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紅網

□李冰心(中山大學)

9月21日,安徽三聯學院一自習室內,一名女生因佔座與一男生髮生爭執。女生拿書摔桌,男生則用書砸臉回擊,二人衝突升級,相互推搡。對此,校方迴應稱,目前暫未收到反饋,但學生使用完座位須把書帶走,不允許佔座。(9月22日 九派新聞)

在本該靜謐的高校圖書館裏發生爭執、甚至上演到相互推搡的地步,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事情的導火索是女生先用書佔座,稱自己早上就來了,只是出去背書。而後到的男生見座位無人,遂將女生佔座的書放到一旁,坐下學習。

天下學子

表面上看,佔座是學生個人的不文明行爲,“佔而不用”,既浪費了珍貴的公共資源,也給他人帶來不便。但究其根本,學生佔座,本質上是高校圖書館、自習室座位緊缺帶來的後果——畢竟,誰也不想一大早排隊“搶”來的寶座,卻要因臨時有事、暫離座位而拱手讓人,更別提考研黨、考公黨動輒數本厚厚的參考書,隨身攜帶確有不便之處。

誠然,一味呼籲高校擴建自習室、圖書館並不現實,畢竟辦學經費不是大風颳來的,且資源需要結合教學規劃合理分配。但僅靠學生自覺更不現實,缺乏規則的約束,“自覺”二字脆弱不堪,拒絕佔座的共識也無法牢固建立起來。

要想杜絕圖書館佔座等不文明現象,與其寄望於學生自覺、自律,不如由校方設立靠譜的管理制度和配套設施。

首先,在設施方面,可考慮開發圖書館座位管理系統,將圖書館座位分佈、使用情況實時呈現在系統中,實行“預約-簽到-簽退”的管理制度。針對多次爽約的學生,可將其列入黑名單,限制其一段時間內的預約權利。

其次,在制度方面,可設立圖書館座位管理條例,給出確切的佔座處理機制,畢竟,說教百次,不如懲罰一次。如果缺乏有力的懲罰規定,不僅佔座的學生會有恃無恐,圖書館管理員或其他無座的學生在制止佔座行爲時,也會因無規可依而缺少底氣。

再者,針對“常駐”在圖書館備考的學生羣體,校方也應多一分體諒和關懷。既可考慮增設個人物品寄存櫃,爲書包沉重的學生減負,也可靈活設定30分鐘至1小時不等的留座期限,爲短時離座的學生提供緩衝,規定時限內未回座,座位便由他人使用。

簡言之,杜絕圖書館佔座現象,僅靠學生自覺、自律遠遠不夠。如果校方能夠更“接地氣”、多留意學生的日常需求,並建立切實有效的管理措施,相信諸如此類佔座風波將大大減少。

相關文章