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央广网

央广网北京9月23日消息(总台记者任梦岩 温超)近年来,文身出现了“低龄化”现象,未成年人文身容易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可能会对健康学业以及未来的职业发展带来影响。对此,今年6月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了《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办法》,当中就规定了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也不得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文身。擅自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上海市、浙江省等地也以地方立法、部门联合发文等方式明确了禁止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多地人民检察机关先后启动了民事和行政公益诉讼。本月,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法院就宣判了一起由检察机关起诉文身店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民事公益诉讼案。

今年9月14日,由陕西省靖边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的某文身店经营者庞某某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民事公益诉讼案在靖边县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宣判,法院判令被告庞某某立即停止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国家级公开媒体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检察机关的诉讼请求全都得到了支持。

靖边检察院对文身店进行调查(央广网发 靖边县检察院供图)

靖边县检察院介绍,公益诉讼的缘由是此前在办案过程中,一起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犯罪嫌疑人有大面积文身,经询问,是在庞某某经营的文身店所文。

判决书(央广网发 靖边县检察院供图)

检方随后对该文身店进行调查发现,2017年至2021年,庞某某在经营文身店期间先后为43名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此外还在未取得医疗美容许可证的情况下,为未成年人清洗文身。而从对未成年人文身的监管角度而言,检察机关发现,在今年6月出台相关文件之前,都处于空白状态,这也促使他们进行了公益诉讼。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田苗介绍:“因为当时是立法空白,给这些孩子文身之后,他们当时属于未成年人状态,对自己行为的认知还不是很充分,也不知道对他们日后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所以就文上去了。这种行为,如果没有监管,它其实损害到了不特定多数的未成年人的权益,所以我们想由检察机关来做这样的公益诉讼。”

田苗和同事调查发现,未成年人文身具有易感染、难复原、就业受限、易被标签化等危害,庞某某明知服务对象为未成年人,也明知未成年人文身的损害后果,仍为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行为,侵害了未成年人的身体权、健康权,不利于未成年人的成长与发展,检方认为,该行为属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而与文身的未成年人交流后发现,他们基本都无法认识到这些问题。田苗表示:“咱们都知道文身对未成年人有损害,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具体的损害,所以我们当时也查阅了好多资料,主要是未成年人辨别力比较低。我们跟那些小孩接触的过程中,他们觉得自己如果文着身就可酷可帅了。”

田苗说,在接触的一些未成年人中,有不少文身后很快想洗掉,却发现所需费用是文身的几十倍,而且对皮肤造成的损害也是永久的。“他们单纯的没有想别的,就说我要文个身,身边谁谁谁有,我觉得可酷了,我也要弄一个。根本不想后果,造成的伤害跟疤痕都一直在,他们好多人想把它洗掉,但是鉴于高额的洗文身的费用,也就望而却步了。也有孩子告诉我说他们感到可恶心了,原话这么说的。他想把它洗掉,但是一问人家说得三四万,还一两次不行,所以就望而却步了。他文上去几百块钱,洗掉好多钱。”

如今,对未成年人文身的管理已经有据可循。今年6月国务院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了《未成年人文身治理工作办法》,当中就规定了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也不得胁迫、引诱、教唆未成年人文身。擅自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的,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未成年人事务治理与法律研究基地副主任苑宁宁认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不仅和个人与家庭密切相关,同时也关乎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任何组织和任何个人在跟未成年人接触过程当中,在处理涉及未成年人事项的时候,都应当考虑是不是符合孩子的利益,文身店在接待孩子这种消费者的时候,他就要考虑一件事情,这个产品跟服务是不是符合孩子的利益?我想这个答案是不言自明的。”苑宁宁说。

文身之后想要清除也非常麻烦,北京朝阳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张岩崑介绍,医院清除文身使用的激光清除法,累计需要清除四到五次,每次间隔三个月,总体清除的周期要在一年以上。“可能文身的人会告诉他以后没事儿,不想要可以洗掉,但事实上一旦他想洗掉有时候是很难的。而且在洗文身的过程中,也是相当痛苦,等于要把文身部位的皮肤磨掉或者切掉,这个过程本身相对来说是很痛苦的。”他说。

心理专家史宇告诉记者,青少年心理呈现“两强两弱”的特质,也就是叛逆心强,模仿力强,判断力弱,意志力弱。在无法判断自身行为,容易被外界影响的情况下,除了家庭、社会的正面引导之外,从监管角度禁止未成年人文身非常必要。史宇说:“未成年人的一个心理特征,还有它的发展阶段,决定了这个孩子现在的行为方式到底是什么,比如有的孩子追求一些个性化,身上文一个特殊的记号,这样就是独一无二的,或者还有一些孩子的心理状态是,你看我的那些朋友,或者说我喜欢的明星,看他身上有,我要不要也来弄一个跟他一样的东西,来证明我也希望跟他是一样的。青少年很容易非常叛逆地决定要去文身了,但是他非常有可能后悔,没有想清楚,因为他的判断力差,作为青少年年龄阶段的孩子们,要为自己负责任。家长在这个环节上面,一定要注意孩子的一些情绪的表达,也应该很好的倾听孩子,因为我们会发现有很多孩子他会用叛逆的行为来获得家长的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