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華夏時報

本報(chinatimes.net.cn)記者葉青 北京報道

美國當地時間9月23日,美元指數上破113關口,續創2002年1月以來新高,最終報收113.05,日內漲1.61%。當日歐元兌美元跌破0.97,英鎊兌美元重挫3.65%。

美元指數大漲也令國際油價承壓下行。截至9月23日收盤,布倫特原油期貨下跌4.46%,至每桶85.54美元,美國WTI原油下跌4.85%,至每桶78.99美元,盤中跌幅一度達6%。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美國WTI原油和布倫特原油兩種指標合約均進入技術超賣區間。美國WTI原油已經錄得1月10日以來的最低收位,布倫特原油有望錄得1月14日以來的最低收位。

隨着全球加息狂潮來襲,經濟衰退擔憂加劇,美元走強,大宗商品全線下挫。除了國際油價大跌外,當日現貨白銀跌超4%;美國ICE棉花期貨觸及跌停;倫錫重挫逾6%,倫銅跌幅3.12%,倫鎳跌幅達4%。

全球金融市場進入風險去化階段

9月21日,美聯儲年內第三次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75個基點到3%至3.25%之間,爲2008年初以來的最高水平。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五次加息,也是20世紀80年代以來最大幅度的連續加息。美聯儲表示,預測中值顯示2022年底聯邦基金利率爲4.4%,預示今年剩餘時間裏兩次大幅加息概率極大。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爲了將目前的高通脹降至美聯儲目標水平,美國經濟將經歷一段低於趨勢水平的增長時期,勞動力市場也會走軟,但這是需要承擔的痛苦,因爲恢復價格穩定尤爲重要;加息幅度將取決於未來數據。

自美聯儲頻繁激進加息以來,美股劇烈震盪,但其更大的壓力則來自美國經濟的衰退預期。從英國、德國、法國、歐元區公佈的9月份PMI數據顯示,歐洲主要經濟體的數據也普遍欠佳。

9月22日,英國央行宣佈加息50個基點,低於預期,英鎊隨即走軟。9月23日英國財政大臣誇西•誇滕表示,政府將削減工資稅,凍結公司稅,取消銀行家獎金上限,並在未來兩年拿出數十億美元補貼能源賬單,這是英國經濟政策幾十年來最大的轉變之一。

不過,這些新措施反而引發了投資者對英國財政可持續性的擔憂。由於英國的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達到創紀錄水平,如果外國投資者不願爲赤字提供資金,英鎊很容易被向下修正,而且市場顯然非常懷疑政府管理債務的能力。

外匯交易員李欣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近期歐美經濟體爲了應對高企的通脹率,英國央行、歐洲央行、澳大利亞央行等跟隨美國的腳步加息,歐美央行頻繁加息的舉措也進一步誘發各國的經濟衰退。與此同時,國際債務多以美元計價,在疫情以及高通脹率的衝擊的背景下,對於部分發展中國家來說,強勢美元必然會進一步加重其債務負擔。

9月23日,歐股集體下挫,德國DAX指數跌近2%,法國CAC40、英國富時100、歐洲斯托克50均跌超2%,意大利富時MIB跌超3%。根據美國銀行對追蹤基金動向的EPFR Global數據分析,在截至9月21日的一週內,全球投資者的情緒已經處於2008次貸危機大崩盤後的最悲觀狀態。

對於市場劇烈波動,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前戰略規劃總監黃勁文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9月23日美國金融市場開盤,美股、原油、黃金、銅、農產品和數字貨幣全線下跌,美元指數一枝獨秀。目前,全球金融市場進入風險去化(Risk Off)階段,投資者撤出所有風險資產,資金向安全港灣美元迴流(Flight to Safety)。

光大能化總監鍾美燕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週四油價衝高後回落,週五油價再度跌破重要整數關口,WTI破80美元,布油跌至85美元附近。本週重要事件方面,俄總統普京發表俄烏局勢的電視講話,給市場傳遞出重要信號,俄羅斯支持對烏克蘭四個地區進行“入俄公投”以及在俄聯邦境內進行“局部動員”。這意味着俄烏衝突進入新的階段,擾動能源市場的風險定價。

鍾美燕稱,對能源市場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制裁繼續升級。歐盟對俄羅斯的能源制裁態度或更爲堅決,並尋求儘快脫離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繼對俄羅斯的煤、原油進行制裁後,歐盟下一步對俄羅斯天然氣的制裁措施值得關注。二是西方國家推動的對俄羅斯原油的最高限價措施將割裂全球原油貿易體系,油價定價更爲複雜化。

原油下一個支撐點或是63美元

在CMC Markets分析師Tina Teng看來,歐美央行加速加息後,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蓋過了油市的供應問題。

在經濟衰退風險的問題上,美聯儲主席連鮑威爾表示,“我不知道美國出現經濟衰退的概率是多少,若要處理好美國高通脹問題,肯定要承受痛苦”。

他強調,物價穩定性將在長期內利好經濟。如果推遲實現物價穩定性,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遭受痛苦的程度將取決於何時實現美國通脹回落至2%這個目標。

黃勁文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原油今年在俄烏戰爭爆發後迅速突破120美元/桶,之後美聯儲每次加息都帶動原油價格下跌,9月23日跌破80美元的關鍵心理價位。“強美元、弱商品“是當前主導原油價格的主要驅動力。

美聯儲將在11月1-2日和12月13-14日召開議息會議,市場預期合計加息125點,使聯邦基金利率至年底達到4.25-4.50%。

“美聯儲加息將會帶動原油價格進一步下跌。我認爲原油價格的下一個支撐點是63美元。如果美歐經濟在今年第四季度明顯變壞,原油有可能進一步下探46美元/桶。”黃勁文稱。

接下來可能改變原油下跌趨勢的是地緣政治風險。

黃勁文表示,當前,投資者對持續7個月之久的俄烏戰爭較爲麻木,地緣危機因素對金融市場的邊際影響較弱,不是影響原油價格的主要因素。一旦俄烏戰爭急劇升級,比如雙方爆發重大戰役,或者俄羅斯使用戰略核武器、北約參戰,原油價格將會向二月份一樣出現暴漲。但是,儘管俄羅斯總統普京近日發佈動員令,市場認爲戰爭明顯升級的概率並不高。

對於後市,鍾美燕表示,供給擾動方面,美國颶風將在下週登陸墨西哥灣,屆時或將影響海上鑽機的運行以及煉廠開工。俄羅斯制定了未來三年削減天然氣出口的計劃,凸顯了歐洲能源消費者面臨的嚴峻挑戰。根據俄羅斯三年計劃草案,2023-2025年每年的管道天然氣出口量將下降近40%,至1252億立方米。國慶長假即將到來,宏觀面多因子驅動,地緣局勢仍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節前市場避險情緒提升。油價預計震盪偏弱運行。

在美聯儲連續第三次加息75基點後,大摩發報告表示,美聯儲的“點陣圖”加息指引表明利率在明年達到4.6%的峯值,高於市場的預期;而美聯儲的經濟預測顯示,料美國明年的GDP增長預期顯著降低,僅爲1.2%,美失業率和核心通脹率高於6月份的預測。

該行認爲,美聯儲局加息“點陣圖”對亞洲/新興市場股票影響是負面的,預計市場將迅速朝着該行給予MSCI新興市場及恆生指數的熊市預測目標邁進。

責任編輯:麻曉超 主編:夏申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