系规模相当大,整个金管局的资产大概相当于人民银行资产的10%,占9.4%,相当于美联储资产的6.7%,这是非常大的,因为整个香港的GDP只有大概中国GDP的2.5%。意味着香港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国外循环的作用,这个外循环对促进中国企业科技的创新还有新兴产业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大疆、腾讯,包括国有银行,都是通过香港的资本市场国际化,吸引海外的投资者,分散风险。由此来看,香港就是中国的一个离岸的外循环的平台,整个香港的金融市场实际上就是中国的离岸资产的金融市场。

而香港与大湾区的合作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合作意味着制度上的突破,因为香港和大湾区是外循环和内循环的衔接带,这个衔接带就需要有一个深度合作的经济特区,其最重要的作用是要有一个“双总部”的机制。很多上市企业是在香港上市,而它的实体运作是在内地,它需要一个跨系统的双运营总部,需要有这个机制才能够解决在企业这个层次的人才、资金和信息的畅通。为了要促进中国对海外的投资,为了帮助吸引更多的外资来大湾区,我们需要真正考虑怎么样能够充分发挥香港这个平台的作用,这里的关键就是深港要深度合作,深度合作的一个关键是必须解决在企业这个层次的营运的逻辑,因为很多企业是需要跨境运作的,但是跨境又有很多障碍。我最近一直在建议和鼓励政府要采取一些相当于多年深圳特区的一些政策思路,可以有一些“白名单”,可以让一些企业设立双总部,他们企业内部的人才、资金、信息就可以畅通,这个风险相当低,但是回报会非常非常大,它最大的回报就是可以帮助我们国家在企业科技创新方面、新兴产业方面能够有突破。

附演讲全文:

大家好,很荣幸再次参加今年的新浪财经金麒麟海外高峰论坛,我今天讲的主题是“深港如何合作,能够进一步促进企业创新与新兴产业的发展。”

在大湾区有双循环,一个是以人民币为基础的在岸的市场体系;另外还有一个是基于港币离岸的市场体系。这两个市场体系有不同的法律、不同的监管,但是它们在中国经济的发展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是有互补的关系。

我为什么强调香港的港币为基础的平台呢?因为货币是一个监管的媒介,港币的系统实际上是中国外循环平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无价、无形也不可替代的软实力,也是一个资产。为什么呢?因为在港币的体系里面,我们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从贸易、银行、债券、股票、保险、基金、房地产,它形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金融产品体系。所以,它是我们内地的居民和企业对外投资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平台。

我为什么强调企业的创新,包括企业的科技创新,还有新兴产业。通常来讲企业的科技创新失败率非常高,90%的创新实际上都是失败的,这就需要资本市场来帮助分担和吸收风险。香港实际上目前最强的就是它的交易所,就是IPO上市平台,因为它是一个离岸市场,它可以吸引全球的资金,实际上全球都有股东,股东实际上就是帮助这个实体企业来分散它在创新过程中面临的风险。但是问题就是说香港的上市公司实体的运作通常都是在内地,这样就导致了香港和内地的合作变得非常非常重要,但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之间的合作是有很多问题的。

另外,讲一讲新兴产业的发展。新兴产业包括绿色,包括包容、共同富裕,很多新兴产业。包括数字经济、新能源各个方面。这些新兴产业跟创新有点类似,它的不确定性非常高。有些产业可能就发展不起来,有的后来就发展起来了,这里面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对新兴产业我们需要激发企业家的冒险精神去试错,跟香港和内地都有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香港是一个普通法体系,是资本主义制度,对外完全开放,没有外汇管制的一个环境。这个市场就非常适合企业家去冒险。香港的营商环境虽然好,但是它的规模有限,整个香港人口也就700多万,真正的消费和需求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来自消费者,另一方面就是来自于政府,比如说国防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从规模上来看,这个需求主要是在内地。我们企业家喜欢待在香港,但是他真正要做的客户在内地,就导致香港和内地必须要合作。实际上过去历史上一直都在合作。

