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9月24日報道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9月17日刊登東尼·法約拉、瓦妮薩·吉南-班克和卡拉·亞當的一篇文章,題爲《煤爐和盜木賊:歐洲準備迎接沒有俄羅斯天然氣的冬天》,全文摘編如下:

約格·默滕斯早就知道西方與俄羅斯的對峙導致歐洲能源價格飆升,但8月份的賬單還是讓他大喫一驚。

他的能源開支猛增了70%。

“我很害怕。”這名60歲的慕尼黑居民說。現在他一個月的電費和燃氣費高達190美元(之前是112美元),付完房租後,每月只剩下366美元用來購買食品、藥品和支付交通費用,而德國正在經歷上世紀7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

患有脊柱疾病、靠固定養老金維持生計的默滕斯說:“我將不得不少買點喫的。可是到了冬天,我怎麼交房租呢?”

歐洲各地都出現天然氣短缺——據歐洲人說,這是俄羅斯爲迴應西方制裁而停止輸送天然氣造成的。這向世界上一些最富裕國家的消費者投擲了炸彈。受打擊最大的國家包括德國、英國、意大利和荷蘭。這些國家納稅人的能源支出同比翻了一倍以上,而官員和分析人士還警告冬天可能實行能源配給和停電。

在英國,缺錢的居民正在拋棄寵物,學校則警告說,不斷上漲的能源價格意味着它們買不起新課本。在波蘭,官員們正在考慮發放防霧霾口罩,因爲波蘭人有意在冬天焚燒垃圾取暖。在德國,原西柏林地區的居民正重新搬出塵封的燒煤和燒柴的爐子——冷戰期間,這些爐具曾被用於防範蘇聯人打擊能源供應的情況。

最後的燃料是木柴,而有些歐洲國家正在受到木柴短缺和價格飆升的困擾。有幾個國家的燃木烤爐和取暖爐幾乎全部售罄。

德國不來梅的62歲系統管理員弗朗茨·呂寧哈克說:“木柴就是新的黃金。”他估計明年的能源支出會是4500美元——高於截至今年5月的12個月的1500美元。

在柏林,煙囪清掃工是需要執照的技術工種。從事這一工作的諾貝特·斯克羅貝克說,隨着柏林人整修舊加熱器和安裝新加熱器,他的工作量激增。他擔心,當地人爭先恐後地購買便攜式加熱器,如果安裝不當或者使用不當,可能會引發危險的一氧化碳泄漏。

他說:“我相信,今年冬天我們肯定要擡出去一些人。”

在難以預測的冬天到來之前,歐洲消費者越來越絕望。

儘管歐洲今年夏天酷暑難耐,但恐慌的買家還是從幾周前就開始囤積木柴,導致價格飆升。

匈牙利小鎮阿格距離布達佩斯兩小時車程,當地居民妮科萊陶·凱萊門說,木柴的價格漲了近一倍。這名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說,要買相當於一棵樹的木柴,需要花掉當地人平均月薪249美元的一半。“我估計人們最後就得燒傢俱了。”

在德國斯圖加特,負責該地區森林管理的格茨·比洛·馮登訥維茨說,附近林區木材盜伐行爲增加了。他說:“他們開着車輛和起重機,帶着專業設備,鋸斷大批樹木然後運走。無恥之徒到處都是。”

當局警告說,非法砍伐和使用排放不達標的舊爐具太不環保。但許多人越來越覺得自己別無選擇。

41歲的科學家文岑茨·舍恩菲爾德說,他討厭德國再次被夾在華盛頓與莫斯科的爭鬥當中。他說,制裁“沒有結束戰爭,也沒有顯著削弱俄羅斯。與此同時,它們對德國構成了嚴重損害”。

他說,與此同時,“美國人在舒舒服服地看熱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