合作的过程中,最关键的就是人才,企业家也是人才。企业层次的创新还有整个产业的发展,它是要靠人才的。我们国家的人才,很多优秀青年都选择去海外留学,留学完了以后,很多就留在欧美,我们的华人企业家也是遍布全球。所以,对国家来讲,未来的发展如果要在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上可持续的有前途的话,就一定要把我们自己的海外留学的年轻人吸引回来,当然还有海外华人,还有外国专家、外国的企业。因为企业最重要的也是人才。所以,我们在过去是受益于香港这个外循环的平台,但是未来可能就更重要了,因为目前地缘政治的竞争,使得我们更需要吸引能够在科技创新和新兴产业方面做贡献的这些企业家、这些人才。

资本市场的重要性在于它能够吸引资金,能够分散风险,资本市场本身也是需要有人才的,需要吸引金融界的人才去看这个市场。所有这些人才真正需要的国际化的生活方式,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当然还包括社会文化、生态自然环境,这些都是需要的。现在考虑到香港作为中国外循环的平台,它实际上对于确保中国海外资产的安全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另外,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和港币都是中国的货币,在一国两制下一国两币。我特别强调一下,香港为什么重要呢?人民币国际化主要要达到的目的是两个,一个是海外投资者可以投资人民币资产。另外,内地的企业和内地的个人可以投资海外资产。人民币国际化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就是这两个。香港通过港币的体系,实际上就已经实现了人民币国际化所要达到的目的,这个我们过去是低估了。我们在推人民币国际化的时候,我们要考虑到港币就是中国人民币的一个海外离岸资产的表现形式。我为什么这么说?大家去考虑一下,如果港币将来和人民币挂钩的话,它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百分之百的离岸人民币。因为这个离岸人民币有一个港币的金融系统和整个资本市场产品系统,一旦港币跟人民币挂钩以后,整个香港都是变成离岸人民币的一个金融体系,这个意义非常非常重大。

我想讲的是,哪怕港币和英镑或者是和美元挂钩,或者是将来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一揽子货币挂钩,香港的资产本质上还是人民币的离岸资产。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像香港这种小经济体的货币,跟哪个大的国际储备货币挂钩,它只是决定了它的汇率,香港的利率跟美国的利率一样,因为现在跟美元挂钩,但是它背后资产的价值,它不光是由利率决定的,它还是由它最根本的实体经济的质量和规模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香港的金融产品上市的企业背后的实体是在内地,所以整个香港资本市场的估值、房地产的估值其实最后是由它的实体经济来决定的,这个实体经济是跟中国内地特别是跟大湾区经济的发展、企业的水平是密切相关的。

所以,我们要改变一个观念,香港就是中国的一个离岸的外循环的平台,整个香港的金融市场实际上就是中国的离岸资产的金融市场。我们现在香港的金融体系的规模相当大,香港的金融体系的规模,整个金管局的资产大概相当于人民银行资产的10%,占9.4%,相当于美联储资产的6.7%,这是非常大的,因为整个香港的GDP只有大概中国GDP的2.5%。意味着香港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国外循环的作用,这个外循环对促进中国企业科技的创新还有新兴产业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大疆、腾讯,包括国有银行,都是通过香港的资本市场国际化,吸引海外的投资者,分散风险。

我今天想讲的主题是香港对中国未来的发展非常重要,但是它必须要和大湾区合作。跟大湾区合作,里边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上的突破。因为香港和大湾区是外循环和内循环的衔接带,这个衔接带就需要有一个深度合作的经济特区,这个经济特区起什么作用呢?最重要的作用是要有一个“双总部”的机制。很多上市企业是在香港上市,按是它的实体运作是在内地,它一定是要有一个跨系统的双运营总部,需要有这个机制才能够解决在企业这个层次的人才、资金和信息的畅通。现在没法畅通,因为现在我们是两个系统,中国内地有外汇管制,包括通关的标准也不一样,对数字经济监管的要求也不一样。为了要促进中国对海外的投资,为了帮助吸引更多的外资来大湾区,我们需要真正考虑怎么样能够充分发挥香港这个平台的作用,这里的关键就是深港要深度合作,深度合作的一个关键是必须解决在企业这个层次的营运的逻辑,因为很多企业是需要跨境运作的,但是跨境又有很多障碍。我最近一直在建议和鼓励政府要采取一些相当于多年深圳特区的一些政策思路,可以有一些“白名单”,可以让一些企业设立双总部,他们企业内部的人才、资金、信息就可以畅通,这个风险相当低,但是回报会非常非常大,它最大的回报就是可以帮助我们国家在企业科技创新方面、新兴产业方面能够有突破。

这就是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主要的内容,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